天弃过去看了看摊子上的灵药,“道友,你的这些药我都要了。”

  听到天弃的话,老者混浊的双眼睁开,看了一眼天弃,“我拿这么多的灵药并不是为了卖钱,而是换东西!”

  天弃嘴角一咧,这个老者真奇怪,“那么你想换什么东西了?我看看我有没有?”

  老者站起身了,骨头咯咯咯的响,骨头看来已经腐朽,“我想要续命十年的东西!”

  天弃神色一愣,“续命十年?老丈,这种东西我都没有听过,续命的的东西都几乎全是神药了吧?我没有。”

  老人看着天弃,想要看穿一般,混浊的双眼有了一丝精光!,“不,你有,我即将坐化,能看到一些神秘的东西,你的血精足矣让我续命十年!”

  血精乃是淬血境界修士最重要的东西,精血几乎等同于生命。

  天弃摇了摇头,“老丈,你这东西我不换了,血精对于淬血境界修士的重要我想你很清楚吧”

 天弃转身就要走。

  “小友留步,不妨听我一说。”看着连忙喊住了天弃。

  天弃回过头了,陈紫英戒备的看了看老者,“老头,怎么你还想用强啊?我告诉你我们都是淬血境界修炼者,你不是对手。”

  老者摆了摆手“两位误会了,就算是巅峰时代的我也不是两位一招之敌,我只是用小友一小滴精血而已,不伤根本,这些灵药足矣治好了。若是觉得不够我还有家传的东西可以送给小友。”

  天弃思考了一下,一小滴也没事,倒是这个老头太过于惜命了,别说十年,就算是百年,也不会再突破了。

  老者看了一眼天弃,似乎是猜透了天弃的心思,“小友不要误会,我想要续命十年倒不是为了想要突破境界续命,我是为了教导我的孙儿医术!”

  天弃点了点头。

  老者带着天弃和陈紫英左拐右拐走到了一处低矮的平房处,一进门就闻到了一股子药香。

  院落里进去花香四溢,满院子载重的都是灵草灵药,在这里瞬间觉得心静平和了下来。

  原来还有这个功效,“咦,这整个药园子是一个大阵,聚集天地精粹于药物当中,即便是凡草,久而久之也会带上一点灵气!”旁边一直保持沉默的陈紫英说话了。

  老者回头一看,看着陈紫英“小友懂阵法?此药园布的是小聚灵阵,我也只能学到这么多了,愧对先祖啊!”

  陈紫英呵呵一笑“略懂而已!”

  天弃此时才发现,药园子周围竟然用玄气石摆成的围墙,而且品阶不低。

  就在天弃发懵之时,老者已经拿出来了一个红灿灿的药炉,递给了天弃。

  天弃接过来药炉,药炉入手温热,也不是凡品,天弃敲了敲,声音清脆悦耳,犹如大道天音一般,这绝对是个高阶药炉。

  老者看了看天弃的表情“此物乃是先祖所留!”

  天弃割破手指一滴闪烁着血光的黑红色液体落到了炉内。

  老者接过来药炉,看了一眼精血,点了点头,“谢谢小友,承诺我会兑现的,还不知两位如何称呼。”

  陈紫英指了指天弃,“他叫叶天弃,我叫陈紫英!老伯如何称呼?”

  看着摸了摸下巴上面稀疏的胡子笑了笑,“我叫梵礼。”

  梵家?

  天弃听说过帝国境内曾经有一个极其辉煌的药王家族就姓梵,只是后人渐渐的没落,最后消失了。

  “梵前辈可是药王家族的后人?”天弃施了一礼。

  梵礼叹了一口气,“曾经的辉煌而已,现在没落了,谁还知道啊,我等愧对先祖啊!”

  天弃哑然,原来是梵家后人,那么就没有骗自己精血的必要了。

  “前辈,我的精血真的可以延寿么?”天弃不太相信那么一点精血可以延寿十年。

  “当然不能,你的精血当中含有混沌精粹,这是主要的,还得配合其他的药物才可以”梵礼收了药炉。从手里拿出来了两张兽皮交给了天弃。

  天弃一看是空白的,“这是?”

  “你用神识来看。”梵礼指了指兽皮。

  Gq酷*匠B…网~'唯W一9正#1版2J,其他B}都{是7盗y版“}

  果然在天弃用神识看的时候,兽皮上面出现了密密麻麻的小子,一个是医道,一个是阵道,天弃心头一惊,敢称为道的东西肯定不是凡物。

  不知道梵礼为何要把这么贵重的东西送给他,毕竟只有一面之缘而已。

  “这东西恐怕是梵家当年极度辉煌时留下的东西吧,就这么给我了”天弃眯了眯眼睛。

  “此物的确是我梵家留下的,不过起源不是我梵家,现在我家就我爷孙两个,要是我孙子学不会,此物不就是失传了么,交给你们传出去也算是对得起先祖了吧”梵礼转身摇摇晃晃的走进了屋子,“我的孙子怕生人,二位走吧。”

  天弃将阵道交给了陈紫英,从刚才就可以看出来陈紫英对于阵法的喜爱,陈紫英倒是直接拿上,没有矫情。

  此时已经接近了傍晚,赤红的夕阳垂落在西方大地上。

  天弃已经买好了该买的东西,帝都已经没有什么可以值得天弃留念的了,乱城那里或许危险,但是帝都给天弃的感觉更加危险,帝后是一个琢磨不透的敌人,现在还不知道自己要是知道了自己的存在,自己活下来的几率很小。

  天弃回到了修炼阵当中,损失了一滴精血天弃得补回来。

  断尺依旧是沉浮在丹田星海上空吞吐着混沌光。

  天弃试着看能不能突破坚如磐石的瓶颈,天弃强行冲击瓶颈,突然间丹田一振,天弃体内血气翻滚。

  天弃睁开眼睛,怎么会这样,刚才被混沌石封印的血脉竟然开始躁动了!也就是说天弃突破五脏境界之日时候,就是血脉暴露之时?

  天弃静下心来稳住翻腾的气血,不在冲击五脏境界,最起码得离开帝都。

  天弃看了看外面,天空漆黑如墨,月亮早已经看不见了,只有闪烁的星光能够辨别出来哪里是天空哪里是大地。

  忽然,上空出现了一只巨大的鸟形生物,天弃仔细一看,那不是五年前出现在帝都的巨兽么?

  此时的天弃已经能够看清楚巨兽的全貌了,那竟然是一个长满了鳞片的巨大的蜥蜴生物——翼龙,一种高等级的玄兽,虽然带一个龙字,但是和龙一点关系都没有。

  火红的鳞片夜空下格外耀眼,但是这次却没有攻击帝宫,而是绕着帝都上空飞了一圈消失在了夜空当中,恢复了平静。

  天弃茫然,两次出现在了帝都,它到底想干什么?

  天弃回去进入了冥想状态,研究医道。

  咚咚咚…… 天弃被大龙鼓的声音吵醒了,到了出发的时候了。

  天弃直接走出了修炼阵,将药物收入了弃天的空间当中。短剑的空间浩瀚的如同一个小世界一般,就连天弃自己也没有找遍每一个角落。大部分的角落都被封印着,需要慢慢的炼化。

  浮空战舰已经落地,学员依次上去,天弃四周看了看,赵三和陈紫英竟然不在。

  天弃摇了摇头登上了最后一座浮空战舰,就在天弃刚刚登上去是身后一个熟悉的声音叫住了天弃,“土鳖!等等我!”

  天弃回头一看,陈紫英已经飞上了。

  陈紫英会飞?

  “你突破了?”天弃惊讶的看着陈紫英?

  陈紫英落了下来脚下光华一闪,一座阵台浮现,缓缓飘起来陈紫英收了起来。

  “这是阵台,阵道上面记载的有,借天地之力辅助飞行!”陈紫英得意的仰起了头。

  天弃的目光往后一看,竟然看到了叶华独自站在不远处看着陈紫英。

  叶华的脸色明显有些难看,带着些许怒气。

  陈紫英随着天弃的目光看去,脸色的拉了下来,二人就这么对视着,现场的气氛有些尴尬。

  天弃一把拉过陈紫英走去了战舰里面,因为门快要闭合了。

  战舰内部到处是符文和阵法,巨大的炮管三个人都不一定能够抱的过来,炮管前方正对着出口,里面积蓄的能量让人有些心悸,天弃毫不怀疑,自己若是挨上一炮,肯定被轰成湮粉!

  战舰开始有些摆动,天弃知道这是要启航了,战舰里面坐了足足有四百多人,最前面盘坐着一个黑发中年人,中年人周围四五米处形成了真空地带,无人无人敢坐。

  中年人丝毫没有被周围的一切影响,浑身吞吐着霞光。

  天弃和陈紫英找了一个位置坐了下来。

  天弃也入定盘坐进行修炼,这里面玄气和阵法里面的环境有的一比。

  轰轰轰……天弃猛然睁开了双眼,这是大炮在开火,炮管通红,后面的士兵不断的把高阶玄气石加入水晶台,转换成巨大的能量输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