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道正在思考如何才找到阵眼,因为阵眼是整个阵法的核心所在,就像人的心脏一样代表了一切生命活动的来源,如果心脏停止跳动那么人的生命也就此完结,同样的如果想让这个阵法停止运行必须找到这个阵法的阵眼加以破坏才行。

  前面连续使用了轩辕坤记忆里留下的两种破解方法太虚神离和玄冥归墟,都没有什么显著的效果,前者是需要特定的契机而后者则是因为时间太过于缓慢,说实话用玄冥归墟这种方法对于现在的老道来说:是把他和凌晓飞送上慢性自杀之路,因为他们身上没有多余的水和食物。

  过了半晌凌晓飞从刚刚的昏迷中醒来过来,刚刚他因为老道的一句话兴奋的晕了过了,此时正迷迷糊糊的的睁开了眼睛,朦朦胧胧的的看了一下四周的景物,哑然到:饿这么还在这里,张叔叔不是说可以破阵的吗?叔叔一般没有十足的把握是不会和我说这样的话的,在凌晓飞的心里面他的张叔叔从来都是一个说一不二的人,从来不会说一些做不到的事情,凌晓飞心里默默的想着,嘴里轻轻的自言自语到:张叔叔向来说话一言九鼎绝对不会骗我的,但是.此时的老道并没有发现凌晓飞已经醒来了,自顾自的专心找寻着阵眼的方位,凌晓飞站在一旁也没有去打扰他,只是此时晓飞现在饿的是前胸贴后背,他已经不知道自己有多少个时辰没有吃过东西,眼睛绿的啊比那黑夜里的猫还要可怕的多,因为饥饿的原因清醒的速度也比平时快了很多,要是在饿上个几天估计凌晓飞自己会控制不住,咬自己身上的肉来吃,因为他真的已经到了奔溃的边缘了。

  感觉自己完全清醒后,凌晓飞有气无力的的站了起来,带着那摇摇欲坠的身体向前走了几步,虽然只有那么几步路,但是对于现在的凌晓飞来说已经是一件非常艰难的事情了,他每每跨出一步他的腿就很吃力的抬了起来好像两条腿上被绑了两个几十斤重的大铁球一样。

  凌晓飞艰难的走了几步突然间觉的脚下有些东西似得,他很是吃力的退了一步,因为他现在已经连把脚抬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仅存的一丝丝体力维持着他那个快要跌倒的身体,眼睛看向了地面好像有些什么东西埋在沙土里的样子,凌晓飞也不弯腰,也不蹲下来因为他已经没有多余的力气来支持这些动作了,哪怕一丝一毫都没有,所以他的选择了一种最为节省体力的方式,那就是半躺着,利用双手的力量勉强支撑了一下上半身,让自己不会因为体力不支而再次倒下,因为他知道如果自己这次在晕倒的话可能再也起不来,现在凌晓飞动作非常滑稽可笑,上身坐直,但是他的双腿平放而且是往两边叉开的。

  {f酷匠、网永X久免9费◇看:小说

  凌晓飞慢慢的深吸了一口气,用手轻轻的拨开那一层薄薄的沙土,看到了一块被咬过一口的大饼,顿时他兴奋极了,那种感觉就像,脱水快要死亡的鱼儿,从新回到水里的感觉,因为鱼儿获得了新生。

  拿起沙土里大饼,他才回想起来原来是这个大饼是他晕倒之前张叔叔从衣服里拿出来给他吃的,因为张叔叔和他说的那句话把他惊喜的晕倒了所以才只咬了一口就晕倒在地上没有吃,一连串的回忆后,他确定这块大饼是张叔叔给他充饥的,在饥饿的趋势下他把手中的大饼往嘴里送去,突然间一个念头在脑中闪过,我饿,那边在想办法出去的张叔叔也饿啊,如果我就这样吃了这唯一的食物也太不是人,凌晓飞年纪虽然小,但是骨子里有那种热血少年的仁者之风,他知道做人不能自私自利,而且现在他已经饥俄的快要产生幻觉了,在这种情况下,他的脑中竟然还能存有这种为他人着想的念头,这一点很多在江湖中被人称为大侠,和大善人的成年人都做不到,实太难能可贵了,对于这个只有十三岁的少年来说。

  他手里握着大饼微微想了一会,然后双手一拌大饼分成了一大一小的两块,把较大的那块大饼贴身收好,自己开始吃那块比较小的大饼,经过刚刚的事情,他也冷静下来了,本来依照本能反应会拿起来就狼吞虎咽的吃,但是现在凌晓飞绝对不会这样做。

  他先用慢慢把大饼上的少量沙土和灰尘弄干净,然后才开始细嚼慢咽的吃起大饼来,对他来说现在大饼是这个世界上最好吃的东西了没有任何食物可以替代他手中这块美味无比的大饼,他深知在这种地方食物的重要性,虽然非常的俄但是已经没有快速的吃完。

  长时间的不饮食不喝水已经让凌晓飞的嘴唇干裂发白,干裂的地方还能闻到一阵阵的血腥味,那是长时间不喝水导致的皮肤开裂现象,然而连开裂处的血液都已经完全风干可想而知如果在过几天凌晓飞就算不会被饿死也会全身脱水而死的。

  现在的他只能用口中一点点的唾液来慢慢的湿润干巴巴大饼,为了让大饼更好下咽,他一点点一点点的啃着大饼,先用唾液把大饼湿润一下才慢慢咽下去,这样既不会浪费食物也不会因为埋在沙土里失去过多水而风干的大饼难以下咽而忍不住吐出来,开玩笑这可是现在仅存的唯一食物啊。

  凌晓飞用很慢的动作吃掉了那小半块大饼,休息了一会感觉体力有少许恢复便径直向老道的方向走去,虽然刚刚恢复少许的体力,但是他没有立刻奔跑或者快速的走过去,因为跑和快速移动是一件非常耗费体力的事情,现在自己身上只有那半块大饼张叔叔和我一样也是很久都没吃过东西,一块大饼我绝对要留住它,说着慢慢的从地上站了起来。

  然后轻轻的用手拍了一下身上的灰尘,凌晓飞此时当然不会在乎身上脏不脏了,对他来说这只是本能反应,这是惯性而已,然后漫步的走向老道所在的位置,其实凌晓飞离老道也不是很远,径直走的话也就大概五十几步的距离,但是因为凌晓飞不想浪费刚刚恢复少许的体力所以就走的特别慢了。

  走到了老道的身边,才看清楚,哇张叔叔身上冒着紫色的光芒,真是漂亮极了,这就是传说中的内气外发?凌晓飞在心里嘀咕着,此时的老道双腿盘膝,双眼微闭正在专心的冥想似乎快要想到那阵眼的所在位置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