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更h“新最cL快_?上E酷L匠f网

  “对了,你在外面照顾好自己。你和海奇在一起吗。我看到那个报纸上有你俩的照片。”素真笑着说道。

  “是的,我对这地方不熟所以就找到海奇了。”杜江轻声说道。

  “真是羡慕你们可以满城转转,而我只能在学校这个一亩三分地学习了。唉。就像奴隶一样。”

  素真在电话中抱怨道。有些想念开始不停地袭来。杜江离开自己以后,性格一下子沉闷了许多。早知道,就和杜江一起出来了。

  “我们可是耗费的我们的大好青春才出来的。俗话说,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在外面是风光可是也是浪费的青春啊。”杜江似乎也是充满羡慕的说道。

  “什么青春啊。青春应该好好地谈恋爱,好好地周游世界,享受美食。我觉得在学校哪一点都占用不上。”素真委屈的说道,想到学校中,多种的规矩,禁止谈恋爱,禁止穿奇装异服,每天食堂里那些大锅饭。一种厌恶也开始形成。但是想到自己需要有个目标,而这个目标就是一个合格的毕业证,还有超能力会员证。这些都不知道以后有什么用。但是每个人三年苦读无人问津,不都是为了一举成名天下闻吗。

  两个人挂掉电话。于是走开沿着小城的明和路往前走。正当两个人路过,街上的人熙熙攘攘的。好多摊贩开始在街上叫卖。穿过移动厅时一辆黑色的别克停在了两人的身体前面。然后下来了一个拿着挎包,穿着高跟鞋,有着身孕的少妇。少妇那身黑色的纱衣比较通透,可以看到细腻的肉体。不过脸上带着一个黑色的面纱,所以有些像欧洲的贵妇人。

  女人叫布鲁克伯爵的妻子,是议会成员。这次也参加了莫里斯的投票和选举会议。几天来通过筛选,莫里斯得了第一。和第二名相差100多票。这个票数和当时杜江的预言不谋而合。伯爵妻子知道此事以后,想要占卜下自己未出生儿子以后的命运。伯爵妻子已经怀胎8个月了。眼看就要生孩子。可是对于孩子的未来,一向是母亲最关心的问题。伯爵妻子的愿望,要一个儿子,以后当一名政客。

  伯爵妻子摘掉眼镜。从车上走了下来。抱着一个泰迪狗。小狗脖子上卡着一个刻着名字的铜牌。不是很大。但是一点不安稳,在伯爵妻子的怀了用头一只嗅着女人的下巴。伯爵妻子露出两个染着眼影的眼镜,因为天气比较热。所以用手遮住了太阳。

  “你俩给我来一下,我找你们两个有事情。”伯爵夫人用细腻的声音说道。他的唇染得非常红,青春已过,不过皮肤还是有些衰老了很多。脸上有些坑坑洼洼的坑印。

  “什么事情,我们不认识你啊。”海奇看了一眼这个贵妇人。想要带着杜江走开。

  两个保镖走了上来,拦住了两个人的去路。不等两个人说话,就一起被带到了车上。

  两人被带到了一个别墅区。别墅区在一个山丘的腹地。总共有五六栋建筑。那些建筑围绕在优美的绿化带里。小路是用,鹅卵石铺成的。弯曲的小路旁边是复古的路灯。路旁边都有雕刻的非常完美的动物。有小鹿,斑马,大象,这些石头样的动物,停留在草坪上,或者有的停留在花园的旁边,草丛里有专门的喷水设备,可以看到有些水,从里面喷了出来。走到一个高雅的别墅里。

  两个人被带着来到了室内。墙上贴着大的壁画。里面有铜质的那种装饰品。伯爵妻子把面纱摘了下来。然后把狗狗放到沙发上。

  “你们不认识我,我可认识你们,都上照片了啊。那个报纸上不是说你们是通灵者吗。都制服了一起恐怖事件。”伯爵妻子轻声的说道。

  “不过是巧合罢了。你找我们什么事。我们还有事情呢。所以还请这位姐姐不要占用我们的时间。”海奇有些不满的说道。自己想离开,可是看到两个保镖在旁边,于是心里有些忐忑。不知道如何是好。

  “我一般在热天都不外出的。回来身体都湿透了。我是想让两位帮帮我,给我占卜下我儿子看看以后会是什么样的命运。我以前有一个女儿夭折了。所以我们现在想知道现在的孩子怎么样。”伯爵妻子动了动身子,让保安把那个百叶窗打开。

  杜江没有说话。不知道想要表达什么。于是就坐在原地看着海奇说话。“你要给你儿子占卜,把你儿子叫出来啊。我们看一下。也好认识下。我们这个小哥是占卜的大师。你可以找他。”海奇认真的说道。

  伯爵妻子,用非常小而精致的扇子,在自己的脸上划拉了几下,然后轻声说道:“看你两个年龄不大。不过真人不漏相。这个小兄弟,你给我儿子算算。”

  杜江咽了口唾液。咳嗽了一下,由于长时间不说话,声音有些沙哑。也因为太热的缘故。口里有些干渴,可是又不好意思要水喝,于是就粗声说道:“孩子呢。我看看就知道了。不过我给你占卜了,我们就离开这里。”

  伯爵妻子笑了笑说道:“好的好的,那就占卜吧。我儿子还没有生出来呢。不过我已经检查了。是个儿子。所以你给我检查一下。看看我儿子的命运如何。”

  海奇不满的说道:“不是吧。您这是太心急了吧。哪有不出就想知道孩子什么样的。时间都是一步步向前的。再说,你孩子要想成就也需要20年呢。知道和不知道有什么区别。”

  伯爵妻子,喝了口水:“话是这么说,可是我们现在都四十了。这么大的家业都需要继承。如果我们孩子不争气,或者有什么闪失。那么我们的一切不都完了吗。你还是占卜下吧。”

  杜江用手,把视网膜鬼瞳放好,然后看着伯爵夫人,一阵红色的闪光以后,杜江看到里面蠕动的婴儿。从那个婴儿身上,鬼瞳视网膜开始传达预言信息。

  “你的儿子会长成一个成熟稳重的男人,而且事业有成,可是您的儿子会在出生后,就要头戴白布告别自己的父亲。所以您的丈夫和婴儿到死不会见面。”杜江认真的说道。根据杜江预言那个孩子的丈夫会在孩子出生前两个月,在一次酒后驾车中去世。而儿子在丧礼中出生。

  伯爵夫人勃然大怒.“你这巫师到底在说什么。什么狗屁出生后头戴白布,你是说我儿子克父吗。如果这孩子克夫,我现在就把这个海子打掉。”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