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市,一个偏僻的不能再偏僻的地方,这里是各种下等人生活的地方,各种人在这里鱼目混珠的生活着。 z市的一个角落一栋只有五层高的黑色筒子楼立在那里,如果不是在z市这种地方,这个破地方,是绝对不会有人住的吧。 “哒、哒、哒”敲击键盘的声音从第五层的一个房间传出,随声望去,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啊,房间内,地面上满满的都是各种的垃圾和没有吃完的各种方便面。 一个消瘦的少年,几乎完美的“融合”在这种环境内,身上穿的是当今流行的大裤衩,头发像是鸟窝一样,也不知都多长时间没有洗过了,盘腿坐在床上盯着眼前的电脑,眼神里有着这个年纪不该有的冷淡,而又有一丝执着。 “叮咚”电脑传出响声,少年也长出口气,往床上一趟,流出一丝笑意。 “唉,一次一次的,也不知道我已经黑了几个这些贪官的金库里,那些混蛋恨死我了吧,哈哈”。少年从床边拿起一支烟点燃,烟雾缭绕中少年长叹一声喃喃道∶“如果,你们还没走多好啊,你们愿意看到自己的儿子变成这样吗,呵呵,哎这该死的社会就这这样灼灼逼人。”少年的眼睛缓缓闭上,隐约看到的是眼角的晶莹。 “嘀嘀嘀”电脑突然响了起来,少年赶紧爬了起来,电脑的屏幕上满满的是各种的数据。 “嗯?怎么又来一个。”说着少年的手已经在键盘上流动起来了。“妈的,这锁的也太严啦吧,靠。”。 半个小时后。 “好,”少年一甩手,“总算破开了,这么严的锁到底是什么东西啊。”少年迫不及待的点了一下。屏幕上并没有出现少年想到的金额,而是一行字。 “想要重新活过吗?” “轰”一声巨响,只见一道冲天的白光从电脑冒出。下一刻,原本端坐在电脑前的少年已消失的无影无踪。 某电视台。 “现在插播一条紧急新闻,今天下午z市一处发生巨大爆炸,好在没有造成重大伤亡,原住户季枫却神秘消失。” 当人们在寻找季枫时,他却已经离开了这个世界。 …… “啊。”季枫大吼一声,一下子弹了起来,但是他看到的已物是人非,“这是哪,我…”季枫看了看自己,发现自己的衣服也完全变了,那条大裤衩,竟变成了一套白色的一套劲装,他又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头发,那本来的鸟窝也变成了齐肩的长发,季枫快步走到前方的一处小湖边,借助湖水的倒影,季枫清楚的看到一张足以令女人都羡慕脸。长发整齐的披在脑后。 季枫呆邪的座在哪里,足足半个小时才放映过来,他淡然一笑道:“穿越,哈哈,老子穿越了,妈的上一世窝囊,这一世老子要,以我为天。”说着他起身朝外走去。 边走着,边看着以前“那个人”的记忆,原来,这地方被称为灵相之域,在这灵相之域,修炼已不再是传说,人们可以修炼武道来成为这个世界上受人尊敬的武师,这体原来的主人与他同名同姓,真也许就是传说的缘分吧。 “哎,对了,竟然知道了这世界可以修炼武道这种东西,那我这身体有没有武道的修为呢” 说着他闭上眼睛通过心神内视自己的身体内部。 只见身体内部丹田淡淡的紫气在弥漫,这就是修炼武道的灵气。但是令他没有想到的是自己丹田部分除了灵气呢慢之外还有一个黑色的小漩涡就像一个黑洞一样,季枫很好奇,心神一定往黑色小旋窝探去。 忽然那黑色的漩涡喔迸发出强大的吸力,季枫释放的心神之力直接被他吸了进去。 季枫着实被吓了一跳浑身一阵心神之力木然回收:“这是什么东西为,什么会有这个东西?他有什么用啊?”季枫发出一连串的问题。 正在他纳闷时已经到了一处城市那看门的守卫一看到机锋走了过来就马上上前迎接:“哎呦,这不是季少爷吗怎么您这是出去来?”那所谓跟在季枫旁边点头哈腰。可是季枫连正眼看他都没有默默的,用鼻子嗯了一声。那守卫也不会自讨没趣默默的回到了岗位。季枫快步进入城中,直接城中一处巨大的建筑走去。

  季符

“少爷,您可回来了,老爷,夫人都急坏了”一个老仆拉着季枫道。

  季枫笑了笑暗道“我也有父母了”,季枫快步走像季府的前堂,只见已经到了中年的一对夫妻,那男子正是这季府之主,季枫的父亲,季勤,在其旁边的那名女子正是季枫的母亲,蓝情,在之下还有一个倾城容颜的年轻女子正是季枫的姐姐季小晨。

  季晓晨,看着焦急的父母道:“父亲,你不要着急了,小枫也不是小孩子了,他会知道分寸的。”

  季勤哼了一声道:“这小子,就没有一会安稳,看他回来,我打断他的腿。”

  旁边的蓝情笑到:“你啊,就是嘴硬,这不就你最着急啊。”

  季勤哼了一声,别过头去不在说话。正在这是外面传了了一个声音“老爷,少爷回来了。”正是拉着季枫的那个老奴。

  季勤浑身一震,一瞬间就冲了出去:“臭小子,你还知道回来啊”季勤指着季枫就破口大骂。

  ~R酷匠n网`“首5发

  季枫此时已经呆住了,这一刻是他多少次梦里的美好时光啊。

  “砰”季枫直接跪在了季勤面前,泪眼朦胧道:“父亲”

  季枫这一跪,却把季勤下了一跳,只能伸手去将他扶起。此时原来在屋里的蓝情和季晓晨也已经走了出来,蓝情轻轻的拍了拍他的衣服道:“你这是去哪里了,看你父亲急得。”

  季晓晨也接茬道:“就是,就是。”说着还吵季枫使个眼色,季枫也不是笨人瞬间领会了季晓晨的意思,朝着季勤道:“父亲,对不起,让您担心了。”

  季勤叹了一口气,拜拜手道:“算了,以后也给我长点记性。”

  看着身边的亲人,季枫道:“两世为人,差距就这么大吗?竟然老天让小爷重生,那我就看看谁敢再动我的亲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