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见到我爸的干女儿,苏烟,我正被我爸一脚从桌上撂倒,陈大字型躺在桌下。

  那天她穿着修身的棉质白裙,长长的头发,随便一站硬是站出了倾城倾国之姿。当然这句话是后来肥羊说的。他的原话是,尼玛,苏烟一现,整个歌舞厅都亮了。

  苏烟的好看是公认的,白皮肤,大长腿,凹凸有致,她基本上满足了我对女性的一切要求,但是,我不喜欢她。

  那天是我生日,带着一群混世魔王包下整个夜城歌舞厅随便嗨。甭管是几代,夜城,我们家基本上就是个土皇帝。从出生以来,除了我爸,我爷爷,我就没怕过谁。对我爸,我那是真的心里怵得慌。

  %最7新章O节Tn上#酷4匠J网#

  当时,我正站在桌上,喝的东倒西歪,底下围着一群穿着几块布的公主小姐。在我被射下来的一瞬间,有一股窒息的寂静。

  不用回头,从这力度,精确的角度,我第一个反应就是跑,我说过,敢打我的人就我爸我爷爷,但是有这力道的,除了我爸,别无二人。我爸打我,向来往死了揍,但只要当时跑掉,绝不,秋后算账。多年来,我这身手也被练得极为灵敏,只要没有意外,跑掉绝没有问题。而,苏烟就是这个意外。

  人对于忽然出现的美女总是多看一眼,就这一眼,使我的速度硬是来了个急刹车,然后撞到了我爸的拳头上。我觉得我爸是多次都没有逮到我了,这次好不容易抓到现行,捏了捏拳头,把我从里揍到外,等他老人家热够身,啪的一身把我像丢垃圾一样,丢到了地上,留下一句“给我滚回来”,转身轻飘飘的走了。

  我盯着苏烟,看到她一开始,震惊的张开圆圆小嘴,瞪大眼镜,尼玛,这个表情由她做出来,居然这么可爱。看到我在看她,估计是有损形象,她一下就捂住了嘴,不知道想了什么,视线转了一圈,放下手,朝我咧嘴一笑。

  我并不知道她是谁,但是跟在我爸后面的,这种女人我见多了,不就是个小,趁着年轻漂亮,图的不是我爸的钱就是我爸的权。做官做到我爸的份上,要什么样的没有。后来我才知道,原来我小看了这个女人。

  我爸走后,肖姐带头围了过来,一个个嘘寒问暖,但都绝口不提刚刚的事,靠在沙发上破罐子破摔,我脑子里却一直是苏烟那迷之微笑。

  我爸既然已经找来了,晚上是肯定要回去了,即使我不回去,这些人也会小心翼翼地把我“送”回去。我们家是土皇帝,但是这个土皇帝是我爸,打江山的是我爷爷,现在坐着江山的是我爸,我只是传说中的二代。幸好,我爸就我一个儿子,不然这太子爷的位也轮不到我坐。

  当天晚上,我那留血的鼻子还没止住,肖姐坐在我的旁边,肖姐只比我大几岁,但是她已经是夜城歌舞厅一半的股东了,我们的关系很复杂,彼时我枕在她的膝上,正享受着美人的服务,就接到了我们家老佛爷的催命call。无奈回家,当时我只是对老佛爷口中的狐狸精感到好奇。我有一瞬间闪过苏烟的那张要命的脸,但是随后又否决了,苏烟看起来跟我也差不多大,即使我爸口味独特,我妈从可是从千万大军中杀过来至今独享宝座的老佛爷,这么个丫头不至于自乱阵脚啊。我不知道,还有更大的惊喜在等着我。

  我爸不仅把苏烟带回家,并且要认苏烟做干女儿。这年头有钱人认个干女儿,鬼都知道是啥意思。不要告诉我,这只是个单纯的事情,如果苏烟长得跟如花、凤姐一个样,我就信。在我们家没人能阻止我爸,唯一能阻止我爸的我爷爷不知道被我爸以什么理由说服了,坐在椅子上当背景。

  我妈黑着脸,看来是死活不同意,但我妈想什么,我这个从她肚子里出来的还不懂,我往沙发上一靠,四脚摊开,外套顺手甩在一边,“那我该叫她姐姐还是妹妹啊?”

  在我们这样的人家,这是个很严肃的问题,我爸看到我的坐姿,是要发火的。我爸一直骂我纨绔,不学好,但是他老大有没有时间管我,只能在极少数的见面时间抓紧时间“照顾”。这似乎已经成为了习惯。然后这个问题就不了了之了。我估摸着,我爸就趁着教训我当作台阶下了,毕竟,自己的女人被儿子叫做姐姐或者妹妹怎么看都不合适。

  苏烟最终没有在我们家住下,但是我们却成了同学。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