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呼风声起,马蹄落。青草动,春江秋水,看似年华老,俱往矣。多少少年,多少事,今朝是否依然了。诗云,一个老道士倒着骑了一头青牛拿着一个大葫芦在喝酒,一边念叨着他口中的这首词,只见那道人头发花白,看似年龄五六十岁的样子,但是脸上却没有半点皱纹的皮肤,光看脸的话以为这道人只有三十出头的模样,而道人的双眼确是哪么的深邃,仿佛在他眼中世间万物都好像经历过似的,眼睛平静的目视远方的山头,嘴里好像有在念叨那首词了枉然空。不知少年,非少年。

  老青牛走的慢老道也不催促,一副悠然自得的样子,一边喝着酒一边看着四周的风景,不一会就向拿大山深处走去,咚咚咚咚。一阵钟声响起,走着走着老道就来到山顶,他缓缓的从牛背上下来,步伐轻盈,丝毫没有带起一点灰尘。双脚落地没有发出一点声音。

  只见他左手拿着一个大葫芦,右手捻法住一个浮尘(注解大家一定都看过神雕侠侣把李莫愁一开场手里就拿了一个,那是她为了施展暗器冰魄银针和浮尘功所用的,并不是只有道姑才能用浮尘,道士也上可以用的。)他微微抬头双眼向上看去,口中默念,“风化寺”已经好久没来这里了不知道我拿老友过的如何,当下一步跨出就像寺院内部走去,看了看四周的景物叹到物是人非,物是人非啊!

  3、看正x版j◎章“m节…上;酷b匠-网¤n

  原来的小松树已经不再了不知道是不是老不修,没柴烧火,给砍了还是怎么了,原来的菜园子,现在也不种菜了,看他的样子好像改了一个不大不小的练武场,大概有一丈三尺见方的样子,不知道是拿老道用来干什么用的,老道继续向里面走去,看了个大概基本没发生多大的变化,也没有多少改动。家具的位置还是照旧,突然一颗小石子正想他疾驰而来,老道眼中一定很淡然伸出左手,把葫芦往天上一制,只见他手掌轻轻一抬立即化作一道虚影,老道目测了一下。连带起一道很强的内径不过只是范围很小的那种,一阵清风吹过,老道的两根手指牢牢的夹着那颗小石子,他慢慢的把头转过身去看向林丛,树叶发出了一点点轻微的响动,隐隐约约好像有物体在移动,默默的老道微笑着慢慢提起左手暗暗把功力凝聚在小石子上准备蓄势而发,眼睛看上去和平淡实在一直在观察着周围的微妙变化。

  清风吹过,树叶发出阵阵响声,不知道何时,老道眼中精光一闪,左手石子风驰电逝般向林建舍去,速度飞快好似流星赶月,蕴含了爆炸性的力量。之听啊呀一声一个少年模样的人从树上掉了下了。老道微笑着快步走向前去,不紧不慢的说到飞儿有在贪玩了。几年没见轻功和内力到长进了不少,尤其是这流逝易云步更是进入佳境了,看来你师傅这些年在你身上下了不少功夫啊,这身法在当今江湖也上数一数二的,看来你小子就算遇到骑强敌打不过保命还是没有问题的啊,老道沉声说道。

  少年郎都都的愣了一下,没反应过来以为刚刚是师傅来了所以才用小石子发起攻击,试试自己的功力长进的怎么样了,但是当他目视前方的时候才发现自己错了,原来不是师傅啊。因为很好分辨自己的师傅是一个光头光脑的和尚,可是面前这个人是明显有发髻的,愣了半晌,他惊叫了一声,然还高声叫道张叔叔,张叔叔原来是你啊!你好久没来看晓飞了!说着,兴冲冲的跑上前去拉着老道的手,急促的说道张叔叔你这些年都去那里了,怎么一直了无音讯,说完少年郎用埋怨的双眼盯着老道似乎在说,不说清楚我和你没玩的样子。

  小孩子始终是小孩子那股天生的单纯撒娇看的老道心里真叫一个喜欢,老道沉声到:晓飞叔叔有非常重要的事情忙活了很多年这才抽空来看望你们师徒二人的,实在是抽不开身啊抽不开身,老道不紧不慢的的说道,少年有些好奇什么事情,但是他知道有些事情不是自己这种小孩子该知道,虽然眼前这个老道对他十分喜爱,但是有些事情还是不会和他多讲。

  一方面是少年太小听不懂,另一方面则是老道觉的有些事情还是不说为妙,不然会给眼前这个少年带来杀身之祸,这样反而是害了他所以,少年自己也知道不能问的太多,老道说道:晓飞这些年都好吗?生活的还好吗?武功练得怎么样?

  我教你的那些五行术数,奇门遁甲有没有融会贯通?老道先发制人。一连串的问题把少年问的不知从何说起。

  少年顿了顿,然还高声说的张叔叔你也知道我们这里是什么地方一年四季,十几年如一日生活吗,还不是老样子啊,从小到大我就没吃过几回肉,天天青菜豆腐,吃的我都快变成甘渣了你看我瘦的样子,随便挂起一阵大风就能把我吹到九霄云飞了,少年说道:脸上单纯的表情仿佛全世界都欠的一样,其实少年身体一点都不瘦弱,但是也不是非常的健壮。

  中等偏瘦的身材加上他拿灵巧的身姿活像一个活奔乱跳的小猴子,然后少年又说道奇门遁甲,五行术数那些东西太难了老是记不住啊,还有什么方位啊,星位,乾坤天地的反真非常的麻烦,没办法啊而且我的算数也不好,在说了这些东西我感觉没多大用处只要武功和轻功好就差不多,武功好就不会被人欺负,轻功好打不过可以跑啊,少年高声对老道说道,张叔叔你说是吧?老道微微摇头叹息到你这小子。

  伶牙俐齿的在过几年我这个老糊涂就快要说不过你了,老道沉声说到,少年脸上立刻露出单纯的傻笑,说道张叔叔你过奖了,你教我的流逝易云步我一直敏记于心,说着就把口诀背了出来,奥理其意,观天地之阴阳变化之无穷,其位九宫八卦,无名则明,道而天机,不可谓,上至天,下至地,少阴足之肺经,交于手少阴之三焦经,会至太阴足涌泉,则而通也,为天之道必终于太阳之百会,的天之力,过于阴阳二脉,可大乘。少年一字不差的把流逝易云步的总纲背了出来,老道听了心满意足的的笑了笑,说道果然是可造之材。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情豆未开说:

新书开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