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念止住了老道的话,没让他继续说下去,残念说到你明白就行了,老道点了点头,残念说到:我是时候该走了。一切保重,记住我说的话凡是莫强求,世界静了,声音消失,难道真这样消失了?下一刻老道睁开了眼睛,回到了久违的现实世界,虽然身处在幻阵之中,但是总归回到了现世。

  他不知道在那个意识世界里待了多长时间,也不知道他打坐了多久才醒来,内心一片茫然,眼睛却异常的明亮,仿佛可以看清世间的一切,老道侧头看了一下远处,发现他的师侄凌晓飞竟然睡着了。还带着微弱的鼻鼾声,老道知道凌晓飞为什么不急于来喊喊自己,虽然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但是一定不短,晓飞之所以没有叫醒我,一定是对出去不抱有信心了,才会这么仍由我自己醒来。一定是这样。

  定了定神他不再多想,静下心来将那位轩辕老前辈刻印在他脑海里的那些知识,领悟了一下,结合自己对五行八卦,奇门遁甲的了解,可是尝试破阵,老道并没有直接动手破阵,而是在假设破阵,拟定方法。

  如果说他以前的阵法大师的话,现在应该可以算的阵法大宗师了。因为老道得到了轩辕坤的真传,轩辕坤天生对奇门遁甲的领悟里加上自身的阅历和实践,早已是踏入圣境的级别,老道还需要岁月和天分才能到达他那种境界。

  在轩辕坤传授的奇门之术里有一篇叫做《万变冥想破阵录》的的经文,老道在翻查大脑记忆的时候发现了这篇经文,觉的可以一试,便把心神沉静其中,开始看那篇叫《万变冥想破阵录》的经文,吾看世间天道,皆分为阴阳,五行,天也非道也,阴者为寒天地至阴之物皆藏于地下,然也,阴即为坤,离,又表少阴足大肠经,涌泉也。阳者天地浩然之气,强于身,利于体,为万物生机释然,阳即为乾,坎,又表手少阴三焦经,少商也,五行金木水火土想生生相克,九宫之术变化无穷,然万变不离其中,吾当谨记,破阵者先通五行,在晓阴阳,阵可破也。

  x酷匠$网Y首发`/

  老道在脑海中看者经文,冥想者这一段话,然后根据自己先前对这个阵法的了解开始冥想破阵。坎为火,乾在前,天门,生门?火土金木水?天行健,少阴在日当中,大日照乾坤,不对?应该不是这样,这种方法和我的《七星幻星诀》的天机一样,如果真有这么简单我的七星步应该早就把这个阵法给破了当下他否决了这个方法,开始想到第二种方法开始冥想破阵,因为先前的失败他已经不敢轻易尝试因为先前幻阵对他的打击太大了,以至于在他的内心留下了阴影。

  如果他现在去破阵,肯定没有先前那么吃力,因为现在的老道,和先前的老道已经判若两人,境界上已经有了很大的提升,但是因为老道的胆怯所以不敢轻易去尝试者破阵了,他没有多少信心了,尽管老道得到了轩辕坤的真传。但是老道依然很怕。

  离为水。地门。坤宫,坤属阴,水火土金木?少阴足里落,天机不可测,还是不行啊,怎么办啊艮离震兑,我都试过了还是找不到一线生机,难道真的要死在这里,前辈的托付和晓飞的性命就这样搭上了,不不是这样的,我已经已经和以前不一样我可是可是尽得前辈真传,前辈学究天人一定给我留下了一线生机,我在来试试,有什么方法来破掉这个可恶的幻阵。

  此时的老道心更本静不下来。无法冥想不知道怎么办。就在这时远处的凌晓飞从睡梦中醒来。凌晓飞用手擦了擦眼睛,迷迷糊糊的的站了起来,然后申了一个大大懒腰,打了一个沉闷的还欠。有气无力的走了几步,凌晓飞的走路姿势非常的滑稽,好像喝醉酒的醉汉,但是隐隐约约间脚步虚浮却不是那种杂乱无章。

  好像包含了五行八卦之术在里面。老道听到那声还欠之后就把头侧向凌晓飞那边,他没直接喊出来。就被凌晓飞的走路姿势吸引。凌晓飞还没意识到自己出现了什么变化,或者说是自己不经意间做了些什么打破了这个僵局,可以说他们是幸运的,也可以说是因为老道的天资不错,在加上注意力集中,他们才有了逃出生天的可能性。他也没多想凌晓飞为什么会不会懂不懂这些东西,或者说是他无意识的乱走一通,反正这看似平淡无奇几步却成了破阵的关键。

  要是先前的老道就算在专心看,也无济于事,因为他的思路和思维只能到这个面,无法突破突破这个僵局,但是现在的老道已经不一样了那双明亮的眼睛聚精会神的看着眼前一个个脚印,生怕凌晓飞一会又随便走几步把原有的突破口给磨平了。

  说句实话凌晓飞不知道,也不可能知道他只不过是一个十三少的少年,怎么可能懂的这么深奥的要诀那,但是他偏偏走了这几步,又偏偏老道看见他走的这几步联想到了突破口这一切都只能说是天意,天意弄人,老天不让这两个人死在这里,所以给了他们绝处逢生的机会。

  其实那几步路只是一刻钟的时间凌晓飞清醒了过来,眯着半醒的眼睛看着老道:说到张叔叔您终于醒来。我等着等着都睡着了。都过去六个时辰,我的肚子都咕咕的响了。

  老道还在回想着刚刚那几步,一时没有听见凌晓飞说的什么,因为太过于专注,身体和眼睛都保持了一个动作,这下可把凌晓飞吓坏了,心想是不是走火入魔,这可怎么办啊,我刚刚醒来,张叔叔就走火入魔啊还让不让人活了啊,嘴上没说出来,但是脸上的表情已经出卖了他,顿了顿。他决定先用手在老道眼前晃了晃,老道这才反应过来是自己的师侄醒了,说到,晓飞我们被困在阵法里有多久了?

  凌晓飞大概的算了一下,不确定的回答到大概有六个时辰把,我现在肚子还在咕咕的叫那,然后脸红憨笑了一下,说到张叔叔你身上有没有带干粮我肚子好饿啊。都怪我平时也不怎么出远门所以身上一点吃的都没有快饿死了。因为刚刚睡醒,他似乎忘记自己被困在阵法里,当下才反应过来老道说了一个阵字,凌晓飞深深为自己刚刚说的话开始感到后海了现在这个时候食物和水是恨真贵的自己才饿了一顿,要是都吃完了以后怎么办啊!

  老道笑了笑了拿出身上仅剩下的几张薄饼,说到:饿了快吃把,凌晓飞看着眼前的几张薄饼心里暖暖的,当下摇了摇头,闭口不言。

  老道知道他是什么意思,然后把薄饼硬筛给他笑着说到:这么难吃的饼我可不想吃,我还要出去吃好酒好菜那,然后哈哈的笑声不绝于耳,凌晓飞说到:张叔叔你说什么?出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