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沉默了,这封信的能容让我叹息,更让我伤心。我觉得故事的结局不应该是这样。我不希望欧阳明月把对我的恨发泄在别人的身上,世人是无辜的他们有妻子儿女,父母亲人,他们和欧阳明月没有仇,但是欧阳明月为了引我出来竟然,要血洗武林,她的怨念已经积压太深。

  但是我经过二十一年的自省和感悟心中的狂傲慢慢消失,取而代之的是谦卑和沉稳,或许我真的老了,二十一足以把一个青牛变成中年人,我没有了年轻时候那争雄天下的想法,只想静静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名利心也淡漠了很多,以前执着于胜负,现在只在乎应不应该,如果违背人之本心,人或者便没有意义,终日为名为利我已经累了,现在的我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和尚,如果她真的要杀了就能解恨那就杀把,因为这个女人是自己深爱而不敢表达的女人死在她的手里也不是一种解脱。

  事情发展到最后总有一个人要承担,那就一切让我来承担,我只能在心里默念,明月我们天生是对立,希望下辈子再遇见你,可以和你在一起,慢慢走出房间,拿着信封的手,随手把信扔进了在做饭的炉灶里。大火快速的侵蚀着信封一眨眼的时间那封信就化为灰烬。

  人生事,几度离别,秋风起,看尽繁华。我是平常一样背着个竹笼上山采药,饭早已做好在锅中,好像刚刚信里的一切和自己无关一样心情异常的平静,为什么会这样,自己不应该是现在这样的,我无极宗上上下下一千多口人命被欧阳明月杀害我竟然没有一点情绪波动,说出来别人以为我是疯子或者精神受刺激变成痴呆了。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以为我自己应该一怒之下,马上去找欧阳明月,然后杀了她,这是应该是非常正常的表现,但是我没有,怎么感觉死的那些人和自己没关系似的那都可是自己的弟子和亲人啊,虽然我没有亲人,因为我没有妻子儿女,没有父母我是被人从狼窝里找到的也去我是狼养大,也是我的父母是被狼吃掉了。反正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我只知道自己身上的两条手背风别刻着轩和猿两个字所以我叫轩辕,对于这些更本不重要,因为我更本不在乎,在十一年前,我爱上了那个女子,我只在乎那个女子,所以哪怕被她杀了我也只在乎她。

  日子一天的一天的过去,我在等在着和欧阳明月见面的那天,因为我很想见她所以我很想见她,这些日子里,我把那个我最看好的后辈喊过来,我的一身所学都和他讲了一遍,那个后辈虽然资质一般,但是天生纯厚,心地纯良。所以我特别看好这个孩子他没别的孩子那样的才智但是他比别的孩子勤奋,他也没有我少年时那种放荡性,非常的随和看起了傻傻的但是这种并不是笨,我知道这个孩子将来一定可以成事,所以对他我几乎毫无保留,因为我感觉这次有可能就回不了。

  我所以的东西都只说了一遍不是因为怕没有时间,而是觉的这样做好,他能够领悟多少就是多少,一切随缘,看他自己的造化了,虽然资质平凡,但是却不是很差,而且够勤奋,哪怕不能成为绝顶的存在,我也能够想象到将来一定在一流的水平。

  十几天的时间我便我把的所学全部都讲了一遍剩下的时间我都和那个后辈对弈,在黑白之间游走,在阴阳之处感悟着天道,和欧阳明月约定的前一天,我便叫那个后辈早早下山。

  至始至终我都没有告诉他我叫轩辕坤,也没有问他的名字,但是那个孩子临走前和我说,他叫萧羽痕,用很真诚的眼睛看着我说到,谢谢前辈的教导,问我有什么吩咐样子十分恭敬,她没有主动问我的因为他知道即便问了也没有答案,我最后只和他说了四个字“误失本心”。那个后辈郑重的点了点头,我说,快些离去把,去需要你的地方,后辈没有多说,向我行了一个礼便转身离去,看着年轻人远去的背影我嘴里默念萧羽痕,这个名字和他的性格不符这是一个凌厉的名字,我在想也许以后会有很多人知道萧羽痕这个名字把。

  慢慢的我走回了自己的茅草屋,开始整理自己书籍,棋盘,整理完以后,我便开始做饭,此时天已经黑了,今夜的风很大很冷,而且冷的刺骨,明明不是冬季,为何这风这么冷,把门窗关上后我便像普通人一样坐在灶台口取暖,我似乎已经忘记我是会武功的人,自身的功力完全无色这寒冷才对。

  却偏偏向一个普通人一样坐在灶台前取暖,饭做好,这可能是我在这里的最后一餐,默默的我开始吃饭,一个人生活了十年每天都是一个吃饭,为什么今天我会感觉到这么孤单,自己这是怎么了,为什么会这样,不明白,也不想明白,因为有些事情不需要去深究,今天是最后一个平静的夜晚,过了今天一切便不一样了。我回想着以前的事情,从扬名立万,的阵法高手,到所向无敌的阵法大师,直到遇到欧阳明月这个女孩改变了他的一生,也许这就是命。

  平常的时候自己都会哪一本古籍在手里看,或者出去看星星感悟天道,今天却一直在回忆,嘴里默念欧阳明月十年情愫,上天为什么要让我和你相遇,然后又让我们对立,这个夜很凉,很静,也特别的悠长,因为我一夜未眠,不是害怕了睡不着,反而内心有种莫名的冲动,当一个不在乎输赢,不至于生死,不囿于对错,那这个除了情便没有其它了。

  许久我便打坐开始调戏。虽然没有睡觉,但是一样起到了睡觉的作用,如果我今天睡觉或许反而会音响自身能力,因为想的太多。

  酷匠网◇正。版o}首/;发

  随着第一声鸡鸣,一缕阳光透过窗口照像眼帘,我睁开了眼睛,整理了一下衣服以后搭理了一下自己,因为今天是去见自己喜欢的女子,虽然她要杀我,但是我依然爱她,我把身边最体面的那件衣服穿在身上,一席蓝色长袍配上金丝玉带,手里握着我的九星龙渊推开大门。

  静静的我看见不远处,有一个一席紫衣的人正背对着我负手而立,长长的白发很自然的垂在脑后,我感叹一声。-。

  长发虽已及腰只是青丝变白发故人是否依旧十年情愫难忘怀月儿是你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