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若男欲言又止“这个帝国只有强者才能知道一切,弱者在这个修炼者的世界里是无法生存的,你想好了要修炼吗?”

  天弃没有犹豫,点了点头,虽然只有十岁,但是他知道,他要养活自己和妹妹是不可能当一辈子乞丐的!

  “那好,我就为你接引玄气炼体,如果失败就会死,如果意志不坚定就会死,你还要继续么,每年死在接引玄气这条路上的人可不少!”徐若男手心一展,一颗鸡蛋大小的阴阳石凭空出现在了手心。

  听到这话天弃咧开嘴笑了笑,自己写几年生死线上挣扎了不知道多少回了,岂能害怕。

  天弃不在说话而是坐在徐若男旁边,徐若男会心一笑。

  手心中的阴阳石慢慢的漂浮起来,来到了天弃的额头前,徐若男手指轻触,阴阳石如同是蜘蛛网一般的裂纹开始出现,咔擦一声外皮掉落。一股子灰白相间的气团钻出来,钻去了天弃的七窍,天弃顿时觉得一股子刀割一般的痛处从头颅来时往下延生,浑身的筋脉如同放到了开水里一般。

  天弃整个面容都被扭曲了,浑身就像是一只熟透了的虾,天弃感觉自己痛的快要晕了,他知道此时自己如果晕了,八成就会死掉的,坚持着不要晕了下去,但是脑袋里一片混沌,意识在逐渐消失,就在天弃以为自己就要死去时,突然间脑海里传来一阵清凉传来,浑身舒服的直打哆嗦。

  自天地初开,始于二气,后有五行,构天地之玄力,法则秩序,沟天通地,是为道也……这次又是哪个声音在天弃的脑海响起来了,不过这次天弃却是听得清清楚楚的。这是《混沌道经》!

  一个金光小人在演化着招式,玄之又玄,外面天弃的真身虽然是眯着眼睛,但是身体也在跟着金光小人同步演化。

  天弃所走过的步伐竟然有着一丝大道的痕迹。

  徐若男惊讶的张大了嘴巴“这怎么可能,血脉传承,这是血脉传承,果然,哈哈,母亲说无需留给天弃任何东西,因为他的东西比谁的都多啊!”徐若男警惕的盯着四周,害怕有人前来破坏。

  天弃看着大道演化,不知道过了多久,感觉像是一个时辰又像是过了一百年,那个小人交给的招数越来越多,天弃感觉到有点吃力。

  嗖!一只通红的穿云箭朝着天弃射了过来,果然还是被发现了,远处的黑衣人原本是想要来杀徐若男的,但是当看到天弃的时候,他感觉到了天弃无比巨大的威胁,直接朝着天弃放了一箭。

  别说此时天弃正在接引当中,就算是天弃醒着,这样的箭对于天弃来说也是致命的。

  好在徐若男早有准备,闪身到了天弃面前,双臂横着挡在天弃的身体,当啷一声,生铁的撞击一般,徐若男的战甲护臂上面冒出来一股火花,剪头已经弯了下来,扭曲的不成样子了。

  徐若男目光一寒,朝着箭来的方向看去,远处的黑衣人,大骂“该死,这女人早有准备,看来今天的任务失败了,不过那个孩子今天死定了!”黑衣人对着旁边的另外一个黑衣人说道“七十九号,你去杀了那个孩子!我把徐若男引开!”

  旁边的七十九号点了点头,消失在了夜色当中。

  黑衣人嘿嘿一笑,惨白的脸上闪过一丝阴鹜。再次拉开了穿云箭,这次的目标不是天弃,而是徐若男,徐若男原本不想追杀那个人,只想保护着天弃,因为天弃是离不开人的。

  但是这一箭彻底激怒了徐若男,直接凌空飞起来,朝着黑衣人的方向飞去,黑衣人眼见计谋得逞,嗖嗖嗖的连续射出来十几箭。

  不过徐若男可是脱凡境界的修士,十几箭全部落空,徐若男此时身上的罡气变成了淡淡的黄色,速度突然加快。黑衣人收起来了弓箭,眼睛里面露出来一丝恐惧“她已经是地级境界的修士了,这是个妖孽啊,三皇子有绝世大敌啊!”快速遁走,不在想着纠缠,赶紧回去报告给他的主人。

  黑衣人的速度快的如同是闪电一般,不过徐若男更加快速,才飞出帝宫的范围,徐若男就追上了黑衣人。

  黑衣人落了下来,拿出来了一把弯刀,上面有一朵紫薇帝花,这是帝国的皇室用的图案,徐若男冷哼一声“又是帝宫里面的死狗!”

  黑衣人听到死狗两个字,脸色顿时铁青“我们是帝宫死士,你虽然是个妖孽一般的天才,但是你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你死定了!”

  徐若男拿出来一把白色的剑,“在我看来,你们这些人和一条狗没什么区别,帝后的账我会慢慢算得,你知道了我的秘密,我不可能让你活着回去。”

  徐若男剑气斩出,化作一个金色的半圆,可是里面的恐怖的能量让黑衣人犯怵,他知道自己虽然只差一步就到了地级,可是毕竟不是,黑衣人用刀横挡住了黄金半圆。

  更新最2快~上酷c}匠'P网#

  黑衣人直接像是断了线的风筝一般飞了出去。

  天弃还在演化招式,七十九号纵身一跃,慢慢的爬上了楼,他还不是五脏境界的修士,无法直接飞跃起来。

  当看到天弃时,他脸上笑开了花“让我来杀一个连炼体境界的人都不是的小孩子!”但是却没有犹豫,天弃此时还有接受传承,根本不知道有人已经在跟前。

  手起刀落,七十九号以为天弃死定了,可是天弃的步伐就是贴着刀刃走,离不开也碰不上。

  七十九号恼火,连续砍了十几刀都没有砍中,气氛有点诡异,这完全超过了七十九号的认知。

  “哥哥,哥哥,你在哪里”一个黄莺一般的声音从楼下传了上来,七十九号转头一看,一个小女孩从楼梯上来了,一看到小女孩那张脸,七十九号脸上露出来了一丝残忍的笑“杀不了这个怪物,我还杀不了你这个丑八怪么!”

  说完朝着萱萱走去,萱萱听到有人叫自己丑八怪,带着哭腔“我哥哥说了我不是丑八怪!”

  这一声说完,天弃原本闭着的眼睛睁开,就在七十九号的到快要落到萱萱的头顶时,刀刃被一只小手重重的握住了。

  天弃的眼睛一片混沌,七十九号想要挣脱但是,那看起来小小的手里的力量大的出奇。

  七十九号用脚踹天弃的他想要把刀拔出来,但是脚还没有碰到天弃的身体,感觉到一股巨大的力量直接打到了自己的腿上,咔擦一声,七十九号的退骨断了,白骨茬子直接存肉里面钻了出来。

  随即是自己的腰椎寸寸断裂,五脏碎裂,七十九号眼前一黑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死了,至死都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吓得萱萱脸色一阵发白,萱萱何时见过死人。想要拉住天弃的袖子可是总是追不上天弃。

  黑衣人已经被徐若男打的不成样子了,“说,帝后知道些关于我的什么秘密?我会让你痛快点死去的。”黑衣人身体上几十处剑伤。就是不说。

  黑衣人看了看天空“你是不是很奇怪我为什么不自杀,哈哈,我是为了拖延时间,不出意外的话,和你在一起的那个小男孩已经死了,我这是调虎离山,蠢女人……”黑衣人话都没有说完,剑刃已经透过了黑衣人的喉咙。

  徐若男眉头紧锁,朝着天弃飞去,她大意了,要是天弃死了,她会自责一辈子的。

  天弃停下了手里的动作,盘坐下来,睁开了眼睛。

  在天弃睁开眼拿一刻,天弃浑身包裹在混沌光中,方圆数千米的玄气猛烈的波动了起来。

  帝都里一道道的魂识关注到了这里,无数的感受都感觉到了天地异象。

  帝宫里,一个穿着雍容华贵的中年女子捏了捏手里的猫“镇北王府的动静,是镇北王突破了,还是那个小杂种徐若男?”

  城外一座军营里,一个剑眉竖立的青衣中年男子,看了看帝都“若男,是你又突破了么,我得去看看。”身影一闪,出了房间。

  徐若男终于赶到了,当看到了天弃完完整整的坐在地上时松了一口气,旁边躺着死相凄惨的七十九号,“这是你杀的?”她不确定天弃刚刚到炼体境界能够杀一个高一个境界的修士。

  天弃摸了摸脑袋“好像是我杀的,不过我不记得了,可能是我无意当中杀的。”

  徐若男也没有在多问,只是叹了口气“我中了调虎离山之计,差点害死你”

  天弃眼睛眯成了一条线,“姐,你知道么,我莫爷爷说了,这叫胸大无脑!”

  啪!天弃的后脑勺挨了一巴掌,徐若男满脸的黑线。自己的这个弟弟在贫民区了成了这个样子。

  “你得到了血脉传承了?”徐若男不敢确定天弃的那是不是。

  天弃点了点头“是,那个金光小人告诉我的,还给我传了一部混沌道经!”

  “不要告诉任何人今晚的事情,快回到你的房间里去,不要出来”徐若男感觉到了好几个强大的人来到了这里了。她不想天弃被发现。

  天弃过去抱起来萱萱下了楼。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