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都早上太阳的光线有些耀眼,天弃眯着的眼睛都感觉到了一股子光亮透了过来。

  天弃睁开了眼睛,天已经亮了,屋顶只有一半,所以看得到天空如血的朝霞。

  天弃想要坐起来,却发现萱萱如同八爪鱼一般的攀附在其身上,慢慢的将萱萱的手和脚放下来,天弃翻身下来,来到了屋外。

  大灰狗懒洋洋的趴在外面晒太阳,旁边有一个木头盒子,是天弃到垃圾堆里面捡的那个,想不到昨晚掉在了屋外了。

  天弃过去把盒子捡了起来,入手依旧是冰凉,但是却很舒服,天弃摸了摸自己的后背,伤疤已经好了。

  天弃想要用手掰开盒子,但是看起来腐朽的烂木盒子就是打不开。翻来翻去都没有发现一个可以开的口子。

  天弃试了试用脚踹,用牙咬,用石头砸,都没有什么用,折腾来折腾去累的天弃气喘吁吁的都没有打开。

  天弃决定不开了,用头枕着木头盒子躺在河边,双眼望着天空,此世的天弃有些迷茫,难道自己就要这么过一辈子么,自己的记忆当中有些帝宫的影子,但是很模糊。

  就在天弃失神时,天弃看见脸的上方出现了一个女子面孔,很美的一个面孔,天弃嗖的一下子站起身来,看了看面前的女子。

  “你是谁?”天弃看了看女子穿着的衣服,是上好的布料,普通人都穿不起,更别说在贫民区里看见了。

  看了看天弃警惕的眼神,女子笑了笑,“我叫徐若男,我来找你是要确定你是不是我要找的一个人”随即伸出手想要拉住天弃的手,可是天弃警惕的退后。

  徐若男抬起来的手放了下来,并没有再次拉,而是坐下来捡起了地上的盒子,“这是帝国皇室专用的盒子,里面装的是阴阳石,能够开启一个人的修炼路。想不到你也能得到一个,而且品质还不低”然后似笑非笑的看着天弃。

  天弃心头大震,这个盒子竟然有这样子的来头,用帝宫里的东西被发现可是要杀头的。“这是我在垃圾堆里捡的”

  徐若男想起来那天天弃捡垃圾的场景。“你想修炼么?”天弃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修炼是什么,能有什么好处?”

  徐若男看了看天弃,用手指了指天弃的破屋子,“你可以治好里面那个小女孩的病!”

  天弃点了点头,“我要修炼,可是我不会!”天弃本身就识字不多,别说修炼了。

  徐若男把烂木盒子拿到了天弃眼前,“把你的血滴在这上面,盒子就会打开了!”天弃没有犹豫直接咬破食指,血滴有些清,显然是营养跟不上,但是一滴到盒子上面。。血液就像是走了生命一般。

  血丝游动在上面画出了一个狰狞的龙头,龙头逐渐的显化,盒子盖慢慢的裂开,一阵白光闪过,盖子消失了,里面是一颗灰白相间的石头,光泽如玉。

  一看就是价值连城的东西,啪!盒子掉到了地上,阴阳石落了下来,天弃抬头看了看徐若男,只见徐若男直勾勾的盯着自己。

  天弃摸了摸脑袋心想:难道这就是莫成爷爷说的喜欢么!

  “我还小,姐姐你不会看上我了吧”这话天弃不是不敢说,在这贫民区里待了八年,一切都是有可能的。

  听到这话,徐若男差点动手,要是别人说这话,她八成会一个巴掌将其拍个半死。

  “你的名字是不是叫做天弃?”徐若男双手抓住天弃的肩膀。天弃可以明显感觉到徐若男的手在颤抖。

  “我叫天弃?你知道我的身世对不对?”天弃突然感觉自己曾经想要放弃的东西现在就在眼前。

  徐若男并没有回答天弃的话,而是凌空而起,立在半空中大笑“我的心魔没有了,帝后,你千算万算终究是失算了,等着吧,他有一天一定会亲手割下来你的头颅的”

  凌空而立的徐若男吓了天弃一跳,而徐若男笑的有些癫狂的神态让天弃有些摸不着头脑。

  “哥哥,哥哥,那个漂亮的大姐姐是谁啊?”一个黄莺出谷般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天弃一看原来是萱萱的天弃跑过去抱起来萱萱“睡好了没有啊?”小丫头点了点头。

  白影一闪,徐若男已经出现在了天弃旁边,徐若男伸手摸了摸萱萱脸上的胎记。

  徐若男喃喃自语“这个种族果然是存在的!”

  天弃看了看徐若男奇怪的举动“你在说什么啊?我妹妹的病能不能治好啊?”天弃现在只想知道这个。

  徐若男点了点头,天弃还想问点什么,但是徐若男直接抓起来天弃和萱萱凌空飞起,地上的阴阳石也不见了。

  天弃只感觉离地面越来越远,身后的建筑物在飞速倒退。天弃有点头晕目眩,但是还是紧紧的抓住了萱萱。

  慢慢的,徐若男的速度慢了下来,天弃此世睁开眼睛看看,原来已经来到了帝宫上空,底下的亭台楼阁是帝国皇室以及王府的住所,三人落到了一座府邸少年。

  府邸大门上方的建筑高达数十丈,大门口站着几个铁甲武士,天弃抬头看了看牌匾‘镇北王府’四个字天弃还是认识的。

  铁甲武士一看见徐若男落下来,连忙跑过来施礼:小姐好!

  看…1正z版I…章节☆上¤)酷b√匠$网

  徐若男点了点头便走了进去,看的天弃有些迷茫,似乎是有点错错愣。

  天弃就这样浑浑噩噩的被一路拉了进来,来到了院子中间的塔状建筑物。

  天弃和萱萱换上了一套崭新的衣服,随即被带到了徐若男的住所。

  此时的天弃有太多的问题想要问徐若男,可是徐若男一路上都是一副冰山女神的态度,对于天弃的问题惜字如金。

  进了徐若男的房间,徐若男才转过身来,“天弃,我是你的姐姐,是亲姐姐,一母所生的。”

  轰隆,天弃感觉自己的脑袋蒙了,天弃从未想到自己除了萱萱以外还有亲人存在着。可是天弃还是有些不明白为什么徐若男说自己是他的姐姐,难道就只是那个名字么?

  徐若男告诉天弃,那个盒子只有帝室的人的血才能够打开,而天弃和徐若男留着同样的血,再加上感应,这让徐若男更加确定天弃就是自己的弟弟。至于其他的徐若男还是不说。

  “那么,这镇北王是你的什么人?难道是你的父亲?”天弃虽然只有十岁,但是严酷的生存环境要让天弃懂事了许多。

  徐若男白了一眼天弃“你应该叫我姐,镇北王是我的养父,至于我们的生父是谁暂时我不会告诉你,我们的母亲失踪了,所以你先强大起来吧,你太弱是无法了解你的身世的。”

  天弃知道自己问不出来什么了,便转身离去了,临走时说“我去睡觉了,姐姐!”天弃的姐姐两个字说的很是生涩,因为这两个字对他来说也就是两个符号而已,现在突然变成了亲情,一时半会难以适应。

  天弃回到了分给自己的屋子,旁边就是萱萱的屋子,天弃原本想要进去看看的,但是刚刚推开门就发现萱萱已经睡着了。就直接回到了自己的屋子里。

  天弃刚刚躺下,门就被推开了,一个粉色的身影蹑手蹑脚的靠近了天弃,天弃装作不知道,就在身影走到跟前时,天弃一把把身影拉倒自己怀里。

  萱萱咯咯的笑着,萱萱告诉天弃自己睡不着,要陪着天弃睡。

  “你出来,我今晚就让你能够修炼”就在天弃快要睡着时,徐若男的声音直接传进了天弃的脑海。

  天弃抬头看了看四周,并没有任何人。

  “不用想了,这是千里传音,我在顶层,上来吧”徐若男飘渺的声音又传了过来。

  天弃轻轻的下了床,没有吵醒萱萱,直接来到了楼上顶层。 此时天已经黑了,月光如水,塔楼的顶端几乎就是帝都地面建筑的最高处了。俯瞰帝都,有种别样的美,帝都太大了,几百万人口住在一起的规模不是凡人可以用肉眼看穿的。

  高空中的漂浮着的帝宫月光下美轮美奂,如同仙境一般。

  “天弃,你在发什么呆,上面那层建筑如同仙境,进去了你才知道那是地狱!”一个清幽飘渺的的声音把天弃从幻想拉回了现实。

  天弃此时才注意到自己的姐姐徐若男这时候穿着一身盔甲,银白色的盔甲上面笼罩着一层白光阻挡住了天弃的目光,看的不太真实。

  天弃的思绪又被拉回了八年前,天弃模糊的记得有一个女人似乎是也穿过,但是记忆像是被拦腰斩断了一般。

  “这件盔甲我好像见过,就好像是八年前!”天弃其实也不确定自己是不是意想。

 徐若男此时有些惊讶“你还有两岁时的记忆?”

  “很模糊,但是有。上次是谁穿着?是你么?”天弃总感觉穿着这身盔甲的人对自己很重要。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