洞口里面都是有燃油灯的。那些火炬中的灯光非常决裂的燃烧着。

  看了看洞府四周的坚硬的墙壁。洞府里雕刻着,类似与变色龙一样的生物。那些浮雕形象栩栩如生,头部是罗露在外面的。不过也有很多的美女雕像。穿着丝绸衣服,有些长带随着腰部和肢体抖动着。海奇贴在杜江身体后面然后摸着杜江的一个胳膊说道:“哥哥,我好冷啊。这里怎么像冰窖啊。外面这么热,而里面真是冰火两重天啊。”

  因为杜江也只穿了一个衬衫,没有衣服给海奇,于是说道:“再忍一会,说不定里面就暖和了。

  “杜哥,你能不能抱着我。我有点冷。”海奇故意摆出可怜的腔调说道。

  “如果冷,那我们就加快步伐,多运动就热起来。”

  “那你就不能借给我点温度吗。我知道你的身体很温暖的。”

  “不是温暖是火热好吧。但是我不能抱着你,男女授受不亲知道吗。你如果冷了,就用手自己搓一搓,摩擦生热吗。”杜江用手弄了下自己的身体。虽然有些冷,可是还是忍了下来。

  海奇心里生气的想到。自己都不知道杜江是不是男人,一点男人的气概都没有。或者唯一证明的一点,杜江对女人不感兴趣。

  两个人在进入祭坛外的围栏上,偷偷看到了里面的一些情况。那些教徒都是非常清秀的女生。额头上的月牙隐隐有些发光。里面发出一些振兴神教的许多口令。

  在神月教祭坛上中间,放着一个玻璃棺材,棺木中有很多的花。不过可以看到那是岩松镇,镇长的长女舒婷。舒婷是五年前加入拜月神会的。那时只有3岁就被祭祀收养。因为这个女孩,天性冷血。五行属阴,所以练习幕月神功是非常有利的事情。幕月神功是在月圆之夜连起来的。每个15月圆之夜。都要在月光下习作内力。调整整个身体的气力。由于长得面容较好。后来被至尊月老封为贵妃。不过由于女子身体被冰毒所侵,造成体力衰竭而死。而现在的身体,上面布满血管,整个身体开始萎缩。像一个枯萎的茄子。周围好多的信徒都在顶礼膜拜。几个佛教超度者念诵着经文。舒婷只有借助蝙蝠血才能让身体焕发生机。蝙蝠血的功效还有一点,就是疏通血脉,养颜的作用。对肌肤也比较有疗效。

  &#更新Hg最…快)?上√酷,/匠☆)网z

  祭祀把一个红色的瓶子拿了出来。把上面的封印拿掉。然后一缕气息跑了出来。一个透明的灵魂出现在祭台上,那个透明的灵魂,没有皮肤,只有一个浑浊而鲜红的血肉,这个灵魂就是至尊月神的魂魄。至尊月神,走到那个冰棺面前。然后用阴森的语气说道;“月神教复兴的时刻就要来了。虽然我的精神体不灭。可是元气不足,可是要修补肉体,我现在还没有找到确切的方法。听说,血蝙蝠积聚万人之血,如果用蝙蝠血作为自己修复的药材。那么也不是没有可能让肉体从腐烂中复活。”

  祭祀连忙跪下说道:“月神,您说的对。您掌控天下的日子,日子指日可待。”

  月神吹了一下口哨,五六只吸血蝙蝠都飞了过来。祭祀用魔杖一挥手,蝙蝠落到了祭祀手里。祭祀用手把蝙蝠撕裂开,然后把血放到旁边的杯子里。接完以后,一点一点的让棺材中的舒婷喝下。舒婷从棺木中做了起来,她紫色的肉体开始有了血色。那些伤口开始愈合。她从棺木中走了过来,然后走到月神面前:“对不起,我让你失望了。蝙蝠之血如此短缺,还让你去破费。我真是感到愧疚。”舒婷吻了下月神。并把头发盘绕了起来。

  “你跟随了我这么久。如果不是你帮我用自己的气血维持我的血脉,你得身体也不会破损这么厉害。不过一切都要过去了。还有7只吸血蝙蝠,找到这七个蝙蝠,我的肉体就可以复活。到时候,一切的愿望都可以实现了。只要我的肉体复活了。我才能让我退去的功力重修。”月神含情脉脉的看着舒婷。他丑陋的精神体,上面可以看到有些血在不停地流淌。而整个身体是透明的,可以看到器官。

  几个月神教女人把杨乐带了上来,然后至尊月神精神体说道:“你帮我孵化吸血蝙蝠。交给他们孵化的方法。”

  杨乐挣脱开绳索。然后说道:“饲养血蝙蝠的方法。在古书都有记载。必须在千年古井中。而且由于蝙蝠生性凶猛。必须挖一些腐尸当做其食物。你以为想要养就能养的吗。这需要时间好吧。”

  至尊月神,大声的咆哮了一声。他张开了嘴。那个嘴大的足有一个皮球那么大。他哈了一口气,然后气氛的说道:“我不管,五日之内。给我凑齐5坛蝙蝠血液。如果办不到,我就杀了你。”

  说着被带到了地下城。而杜江虽然兴奋地看到杨乐可是由于教徒太多,又怕被对方发现所以九偷偷地离开了。

  杜江和海奇在背地里知道了整个月神教的秘密。杜江望着那些教徒说道:“要想阻止月神复活只有一个方法,就是找到月神的肉体。现在月神的精神体已经从封印中打开了。月神想要用蝙蝠血。复活自己的身体。所以我们必须在月神复活肉体以前,找到月神肉体的存在。”

  两个人从山洞里走了出来。已经傍晚了。他们走过半山腰,一直朝着山顶走去。此时太阳已经落山了。整个山丘空荡荡的,一些猫头鹰在不停地叫着。为了不让这些教徒发现。两个人一直跑到山顶上。山顶有一个亭子,站在亭子中,可以看到整个山丘以外的世界。

  两个人摘了些椰果,然后开始吃了起来。看着外面的月色,海奇拍打着身边的蚊子说道:“早知道咱们就下山了。山下有旅馆和饭店。跑到这上面来真是一点意义都没有。”

  杜江站在亭子的中央,中间有一个大的石碑。不过看不清上面的字。杜江笑了笑说道:“下山路太长了,咱们下山要走半天多时间不够费工夫的。现在住在山上不是可以欣赏下这里的风景吗。”

  海奇吃着椰果,只吃这种食物竟然有些决定不符合胃口。于是把皮咬掉,只吃中间的果实瓤。

  海奇说:“欣赏个屁啊。这种破地方,大晚上什么都没有。连个睡觉的地方都没有,在这里喂蚊子啊。”

  杜江把一只脚搭在坐台上,然后望着远处的灯火,竟然有些像阑珊的梦境。于是笑了笑说道:“还可以欣赏月色啊。快到15了吧。月亮怎么那么的圆呢。在这个山头看上去好像大了好多。”

  海奇扔掉手里的果子,跑到亭子边上,有些风哗哗的吹了起来。周围显得更加的冷清。而那些拜月神教,就躲在这个山中间的洞府里。在这种山林里生活真的需要勇气。想到神月教背脊还是有些发麻。

  “这里空气还可以。是个修身养性的地方。”天色完全黑了下来。杜江的身体只有一个轮廓。不过声音却非常的响亮。让空气少了些寂寞。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