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接下来的日程安排都空了,硕硕打算去哪?"坐在副驾驶上的小姑娘正拿着一个小本本,别扭地扭着身子问那个坐在后排不停地散发冷气压的人。

  那个人并未抬头,放下手中的剧本拿出手机,一条未读信息出现在眼前,一个哆嗦把信息打开,「我走了,回美国,你先冷静一下。」

  简短的字却让车内的气压急骤。

  "嘭!"手机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摔在了另一边的车门上。

  小姑娘没有得到回答,更是不敢有所动作,眼看着那个人摔了手机,更是大气不敢喘一下,维持着别扭的动作不敢动。

  "姜硕……?"

  "没事,回排练室吧,把上次说的话剧接了吧。"那个人快速的把视线转到车外,可小姑娘还是看见了他发红的眼眶。

  小姑娘点点头,翻身跪在椅子上去捡手机,手机屏还亮着,信息栏上显示着两个字,刘煜。

  小姑娘把手机放在椅子,反身坐回去,透过镜子看姜硕,那少年异常白皙的脸,和通红的眼睛成了明显的对比。

  商务车平稳上路,但在一个丁字路口上有一辆大型卡车直愣愣的冲了过来。

  巨大的撞击声在那个路口蔓延。

  随后的世界在姜硕的眼前变的混乱……

  一切都像是被摁下了静音键,刘煜站在手术室门口,医院里消毒水的味道充斥着刘煜的肺叶。病危通知书他已经签了两次了,急切的心绪像洪水决堤,让他招架不住,可是他仍旧站着,直直的站在手术室的门口。

  灯灭了,门被推开。一名医生走向刘煜,刘煜冰冷的脸上有一丝的动容,绷紧了嘴唇,仿佛一开口就能泄露出自己内心的急切。

  他不允许自己这么做,不允许自己在这种事情泄露一丝的不冷静,但是当天听见医生说,姜硕可能醒不过来的时候。刘煜觉得心里的高墙瞬间崩溃。

  "什么叫做醒不过来了?"

  "对不起,先生。我们已经尽力了,病人想要醒来的意识很微弱。"医生低了低头,因为刘煜的表情让人不敢看。那种惊讶中带着满满的悲伤,微微张着嘴,却发不出一丝的声音。

  他觉得心里有一块地方被掏空了,全身无力,大脑与各个器官开始断连,毫无招架的能力。他的脑海里只有满身血的姜硕,和医生那句,“病人可能再也醒不过来了”

  “再也醒不过来了吗?”刘煜盯着病房的门,一滴眼泪划过脸庞。

  病房里沉重的呼吸声,和心电监护仪上的线路令刘煜心安,还活着不是吗?也只是可能不是吗?

  昨天是一月一号,刘煜知道那天是楚易的祭日,但他不知道那日也是姜硕的生日。那天刘煜和往常一样,要去临江哀悼楚易。

  回到a市时,已经凌晨了,刘煜浑身酒气,粗鲁的推开门,看着冷漠的姜硕,刘煜笑了笑。

  一把揽过姜硕入怀,滚烫的泪水顺着姜硕的脖颈留下。"楚易,我会给你报仇的,很快很快……"刘煜沉沉的睡去,只留姜硕一个人摊坐在地上。

  那是姜硕第一次看见刘煜哭,也是姜硕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就在这一年的元旦,原来像刘煜这样的温暖如朝阳的人,也会这样的哭泣,令人伤痛欲绝。楚易会是一个怎样的人,从那天晚上的姜硕总是那样想,控制不住地那样想。

  为什么他能让刘煜为他那样的哭泣,姜硕并不明白。也不明白为何那末在意,许是那日刘煜的泪化作冰冷的海水,一股脑的倒在了他的心上,那样刺骨的疼痛,让人失去心智。

  之后他们吵架了,在一起一年之久,他们第一次吵架,为了一个从未见过的人。

  姜硕不停的询问,刘煜却只是背过身去,只留他一个背影。最后姜硕失控的大声质疑他,你告诉我,楚易是谁!?

  姜硕看着刘煜愧疚的脸色慢慢染上冰冷,摔门离去,姜硕笑了,他笑自己是个笑话。

  2

  "滴答滴答滴答滴答滴答……"一年以来,这是刘煜听过的最多的声音,一年前刘煜把姜硕搬到了美国,每天下班之后,刘煜都会和姜硕待在一起。

  给姜硕按摩,擦身,才一年而已,刘煜想姜硕一定能醒过来,医生也说姜硕的生命力很强,醒来只是早晚的事。

  刘煜把沾湿的棉签敷在姜硕嘴唇上,又忍不住附身亲了一下。笑了笑,把外套脱掉躺在床边。

  …S酷…Q匠r网&首发

  他只是累了,刘煜一直一直这样想。

  不知过了多久,刘煜的手机响了,刘煜快速下床拿手机,害怕把姜硕吵醒。

  刘煜身子突然一暗,转身看了一下床上的姜硕,那少年安睡长眠,刘煜苦笑一下,接了手机。

  「喂,是我。」刘煜做到沙发上,打开电脑。

  「老大,我是徐哲。程辉逃不了,但是他身后的老大不知道去哪了。这么多年了,我们终于……终于抓住他们把柄了。」电话那边的青年语气激动,刘煜受到感染也不禁红了眼眶。

  「好,徐哲,你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做吧,这场仗,终于见到烟火了。」

  「我明白。」

  「嗯。」

  刘煜挂了电话,把全身陷进沙发里。"楚易,这仇,终于可以报了……"他不禁喃喃出声。

  刘煜最近很忙,这是姜硕睡去的第二年,又要是元旦,程辉已经被除了,可是程辉的身后人仍旧无法成功揪出来。

  不过也快了,公司里新推出的游戏,需要他这个游戏天才自己去宣传,楚易的祭日来了,刘煜需要去趟临江。

  姜硕恢复的很好,有要苏醒的迹象。一切都要好起来,都在朝着这个方向发展。

  a市的房子还留着,刘煜从临江回来后就去了那。

  家里有一盏不灭灯,就在姜硕的房间那等一。到六点就会亮,就算停电也不会灭。远远的看着那灯。就像姜硕在哪里等着他一样,和以前一样,不要变。

  姜硕一直很宝贝他的房间,没有允许不许别人进,刘煜把手放在门把上,轻轻吐了口气,这是姜硕睡去后,他第一次进去。

  推开门,一股灰味儿扑来,随后引入眼帘的,是无数的画,每一张上面都是一个人,有的是沉思的刘煜,有的在笑的刘煜,有的是睡着的刘煜,有的西装革履,有的只是体恤,有的是陷在沙发里,有的是坐在老板椅里,还有一副,刘煜脱掉上衣的肌肉照。只有一直他们同在,那画里他们紧紧相拥,背景是一片蓝色的海洋,那是唯一一副彩色油画。

  刘煜走到那副画面前,取下那画。

  画被挂在病房里,就正对着姜硕的病床。

  据说昨天小护士看见姜硕的小指动了,也许只是肌肉萎缩,但是所有人都希望是姜硕即将要醒来。

  他的粉丝们已经举行了第二次祈祷活动,刘煜被埋在人群里,和大家一起祈祷,雪飘飘扬扬,洒落在刘煜的肩上。

  在异国他乡,刘煜想起了姜硕,那个沉睡了很久很久的姜硕。

  接到徐哲的电话,刘煜转站去临近。事情终于有了眉头,陈辉背后的人,终于要浮出水面了。

  这一天,他、他们等的太久了。“终于要给你报仇了,楚易……”再一次喃喃出这句话,刘煜红了眼眶。

  姜硕……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