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走了出来,周围的建筑如同是梦幻一般,天弃从未想过自己可以生活在这样子的地方。

  学院里面很是热闹,说是去食堂,天弃却是足足走了好几公里。一路上赵三像是和天弃一样走走看看,十分好奇。

  陈紫英但是安安稳稳的走着,时不时的对两人的表现无奈的摇了摇头。

  “紫英,你以前是不是生活在这么繁华的地方啊?”天弃过去搂住了陈紫英的肩膀。

  刚一搭上陈紫英的肩膀,陈紫英立马闪开,导致天弃落空。

  “我也是来自于普通家庭,你别摸我,我有洁癖!”陈紫英对于天弃出格的行为有点恼火!

  天弃耸了耸肩膀。

  几人终于来到了食堂,在天弃看来,说是食堂,其实更像是酒店来的贴切一些。

  看见了天弃三人,门口的侍从走了过了,“你好,你们是新生么?”陈紫英点了点头。

  “请跟我到新生区去吃饭!”侍从指了指旁边的一个门,示意天弃跟着进去。

  陈紫英拿出来了自己的那块腰牌,“我们有腰牌,可以到这里吃饭的!”转头示意天弃也拿出来。

  侍从看到了腰牌以后,不在说话,又站了回去。

  “紫英,你怎么对学院这么熟悉啊?”天弃可不相信这是猜的。

  陈紫英一愣,没有想到天弃会问这个问题。

  “我是听说的!”随后大步流星的进入了食堂。

  食堂里面是一排排的桌椅,大部分的学生都穿着统一的衣服,紫色的长袍,上面有天启帝国的标记。

  里面的人各种年纪的都有,十几岁到二十几岁的。

  天弃三人坐了下来,陈紫英摸了摸自己的口袋,拿出来了几块黄色的水晶一般的石头,天弃在石头里面感觉到了玄力的波动。

  “这是什么?”天弃这是第一次看见这种东西。

  听到这话,陈紫英差点从凳子上摔下来,“土鳖,你是从哪个乡下出来的。这是玄力石,我们修士修炼的东西,也是货币,也就是——钱!”

  天弃点了点头,原来这就是传说中的钱。

  陈紫英看了看天弃的样子“你不会没有这东西吧?”

  天弃点了点头。

  陈紫英顿时一阵无语。陈紫英过去要了几份套餐端了过来。

  天弃刚刚吃了几口,就听见后边有人在说话“学长!就是这个乡下来的小鬼打的我!”天弃回头一看,原来是小胖子,旁边还站着一个瘦高青年,十七八岁,炼体三重天,足足高了天弃两个小境界!

  那个瘦高青年走过来看了看天弃“我叫孙兵,是将官六班的,你是帝国贵族么?”天弃摇了摇头“我不是什么贵族,我也没听过将官啥的!”

  “小子,你不是贵族,也敢打小王爷,你是不是活的不耐烦了啊!”天弃,喂了一口饭,原来是找场子来了。

  天弃看了看旁边的小胖子“你的脸皮真厚啊,打肿了好的这么快啊。”听到这话,小胖子脸上的横肉一阵抽搐。旁边的陈紫英直接笑出了声。

  食堂里其他吃饭的人都朝着这里看了过来。

  孙兵攥紧了拳头“小孩,你欺负了小王爷,胆子挺肥的啊,走,跟我去广场,我教教你怎么做人!”在食堂里是有规矩的,他还不敢动手。

  天弃@&*……

  天弃心里一阵鄙视,这个家伙高了自己两个小境界,还厚颜无耻的说去广场,自己要是去了,八成会被打个半死。

  天弃放下了筷子,“你是谁啊,叫我去我就去,那多没面子。”随即给了孙兵一个后脑勺。

  气的孙兵留下了一句你等着就走了。

  对面的陈紫英看看看天弃,“土鳖,你可真是个惹祸精!”

  天弃刚刚吞下去的饭差点喷了出来“娘娘腔,你不要叫我土鳖!”

  旁边的赵三看见两个人快要打起来了,连忙劝两个人吃饭。

  下午,是新生的第二项考核,但是天弃他们三个人不用考核就可以通过,这就是体质优秀的好处。

  天弃有一个下午的时间休息,突然间天弃想起来自己的狗还在贫民区里面。

  天弃出了大门,朝着贫民区的方向跑去,修炼之后的天弃健步如飞,感觉跑起来浑身都是暖洋洋的,身体吸收玄力的速度加快了,原来还能这么修炼。

  帝都太大了,天弃就算是炼体初期的修士也跑了三个时辰才到。

  贫民区依旧是阴暗狭窄,即便是白天也是如此的,天弃看了看自己的鞋子,上面已经沾满了泥巴,刺鼻的味道充斥着整个街道。

  狭窄的巷子纵横交错,如同是蜘蛛网一般,但是从小就在这里生活的天弃来说根本就没有什么难处。

  贫民区里面依旧是那些熟悉的人,眼睛里面已经失去了神采,现在即便是给这些人任何东西也就这样了。

  天弃的‘房子’依旧是那样子,嘎吱嘎吱的响着,仿佛随时能够倒塌一样。

  嘎…… 门开了,一股腐烂的味道传入了天弃的鼻子,入眼是一只硕大的狗头朝着门口趴着,天弃知道,小灰是在等自己。

  小灰是没有吃东西饿死的,尸体已经开始腐烂。

  天弃顿时一阵失神,自己最后一个至亲离自己而去了,天弃过去默默的抱起来小灰,也不管腐烂刺鼻的味道充斥着鼻孔。

  天弃在护城河旁边挖了一个坑把小灰埋了下去,愣了半天神“小灰,我会找到萱萱的。”

  “吆幺幺,小子,你还挺重感情的么。”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传了过来。

  天弃回头一看,一个肥胖黝黑的身影现在天弃身后不远处,肥胖的脸上一道疤痕从额头延伸到了下吧,看起来凶神恶煞。

  天弃知道这个人,这是贫民区的恶霸‘刀疤’,谁都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只知道人们叫他刀疤,他的名气很大,至少在贫民区里无人不怕。

  “你来杀我?”天弃在刀疤的身上感觉到了赤裸裸的杀意波动。

  刀疤没有回答天弃的话,而是盯着天弃看了一会“我竟然没有发现你的命竟然价值二两玄力石!这个价可以够我潇洒好几天了。”笑眯眯的盯着天弃如同是盯着猎物一般。

  天弃冷哼一声,若是在以前的话,可能真是被杀了,可是天弃已经是炼体境界的修士,即便是最低级的修士那也是修士了。

  刀疤只是一个强大一点的普通人。天弃看了看刀疤“你是不是以为我年幼可欺?”

  天弃主动攻击了上去,刀疤眼看天弃自己攻击了过来,眼睛里闪过一丝惊讶,但是一只脚已经朝着天弃踢了过去,他自信这一脚可以踢断天弃的骨头。

  天弃的拳头直接撞上了刀疤的脚底,咔擦,骨头碎裂的声音从刀疤的脚底传出。天弃手上接近透明的玄力波动着,刀疤倒飞了出去,勉强站立着。

  眼神死死地盯着天弃的拳头“你已经是修士了!”刀疤感觉到这个该死的任务。

  刀疤扭头就走“小子,我决定放过你了!”

  天弃一跃而起“可我不打算放过你!”天弃知道这种人留下来也是个麻烦。

  刀疤正在逃跑,感觉到自己脑后生风,吓死也不敢回头,可是天弃的拳头还是砸到了刀疤的脑袋上。

  砰!刀疤的脑袋如同是破烂的西瓜一般碎裂开来。红的白的流了一地。

  天弃看了看自己拳头上的血,只觉得自己的胃部一阵翻腾,这是自己第一次杀人。

  突然天弃感觉自己的脑袋后面一股气劲涌来,天弃跃起身来,只觉得自己的肋骨仿佛被牛撞了一般。

  天弃重重的撞在了墙上,心口一甜,一股血液喷出。抬头一看,孙兵正拿着一把玄力弩,惊讶的看着天弃。

  “有意思,帝国是士兵的玄力弩竟然一击没有杀死你!你要比一般的炼体一重天的人强大啊!”说完又开了一箭,玄力幻化的光箭朝着天弃飞来,天弃翻身闪避,光箭钉在了墙上带下一大块石头渣子。

  天弃此时心里只有一个念头,逃! 赤手空拳的天弃那里是高了他两个小境界的孙兵的对手,更何况孙兵手里还有大杀器。

  天弃借助对于街道的熟悉堪堪避开玄力箭,但是孙兵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快到足以弥补对于环境的不熟悉。

  孙兵并不急着杀了天弃,而是喜欢这种猫捉耗子的感觉。

  ,看●(正¤K版R!章!节d上酷《匠%◎网#j

  天弃身上此时已经染上了大片的血迹,全是从肋部留下来的。

  慢慢的天弃感觉到自己的体力有点不支。但是后面的孙兵还是生龙活虎的跟着。

  天弃朝着护城河的出水口跑去,那里有一条暗河,流下向了城外面。

  快了快了,天弃都能听见水声了,但是此时的孙兵似乎是也察觉到了什么了。加快了速度。

  手里的玄力箭如同是不要钱的一样朝着天弃射来,天弃灵活的躲着箭,但是胳膊上还是擦了一箭,血流如注,天弃借着玄力箭的力量跃起跳入了奔腾的河水当中。

  孙兵看了看天弃跳下去的地方,踱了踱步,收起来箭,在他看来,受了重伤的天弃活下来的希望十分渺茫,这么湍急的河水自己都不敢说能够活下来,何况是天弃。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