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

  之后姜硕再也没有离开过书房,时不时顺着窗户往下看,希望能再看见那人。但是姜妈今天得空,想和姜硕出去溜达溜达。于是有了下面的对话:

  "硕硕,要不要去小区那边的篮球场,我看有和你同龄的小伙子在打篮球。"

  "不去!"

  "硕硕你的头发该剪啦!"

  "明天吧。"然而昨天就说的是明天。

  "硕硕,不要宅在家里啦!"

  "要的!"

  "硕硕,去买吃的去吧!"

  "不去!"

  "硕硕,出去吃饭呢!"

  正在打游戏的姜硕愣了愣曰:"No!"

  但是在最后姜妈还是把姜硕拉了出去,带他去把头发剪了。刚进门口就被一个美发师给拖了进去,口里喊着忍不了这么好看的脸有这么土的发型,声称他自掏腰包给他剪。

  把姜硕吓得不知道怎么办了,但是听到美发师说不要钱立刻就从了,完全的条件反射。

  那能咋办,上辈子姜硕虽说傍上了大款,但是姜硕因为要还姜爸公司欠的钱,活的一直很穷酸。后来遇到刘煜,他不愿意告诉刘煜,因为刘煜一定会帮他,刘煜就真成了他的金主。

  姜妈跟在姜硕的后面,还没来得及说话就看着美发师把姜硕拉进去了,暗笑着跟着进去了。

  "小秦,别吓着我家硕硕……"

  美发师拉着姜硕的动作一僵,然后立刻把手松开,离姜硕八丈远,一脸我什么都没干的模样。

  "行啦小秦,给硕硕剪一下头发吧,干净利索就行,嗯……显得乖一点。"

  "得令。"得到姜妈的命令后立刻有小妹带姜硕去后面的洗发间,姜硕瞬间成了带宰的绵羊,把头发洗净后又被小妹妹拉到宽大的美发椅里。

  姜硕顺从的模样让美发师双眼发光,不过他也收起来吊儿郎当的模样,让姜硕觉得挺不错的。

  姜妈也不闲着,就去给头发做了个护理。

  姜硕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很像是上辈子自己演的那个有心理疾病的小男孩,经常在屋里宅着的姜硕皮肤苍白,为了演好那个角色,姜硕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不和任何人交流。当时刘煜出差回来,听保姆说自己在房间里怎么都不出来,急得直拍房门。

  总是还想着他好……

  姜硕头发剪好了,美发师拉着他要给他染头发,姜硕看了看镜子里的自己,记得那时刘煜很喜欢这个发型,更喜欢他黑发,就拒绝了。

  刘海刚刚好压在眉毛上,可以很长时间不用剪头发了,于是很满意的看着美发师,到了谢后就去了姜妈身边。

  姜妈还要些时间,姜硕饿了就提议去买些吃的,得到应允后就出了门。

  可能是一时恍惚,他好像看见了刘煜,就在马路对面。

  姜硕追着那个人的背影闯过马路,所有的鸣笛声都被消音,他的世界里只有无尽的黑白和一个鲜亮的背影。

  就跟着他去吧,不要做这个梦了。

  就跟着他去吧,无尽的思念成疾。

  就跟着他去吧,去和他解释当初的言不由衷。

  就在姜硕眨眼间,那个背影消失在路得尽头,世界瞬间恢复原样,姜硕无力的扶着墙,眼神失去了聚焦,双手紧紧的捂住胸口,很痛……

  身旁仿佛有人在低声说着什么,姜硕无力的摇了摇头。

  过了一会儿,姜硕缓过神来,低头苦笑,挣脱开身边的人,目不斜视的朝路口走去。

  "你怎么样了?要不要去医院?"路人再次开口。

  "……"姜硕不可思议的回过头,看见刘煜就站在他身后。

  好想哭,全部的委屈和思念都一起涌上喉咙,姜硕捂住眼睛,让自己靠在后面的墙上。刘煜看见他难受的样子,心里有说不出的慌张。

  在马路对面的时候刘煜就看见姜硕了,可是他不敢,不敢贸然的去接近他。但发觉姜硕的行为有些不对劲的时候,他又不能抑制自己的情感。

  "没关系吗?"刘煜走到姜硕身边,语气温和。刘煜不敢看着姜硕的眼睛,怕眼中无法隐藏的情感,被读出。

  姜硕咽下所有的情绪,但在放下手的那一刻还是无法张口说话,只能瞪着眼摇头。

  这么早就遇到他,姜硕决定日后要经常出来走动。

  "没关系的话我先走了。"刘煜握了握拳,却不忍心又说,“生病了要去医院。”

  姜硕点了点头,望着他将要离开的背影,又不禁开口,"你……你……"

  刘煜转头看向姜硕。

  "你知道哪里有买饭的吗?"姜硕说完后,心里立刻有个小人再踢他,问住址问住址啊啊喂!没用死了……

  "向前走,有家叫卡莎莉买的咖喱饭很好吃。"刘煜带着完美的笑容说,他还记得咖喱饭是姜硕最爱吃的饭之一……

  姜硕望着那人的背影许久没有动作。

  但最后姜硕还是去了卡莎莉买了两份咖喱饭,还买了四个玉米给美发师他们吃。

  8

  刘煜站在轮回桥头,身上带着凡间的气息。他身边穿过一个又一个灰蒙蒙的魂魄,股股无措爬上心头。

  "你不愿意喝孟婆汤。"空洞的声音从耳边传来,身旁空空的地皮上出现一个摊子,一位老人在慢慢熬汤。

  刘煜走上前去,老人把锅盖盖上,端出一碗来。"你不愿喝,也要喝。"

  "我为什么一定要喝?"刘煜接过汤,笑了笑,没喝。

  "执念真可怕,孩子。你看看背后的轮回桥,多少的魂匆匆走过,哪一个有一丝停留?忘不了前世,需要付出代价,你知道吗?"老人缓缓走向一摊黑水前。

  "我不怕的,我不能忘了他。"刘煜的声音沉稳又温柔,他不能忘了姜硕,无论用什么样的方法。

  "前面是三生池水,通着你的过去,你只要泳过去就能回到过去。不过那池水不是那么好过的。"

  "谢谢您。"刘煜迅速走到池水旁,完全没有丝毫疑惑,不知为何,他信了。

  "我可不是好人。"老人缓缓走回摊子,又煮起了孟婆汤。

  一生一世一轮回,谁人能破了这个界?

  刘煜跃身跳入三生池中,席卷而来的疼痛,刘煜立刻被不知名的东西推上岸来。他腹部的伤口流出黑色的液体,疼痛让刘煜无法呼吸。

  但是不能忘记他,说好的。刘煜奋力站起,跌入池水中,昏死过去。

  "煜哥……煜哥……"有声音传入刘煜的耳朵,楚易?

  刘煜试着睁开眼睛,却被强烈的光刺到,只好又把眼睛闭回去。"水……"刘煜张了张嘴,等着水送上口。

  "煜哥,您咋这么会使唤人啊!我倒死霉了啊!你知道我妈,就是你的亲亲阿姨~怎么说我的吗?她说,楚小易,你要是胆敢再教刘煜逃课,她就弄死你个小兔崽子!"刘煜被楚易拉起来,身体软乎乎的又要倒下去,楚易像是发现新大陆一样的大喊,"老大,感情您病了就和小姑娘一样啦?"

  刘煜眼都没睁,楚易顿时觉得无趣。其实刘煜根本就没有力气去说话,三生池的水仿佛还在他体内,燃烧着……更何况他也没办法直视楚易。

  "老大,我跟你讲,我妈这心偏的不是一点半点啊。"楚易把刘煜扶稳,把水送进嘴里,还不忘唠叨。

  "我都说了,是你自己想出去玩,特地来找人家……可她偏不信。我跟你讲,老大,咱也就这一次,下一次你求小爷,小爷也不带你翻墙了!"刘煜被狠狠摔在床上,你妹,刘煜刚刚的重逢之情立刻没了,疼死他了。

  "淋个雨,您发烧了,我还要牺牲周日的浪荡时间,你知不知道有多少姑娘等着我呢!"到了傍晚,楚易才消停。也许是刘煜又睡了过去,听不见了。

  ¤)酷匠网`首_发,

  刘煜原本是临江人,小的时候刘煜和父亲一起生活,日子挺小资也不难过,时不时就有个外国来的阿姨给送着送哪。那时刘煜很幸福,尽管没有妈妈。

  刘煜在竞技游戏上有很大天赋,战略技巧对他而言就像是呼吸一样,很自然就能掌握。他就是那种拥有天赋并且肯努力的人,七岁就受邀请参加了SAD竞技游戏大赛,虽然不是全国性的大赛,但受邀的人也都个顶个的厉害。

  刘煜的年纪成了所有人惊叹的事,刘煜的父亲也十分支持刘煜的游戏也许他想过,一生就如此活着,幸福美满。尽管他知道这一切都不可能,但他依旧相信,游戏带来的快乐,能够掩盖一切。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