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天弃扒拉了半个时辰时候,天弃感觉到手指碰到了一个软软的一个东西,天弃可以感觉出来,这是一块面包,天弃用手抓了起来。

  这是一块黑色的面包,一大块,这足以填饱肚子了,但是后背疼痛还是能够清醒的感觉到。

  就在天弃要走的时候,一旁的垃圾里面有一个破烂木盒子,虽然是破烂,但是确是密封的,或者说像是一个木块。

  盒子古朴无华,天弃用手拨了拨盒子,入手冰凉,后背的疼痛似乎是不太疼了,天弃抬起了手,瞬间疼痛感又出现了。

  天弃抬头看了看四周,没有人注意到这里,天弃又把烂木盒子拿了起来,抹了抹上面的污垢,塞进了怀里。

  天弃看了看旁边吃的正欢的大灰狗,不知道那里找出来了一大块带着牛肉的骨头,不过显然已经馊了。

  天弃招呼一声“小灰,天都黑了,我们回家吧,太晚了我妹妹不敢一个人待着的。”

  大灰狗看了一眼天弃,随即大口大口的吞下了那一块骨头,天弃转身走进了贫民区。

  此世天已经黑了,贫民区的黑夜是不会有太多的光亮的,街道里黑的伸手不见五指,唯一可以借助的是天上的月光照下来的丝丝光亮,要是没有大灰狗的带领,天弃估计根本没法走。

  穿过了一条条的街道,最后天弃来到了一条河边上了。河水在月光下波光凌凌,这里几乎已经到了城边,这里是内护城河,天弃就住在这里,河边上一排破破烂烂的房子,风吹过来,不知道是房子的那根柱子嘎吱嘎吱的响。

  天弃推开最边上的一间房子门,脸上勉强的挤出来一起笑容,可是疼痛的抽搐加上勉强的笑容,整张脸都有点扭曲。“萱萱?我回来了,快点出来吃东西啊!”可是叫了好几声还是不见答应,天弃眉头一皱,心道“糟了,萱萱是不是又病了?”

  天弃三步化作两步急忙跑到屋里,只见一个瘦小的女孩蜷曲成一团,抽搐着,身上已经结了一层霜,大夏天的,屋子里却是冷的人有点不自然。

  天弃一把把萱萱抱在怀里,用自己的身体给萱萱驱逐寒气,每次都能把天弃冻个半死的,但是随着萱萱的长大,萱萱“发病”的次数越来越频繁,冻的越来越厉害。

  天弃抱了一会感觉自己像是抱了一块万年玄冰一般,天弃的眉毛都挂起来了霜。但是,萱萱的脸色却逐渐变得红润正常了,女孩肌体如玉,本该如同天仙一般,但是脸上一道恐怖的胎记占了半边脸,胎记像是一只鸟,两兄妹都被贫民区的人看成是怪物一般。

  天弃感觉到自己的后背发痒,后背的翻起来的皮肉已经正常了,一尺多长的伤疤已经节俭,堪称是恐怖。

  天弃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恢复的这么快,但是从小就是如此的,这也是天弃能够在贫民区里过这么久的原因。

   天弃将女孩放到了床上,这所谓的床其实就是一个烂木板而已。

  此世的天弃感觉到自己的体力已经透支到了极点了,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天弃只是感觉自己突然间来到了一片混沌空间当中,或者说是自己的意识。

  天弃的前方有一个金光小人在诵经,口里说的∶自天地出,而始于气,后有五行阴阳…… 旁边还有一个在练武,都是不认识的东西,但是天弃对这种感觉十分熟悉,好像自己见过不止一次了。

  天弃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莫名其妙的有这些记忆或者是想法但是天弃无法选择。

  “哥哥,哥哥,醒醒啊!”就在天弃意识迷迷糊糊,半睡半醒之际,听到了一阵阵的呼唤,一下子将天弃拉回了现实当中。

  天弃睁开眼睛看了看萱萱,十一二岁的孩子,却已经懂了许多。

  天弃摸了摸小女孩的头,“萱萱不要担心,哥哥没事,只是累的睡着了。”天弃反手摸了摸自己的后背,衣服依旧是破破烂烂的,但是伤口处已经结痂了,至于自己为什么会好的那么快自己也不理解。

  小时候天弃不管是受了多重的上,只要是不死,那么只需要几天就会完好如初的。

  萱萱把头靠在天弃的胳膊上,抬头看了看天弃的眼睛“哥哥,你是不是也生病了啊,是不是我的病传染给你了啊?”小家伙担心的看着天弃。

  天弃用手搂住萱萱的背“记住了萱萱,你的那是什么原因我不知道,但是绝对不是病,哥哥只是喜欢睡觉而已,没事的。”

  天黑了以后,天弃拿出来那块面包,分成了两半,一人吃一半以后进去了梦想。

  东方坐落在地上的楼阁,一个名为镇北王府的地方。灯火通明,无数的下人在忙碌着。

  王府中心的高楼亭台上站着一个白衣飘飘的女子,背影看着都想让人有种犯罪的冲动。

  女子看了一眼贫民区的方向,旁边的丫鬟看了一眼女子道“小姐,你还在想今天咋贫民区见到的那个少年么?”

  女子转过身来看了一眼丫鬟,轻轻的点了点头。

  丫鬟一副惊讶的表情,“小姐,你可是王府的嫡女,以后很有可能是女王,不能喜欢贫民的!”

  听到丫鬟的话,思索的女子转过头来,伸出象牙一般洁白的手臂揪住了丫鬟的耳朵“我徐若男能够看上的男人普天之下没有几个,你在胡说我就给你拧掉!”不过却并没有用力。丫鬟吐了吐舌头,不在说话。

  徐若男看了一眼平民区,喃喃自语道“我在感觉到他的气息似曾相识却并不记得以前见过。我终于记起来,他有可能是我的一个至亲,我明天要去看看,你去查一查他在哪里。”丫鬟点了点头退了下去。

  突然黑色的夜空起了一阵涟漪,一个人形的波动突然朝着徐若男出手,半空中一把漆黑的能够和夜空融为一体的剑飞出,刺向徐若男,嗖的穿过了徐若男的身体。

  黑色的身影显化出来,冷笑一声“所谓的天才不过如此而已!”就在此时,黑衣人瞳孔一缩,“这怎么可能!”黑色的利剑刺中的只不过是徐若男留下来的残影,背后阵风袭来,黑衣人身形一闪,直接与背后之人对了一掌,交手之间电光火石,双方爆退开来。

  黑衣人虚空而立,右手虎口有血迹流下,轻微的颤抖着。

  徐若男白衣飘飘的站在半空当中,玉葱一般的手指摸了摸自己的头发,“你是什么人派来的,帝都你这样的人不可能是无名无姓的人!”徐若男浑身上下开始出现了白色的罡气。

  黑衣人一招之下就知道了自己绝对不是眼前年轻的女子的对手。朝着徐若男隔空打出来一掌,地玄之气化成了一颗狰狞的饕餮头颅朝着徐若男飞来。

  徐若男目光一顿,双手捏绝,双掌拍出,一条银色的巨龙嘶吼着撞了过去,两头地玄之气化成的巨兽碰到了一起,瞬间爆炸,余波将周围的楼阁掀翻了好几座。

  m&最m新`《章m节sz上A酷${匠::网}

  黑衣人并不想纠缠,身形再次隐藏到了夜空当中。一击就走,绝不停留。

  徐若男大喝“既然来了那就留下吧!”

  随即缩地成寸直接来到了黑衣人隐藏的虚空处,双掌对着虚空拍出来数十掌,打的虚空颤抖,空间波动。

  一道黑色的身影如同是断了线的风筝一般飞出来,落到了地上。

  身形一闪,徐若男站在了黑衣人面前,黑衣人的面罩此时掉了下来,一双面孔是中年样子,看起来帅气,但是皮肤确是如同死人一般的发白。

  徐若男嘴唇轻启“你会九龙术,你是帝宫里的人,看起来应该是死士了,是谁派你来的?”徐若男不知道从哪里拿出来了一把剑架在了黑衣死士的脖子上。

  死士却并没有一丝害怕的感觉,摸了摸嘴角的血迹“主人猜的果然没错,让我来试试,可惜没想到你成长的太快,不过你不要得意,下次可就不是我这样的来了,嘿嘿”说完便头一转,气绝身亡。

  徐若男并未阻止死士自杀,因为没有用,徐若男收起来了剑,看了看死士的尸体“能够动用帝宫死士的只有两个人,那么是帝后了。”随后,手掌半握,燃起来一多火花,丢在了死士的尸体上,瞬间,死士的尸体整个被吞没。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