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夜很静甚至静的有些可怕,对轩辕坤和欧阳明月来说这个夜此生都无法忘怀哪怕是坐化的那天,哪怕是现在只有一丝残念的轩辕坤(无色禅师)他都没有忘记因为那一夜已经刻画在他们灵魂的深处。

  看着那飘雪的夜空轩辕坤也有了一丝惆怅,但是更多的是狂傲和不屑,对我当年就是这样目空一切对世间的事情都不再意,当然我也有在意的那就是输赢,在我的字典里没有失败,当时的我就是这么一个狂妄自大的人。

  欧阳明月紧盯这那狂妄的青年,这个自大的家伙,这个他眼中的杀父仇人,眼神中充满了怨恨,杀戮,还有不屑,因为他不相信,也不敢相信,就算他那个她眼中狂妄无比的轩辕坤被誉为中原武林第一阵法天才他也不可能破的了玄牝老人的断句,一千多年的叱诧江湖的玄牝老人,被世人比作上仙,当然不是真的上仙,如果是仙人就不会死,但是这个世界上没有不死不灭这一说,但是玄牝老人发扬了奇门之术,他虽然不是第一个使用奇门遁甲的人却被世人称为阵祖。而且他的武功也到了世人无法仰望的武道巅峰,天甲的境界那是传说中才有的境界,所以他的断句除了玄牝老人本人欧阳明月深信应该没有人可以破解他的断句。

  }_酷p匠网#H首发

  我和欧阳明月对视了一眼,从他的眼神里我看到了无数中表情,但是我最在乎是她眼神中的不屑,不屑代表他完全不相信自己有这个能力破解这个断句。虽然后来我才知道这是玄牝老人的断句心里微微惊讶,但是我知道以前我便在无意中破解,心里想着不知道是天意还是我运气好给破了。

  我把自己破解断句的那几句话重复了一遍。这次我很大声的似乎想让全天下的人都知道一样,因为我很自豪,我竟然能破解玄牝老人的断句,我一个字一个慢慢吐出来,深怕错半句,离为负,坎为正,阴阳逆转,道行。大道五十,天演四十九,故留一线生机,违乾坤,倒五行,天命不可违。

  欧阳明月这次听的很清楚也很认真,一字一句,她仔细回味我说的每一个字,不放过任何一个细节,对每一个段落都深究了千万遍,过了一会,她颤抖着抬起右手用用食指点了,我一下,说到:你是怎么想到的这不可能。不可能,我看着欧阳明月憔悴的面容心中充满不屑,但是表情很淡定,说到:运气好而已,此时的欧阳明月嘴唇发白,瞳孔里有些细细的血丝,整个人好像老了十来岁看起来非常的憔悴,向天空大喊,贼老天,为什么为什么,天道不公,天道不公,面如死灰已经忘记还有一场阵法的比试了。连玄牝老人的断句都给这个家伙破了天下可能没有人是他的对手,除了失落还有不甘,但是现在已经没有任何办法,阵法自己肯定比不过这个家伙,打又打不过,看来父仇是报不了。

  欧阳明月失魂落魄的抬起头,一双空洞无神的眼睛看着我,说到,来吧你想怎么办?要杀要刮悉随尊便。声音木纳不带任何感情,此时我心里竟然出现了一股莫名的同情这是这么回事?在我的字典里从来都是没有仁慈这两个字,今天是怎么了。跟何况眼前这个女人可是要至自己于死地的人啊,我当时竟然说不出话来,这换了平时肯定先奚落一番,然后走人,因为我从不杀人,那些因为我而死的人都自杀,或者被我气死的。

  过了一会我说到:你这个小黄毛丫头,瞧你那样,还想为欧阳老头报仇就你着水平就算在钻研一百年也不是本少爷的对手你就死了这条心,想挑战就到无极宗来找我,本少爷恭候大驾。

  我说完这句话就落步走下山去,把她一个人留在了泰山之巅,事后每隔一年欧阳明月便要来无极宗找我一次。每次来无论是阵法还是断句都输给我了最后被我骂的狗血淋头的走了,我们这样一来以往前后见了十一次面,也可以说认识了十一年。

  这十一年的时间,他每次来断句和阵法都比前一次要难对付的多,可是终究还是败给了我。到了第十二年那年她没有来一点音讯都没有,我才发现自己慢慢爱上了这个姑娘,她虽然是来杀我为父报仇的,但是前前后后交手十一次认识十一年。

  后几次交手我便开始把她当朋友一样对待了,我竟然爱上了一个要杀我的女人而且还离不开她。那一年我感觉生命是那么的无趣,一切事物在我眼里是死了一般没有生气,我不敢去找她,因为我怕我找到她会控制不住自己一把他抱着,说出那些对她表白的话,她肯定不会接受我,一定以为我是在戏弄他或者以为我傻了,有过了一年,我辞去无极宗宗主之位,在我和她第一次见面的泰山之巅,出家故意我佛,一间小茅屋,一个人,一屋子书就这样安安静静的过了十年,十年件无数阵法高手向我挑战,我都一一接受,但是没有那是的我一样只在乎输赢,赢了就奚落别人,我还时常的指点一些资质不错的晚辈。

  突然有一天我听到了一个叫欧阳天仇的名字,江湖传闻乃百年难得一见阵法高手,而且还是一个身负惊天魔攻的魔头,在江湖掀起一场,一场腥风血雨。听说她残忍至极,到处杀害江湖中人,武林正派人人自危敢怒不敢言。

  我当时也没多想就默念了一下欧阳天仇,原来不是欧阳明月,看来她不会在出现,唉。突然有一天我收到了一封信,一封用学写成的信,我才明白原来欧阳天仇就是欧阳明月,信里字字血泪,字迹是最小的徒弟,宇文凡所写,就几段话,但是字字悲伤,说魔女上山寻仇找不到我,就一口气杀了无极宗上上下下一千两百多人,我无极宗当时也算大派竟然一夜只见被灭门,仆人,牲畜无一幸免。

  我是出去云游才没有遭到毒手,魔女走时,用弟子的血写到,二十年恩怨一朝了,我爹死祭那天泰山之巅一绝生死,如有失约我必让江湖不得安宁,我看来信心里叹息一声,没想到她积怨这么深,早知道当年就不应该留她在世上,或者说留我在世上,相处十一年,认识二十一年,生命中那个曾经自己喜欢的女孩因为自己变成了一代魔女,除了叹息,心里只有悲哀。

  该来的始终要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