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衣人并没有立即回头,而是身体微微抖动了一下,非常轻微,当时的我并没有发现一点,我才发现自己下意识的把名字喊的太亲切了,脸上不由的尴尬起来,今天可是来对决的,我深爱的女子要杀自己,自己无话可说,但是欧阳明月应该并不知道,自己对她的情,因为她对我只有恨,世间的事情其实本来就是这么奇妙爱与恨其实只有一线之隔,有些时候都是各自自欺欺人的借口罢了。

  我的双眼凝视着紫衣人的背影,脸上和双眼似乎没有多余的表情,刚才和现在可以说是天壤之别,如果刚才眼神中带有一种相思离别然后重聚的喜悦的话,现在眼中似乎没有任何表情平静如水,我发现自己好像在故意把疼隐藏起来。

  我平静的说到:许久不见近来一切安好?说话声音很平和,不带任何表情,好像昨天的那封信上的一切都和自己无关,对她的爱对她的恨一丝一毫都没有表现出来。

  紫衣人慢慢的转身,眼睛正视这我,说到:二十年,二十年了该解决始终要解决,这句话说的恨自然就像平时说话一样就这么顺口的说了出了,她没有急于动手而是静静的看着我,在这刻我感觉这个女子改变了很多,也许是岁月的洗礼,或者是江湖的沧桑,我在她的眼神中看见的只有冷漠和孤寂,容貌基本没多大变化只是更加成熟美艳,眉心中间那朵紫色火焰点缀让她更加的庄严。紫衣金边的服饰拙身让她显得更加孤寂,让人感觉她是那么的冷,我说到:当年那个青春热血一心为父报仇的黄毛丫头,为什么会变成今天这样?杀人如麻不分青红皂白,当年的你恩怨分明,而现在的你简直是麻木不仁。

  其实说出这些话我也有些后悔,当年如果我不接受欧阳老头的挑战他就不会死,虽然不是我直接杀死他的但是他的死多多少少和我有些关系,如果欧阳老头没有死可能我和欧阳明月就不会相遇,她也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没准在家里做她的贤妻良母这一切都和我无关,命运就是喜欢这样把人生玩弄,我心里想着,嘴里却叹息一声。

  h(酷s匠a网正3版…首发

  而她似乎想没有听见我的话一样,还是静静的看着我眼神中除了冷漠还带着一丝嘲讽之意,她没有多说:只说了一句动手把,说完手中多了一把紫色的长鞭,她没有立刻动手向我发起攻击,而是将功力凝聚在紫色的鞭身之上,隐而不发,看来这十年的时间,欧阳明月一定有奇遇不然不可能会有这么强的功力。静静的她说了一句,出剑把!

  如果是以前的欧阳明月一定会先礼后兵,先比断句,在比阵法,绝对不会如此决绝的动手,难道他实力暴涨之后就这么有自信,不对这应该不是自信,难道是有什么目的性的,她只是看着自己现在并没有动手,在这么远的距离我都能感觉到她那鞭子的那只手发出来的发出来的森森寒意,似乎只要一靠近整个人都会被冰冻一样。

  她一种没动手光用眼神这么冷冷的看着我,当时的我还是太蠢,她的心自己还是不懂,她的情自己也了解不了。

  我拔出了剑,右手执剑,剑套深深的插在她旁边的大树中入木三分,而她对这一切却视而不见,眼睛还是冷冷的看着我,我并没有立刻用剑向她刺去,只是右手执剑,因为本来我就打算用另外一种方式结束我和她之间这二十多年的故事,对彼此都未尝不是一种解脱。我心里默想:如果我的死能给她带来解脱那么我死又能怎么样?反正这一生我也算没有什么牵挂了。只是这一生最不甘的也不敢的就是无法向眼前这个女子表白。

  忽然欧阳明月动了,飘忽不定的身影,和那诡异莫测的轻功,让她整个人都感觉是那么的飘忽不定,其实这是真真意义上我和欧阳明月第一次用武功交手,因为前面十一次我们比的都是断句和阵法,这两个可以说阵法是我强项,其实我最弱的是断句,武功还是排在第二位的,之所以这么多年未尝一败而没有人来肆意报复就是因为我的武功还算可以,但是我几乎没有出过什么手。

  今天却要向自己喜欢的人下手,本来我打算在她面前自刎的可是又想了一下,欧阳明月和我有二十年的仇怨,积压如此之深,如果不发泄出来,会给整个江湖带来一场腥风血雨,所以我决定在和她交手的过程中死在她的手里,这样欧阳明月得到了发泄便不会去危害他人,不求他能够变回以前那个她,但是希望这件事以后她心里的仇恨之火会永远的熄灭。

  于是我执剑迎了上去,第一次感觉自己遇上了对手,现在的欧阳明月已经不是以前的欧阳明月,武功之高足以和我匹敌,虽然我这些年日子过的恨安逸,但是没有一刻拉下自己的武学进度,不是为了争霸,也不是为了自保,只是因为我喜欢练武,练武一直都是我最大的兴趣之一,从二年前的人庚境界到现在的地丁的境界了,武林之中也少有对手,虽然我不知道上官明月现在是什么境界,但是经过刚才的三十六次过招我判断功力应该和我是不想伯仲。

  剑开直道,气贯长虹,我的剑每一剑刺的都很直,因为剑如君子,君子者天行健,乾也,我和欧阳明月的身影在空中交战,不同的变化位置,剑与鞭之间好像在彼此呼应一样,欧阳明月手里长鞭宛如一条灵蛇,游走在我的四周,蓄势待发等待这我露出破绽的那一刻攻击,虽然我是打算死在她手了,但并没有一开始便故意赴死,这样做不能让她平息仇恨反而会增加她的怒火。

  因为当时我自以为了解欧阳明月,龙渊剑的剑体罩气围绕全身,保护者身体的一百零八个穴道,因为我知道鞭走险路崎岖尽,万云从中灵蛇舞,鞭是专门攻击人类周生的穴道,让敌人失去战斗能力,然后得到最终的胜利。

  太阳刺眼的光芒照在紫色鞭子上,紫色的光晕更加耀眼,就当龙渊剑和紫色鞭子交错在一起的时候,也是我们相距最近的时候,我一看是时候了打算赴死了结这场恩怨,却没想到的是另外一种结果,一种我想都不敢想的结果。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