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日后,王府大厅

“奶奶,您找我什……这是怎么回事?”忆翎一进大厅,就见她的三位王夫正顶着烈日跪在庭院中,白钰玦,有武功在身倒还好,君曦和白羽翔早已是面白如纸了,老定王见忆翎回来,冷哼一声:“你个逆女,还知道回来啊!”说着,“蹭”地一下站起来,用拐杖不停地击打着地面,发出“咚,咚”的声音,“奶奶,您这是怎么了,怎么发那么大的火啊?”忆翎有些不知所然,自她穿过来那么久,可还没见过老定王发过那么大的火呢。老王爷满脸怒气,双眸紧紧盯着忆翎:“你个逆女,老身问你,你可与七皇子、九皇子行过夫妻之礼了?”忆翎咂舌,感情这老定王是为了这事动怒呢,她斜瞄了君曦一眼,见他快撑不住了,心里暗自着急,只好对老定王说穿“额……内个,暂且没有。”“哼!若不是今日我无意间听到下人们嚼舌根,又叫来七皇子证实,你是不是打算一辈子都这样啊!?”“奶奶,不是的,只因前段时间身子不爽,才没有去他们院里的。”“哼!但愿吧,不管怎么说,近日你必须得还他们一个‘洞房花烛夜’”忆翎一听,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君曦,君曦听到这话身子明显一怔,迎上忆翎的目光,却只是紧闭双唇,低下了头,谁也没看到,他眼中那一闪而过的失落与悲伤。

他们的交流自然是被老王爷看到了“也罢,你们三个下去吧,今后和平相处,万万不能争风吃醋;翎儿,你留下。”“是”

  3s酷@匠=U网永e久s免费(看i{小“说|●

“翎儿啊,奶奶知道,君曦是个好孩子,可是你的另外两个王夫不远万里嫁与你,他们背井离乡已是可怜,若是你这个做妻主的再不知疼惜他们,你让他们该怎么活啊?”忆翎沉默着出了大厅,其实她也知道,这个世界的男子就如同中国古代女子一样,若是不得宠爱,只能孤苦一生罢了,曾经的她,对古代男子的做法深恶痛绝,而如今,她却活成了自己最讨厌的样子……

想着想着,她已被领路小厮带到了宜轩阁,房里,白钰玦斜躺在软榻上,三千青丝随意束起,原本张扬的红色,却在他身上穿出了妩媚感。直到看见妖孽般的白玉玦,忆翎才回过神来,而此时白玉玦也已经醒了,翻身下榻,走到忆翎面前盈盈一拜“见过妻主大人”“免”“谢妻主”忆翎看着白玉玦脸色不是太好想来是在烈日下跪久了的缘故吧,这更让她担心起君曦来,可是对着白玉玦她总不能拂袖离开吧,正当她想着该怎么跟白玉玦说的时候,白玉玦也发现了她的出神,“妻主可是在担心君侧夫?”“啊?哦,是有点,曦儿身子弱,又在烈日下跪了那么久,我是有些担心的。”听到这话,白玉玦扯起一抹苦笑,“妻主,今日钰玦身子不爽,不能侍奉,请妻主移驾别处吧。”说着,背过身去,但眼中的失落和受伤还是没逃过忆翎的眼睛,忆翎不知如何劝慰他,也只好留下一句“我会回来的”就离开了。

良久,白玉玦转过身来,怔怔地望着门外,喃喃的说:“回来?这一去,恐怕就再也不会来了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