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弃刚刚把萱萱抱到了楼下,就感觉几股极强的气势从天而降。

  天弃此时感觉浑身都难受,一看自己的手臂,上面有一层黑黑的污垢,天弃张大了嘴巴,我的身体从来都不会这么脏,怎么回事?难道接引过程中排出来的?

  不过天弃并没有感觉到奇怪,贫民区里面啥东西不缺,就是不缺脏东西的。

  萱萱看看看天弃的污垢,抹了一把,放到鼻子下面闻了闻“哥哥,你好脏。”

  天弃听到了差点一个趔趄,这个死丫头竟然还嫌弃自己了,天弃刮了刮萱萱秀气的鼻子,“没事,我一会去洗一洗!”

  萱萱像是一个瓷娃娃一般,但是脸上的胎记却看着让人心疼。

  天弃将萱萱抱进屋里看着睡下,然后出来来到后面的湖泊旁边跳下去舒舒服服的洗了个澡。

  洗完了,从湖泊中上来,一招一招的练着混沌道经上面的招式,配合着心法,可是始终无法打出来金光小人的那种气势。

  现在的天弃刚刚进去修炼界的大门,不知道境界为何,只知道自己现在的力量也就比以前强大了那么一点。

  天弃看了看旁边的一块卧虎石,大概有百斤左右,天弃过去双手抓住,哧!直接拔地而起,天弃由于用力过猛力气放空,差点一个趔趄栽倒。

  天弃嘿嘿一照“原来力量增大了不止是一点啊”

  天弃再次举起来石头,对上丢下锻炼自己的肉身力量。

  y看$$正/版N&章节%上%\酷s匠/V网D

  塔顶除了徐若男以外还有四个人。

  徐若男对着东边的一个俊朗的少年施礼“见过五皇叔!”

  俊朗少年负手而立,“后生可畏啊,我徐子谦修炼几十年也没有你这么个成就啊?”声音苍老的如同是中年人一般,由此可见年纪绝对要比实际外貌大的多。

  西边的一个虬髯大汉哈哈大笑,浑厚的声音震的瓦片有点颤抖,“天祝王,你们这些皇室王公就是这么虚伪,一个快一百岁的老头子了还把自己弄的像是一个二十左右的少年,虚伪。”说话的大汉是乌扎赫,天启帝国为数不多的异姓王公之一。

  徐子谦嘴角扬起来一丝蔑视的笑“庸俗,贵族天生就是贵族,你这个粗人怎么会懂得!”说完抬起来看着天空,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

  这句话气的乌扎赫胡子乱颤,“徐子谦你是不是想和我练练啊?”一副言语不和就要动手的样子。

  徐若男一阵头疼,“两位长辈不要吵了,都是我天启帝国的顶梁柱。”

  随后对着北边的一个红衣女子施礼“见过叶华院长”红衣女子面孔看起来像是三十来岁,面孔有一种天生的媚惑,一双狭长的丹凤眼加上粉红的樱桃嘴,妖娆的身段,要不是肩膀上背着一个与身体极不协调的金属软鞭,都会以为她的风尘女子。

  女子咯咯一笑,笑得花枝乱颤,过来楼主了徐若男的肩膀“人家不喜欢院长这个称呼,叫我叶华姐姐吧!”

  “哼”旁边传来了一声冷哼,徐若男转头一看,一个消瘦的中年人,镇北王徐龙泽,徐若男跑过去站到了徐龙泽旁边叫了一声“父亲。”

  徐龙泽带着敌视的目光看着叶华,“你不要在带坏了我的女儿,要不然我就让你试试我的天地印!”

  叶华噗嗤一笑“不解风情!”随后不在说话。

  这时徐龙泽看了一眼徐若男仿佛能够看穿一切,“闹出来刚刚的动静的不是你吧,那是大道的力量!而你不过是刚刚突破到脱凡境界,不可能有大道波动。让那个人出来吧,我看看是谁。”

  徐若男心想“姜还是老的辣!”

  徐若男嘟了嘟嘴“是,父亲!”

  此时的天弃对上面发生的事情浑然不觉,还在一遍一遍的练习着,丝毫不感觉到累,反而浑身热腾腾的舒服。

  就在天弃想要坐下来休息的时候,突然间觉得白影一闪,徐若男出现在了天弃的旁边。

  天弃差点吓了一跳,“姐姐,你能不能不要这么神出鬼没的,人吓人会吓死人的,你不知道么?”

  徐若男看了一眼天弃,“在修士的世界里,没有鬼怪一说。走,我带你去见我的父亲!”

  父亲?徐若男的父亲不就是天弃的父亲么?徐若男看了看天弃有点迷茫的眼神,叹了口气“他是我的养父!”

  天弃感觉自己飞了起来,是徐若男带着天弃飞,天弃看着身后的景色,心想什么时候可以飞。

  顶楼上,天弃落了下来,天弃刚一落地就感觉到了一股莫名的压力压制着自己的双腿。

  但是天弃不想跪下,除了自己的亲人,谁也不能跪。

  但是压力越来越大,天弃感觉自己的双腿膝盖处都要断了,就在天弃即将要跪下来时间突然间压力一松。

  “小孩,你叫什么名字,一个时辰前的动静是你弄出来的吧?”乌扎赫浑厚的声音如同是大钟一般震动的耳膜生疼。

  “我叫天弃,我今天在接引阴阳二气炼体,其他的我不知道”天弃不想让别人知道自己得到传承的事情让别人知道。

  听到天弃两个字,镇北王突然间闪身到了天弃面前,抓住了天弃的一条胳膊,一股能量注入天弃的体内的天弃感觉到胳膊有点疼,但是根本挣不开。

  镇北王的眉头紧锁,面色越来越凝重,随后放开了天弃的胳膊,看了一眼徐若男。

  与其他的三人对视一眼“是那个孩子”三人随后都默不作声。

  现场的气氛有些凝重,天弃听得有些迷茫。

  “可惜了,她的孩子竟然只是凡体!”徐子谦叹了一口气。

  叶华扭动着水蛇腰来到了天弃面前“那又如何,凡体也可以亲近大道,你不要忘了,天启大帝就是凡体!”

  叶华想要摸一摸天弃的头,毕竟十岁的孩子看起来还是很可爱的。

  但是天弃却后退了。

  叶华并没有生气。

  “这个孩子,在帝国的敌人要多于朋友,而且他的血脉根本无法在你我这样的人的眼中隐藏住。”镇北王摇了摇头。

  徐若男看了看突然变得沉默的四人“那就把天弃的血脉力量封印了!”

  “失去了血脉的力量,最多也就是上等体质,若没有超凡的体质,他这辈子可能就止步与人级了!”镇北王摇了摇头,目光没有离开天弃,似乎是在征求天弃的资料。

  天弃握了握拳头“那就封印了吧,我无需体质,无需血脉!”

  徐子谦点了点头,显然是认可了。

  镇北王拿出来一块黑色的石头,旁边的三人瞳孔一缩“混沌石!”几乎是同时,三个人惊呼。

  诸位借我一臂之力,将混沌石炼化进去他的体内,封印血脉。

  四个人同时发出来玄力,四股金黄的光芒瞬间笼罩了天弃,天弃感觉到自己的浑身的血液都快要沸腾了。

  身体当中好像是失去了什么东西,突然间变得好累。

  轰轰轰,天弃看到了自己的丹田,哪里有一块黑色的石头,混沌石,吞吐着血光。

  啪,天弃浑身的骨头好像是被抽走了一般,瞬间瘫倒在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