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莫里斯换了一身便装,看上去随和了不少。他用手绢擦了擦手指充满感激的说道:“多谢两位相救。你俩做什么的。”

  杜江吃了口果子然后,摆正姿态说:“我是名图学院的。我们学院是一个超能力潜修学院。这次能遇到您,也是例外,本来我们想去游乐园,由于选举人太多车穿不过去说以就停了下来。”

  莫里斯看了看海奇,然后笑了笑说道:“你呢。年纪轻轻地在哪上课。”

  海奇喝了一口加冰饮料说道:“我是无业游民,每天到处窜。行踪不定。”

  莫里斯幽默的说道:“怎么听起来像个游侠。”

  莫里斯开完玩笑,整个气氛就放松了下来。杜江和海奇对莫里斯的印象也开始有点好了起来。

  莫里斯笑了笑说:“今天是你们救了我。以后如果有什么要求,可以直接找我。对了我给你们准备了一张通行证。这是政府官员用的你们可以在此地,免费吃住,旅游,所有费用会当做是国费。”

  莫里斯把两只通行卡递给了海奇和杜江,海奇大叫着说:“哇,莫里斯叔叔你也太慷慨了吧。给我们这么大的礼物。我怎么感觉我像以前的李白,被皇帝赏赐时的场景啊。”

  莫里斯笑了笑说:“对啊,你可以这样想。不过我敢肯定,你们绝对是人才。我一直非常敬重人才的。对了,你们是怎么发现那些恐怖分子的。”

  杜江刚想说话,海奇害怕杜江泄露了秘密,于是说道:“是这位小帅哥,他是通灵者。可以用眼睛透视一切没有发生的事情。”

  莫里斯放下刀叉,有点羡慕的看着杜江的眼睛说道:“通灵者。我听过,我知道中国有个叫袁天罡的或者周易的都会占卜。这种能力好像是天赐的。”

  杜江勉强的点了点头说道:“不是天赐,或许只是巧合罢了。”

  海奇笑了笑说:“我们这个大师一向非常低调。从来都是谦虚的。不过我们这个小哥也不是随便运用通灵能力的,而是遇到好人帮助,遇到坏人,我们才懒得打理呢。”

  莫里斯用手绢擦了擦嘴:“我还是想麻烦两位,能不能帮我占卜下。我可以成为这个小城的执政党吗。我一直有点担忧。”

  杜江拿出鬼瞳,把这个视网膜带到自己的眼球上,不一会看到莫里斯身上,有几只吉祥兽从莫里斯身边游走着于是说道:“先生您有神魂护体,这种面相,有名闻天下之格。这次生命劫破了以后,以后会很顺利。您的选票比第二名多123票。因此这次坐上执政位置是必须的。”

  三个人一起在西餐厅里合了影。留了一张纪念。

  从西餐厅走了出来,两个人握着通行卡片,杜江笑了笑说道:“这下,吃,玩,住,都有了。你不需要钱也可以了。杜江,平时看你笨笨的,现在才发现,你是真人不露相啊。既然有那么大的预言能力,干嘛不开个店面呢。”素真带上眼镜说道。阳光有些刺眼,这种天气实在不适合出行。

  因为天气太热的缘故,杜江从旁边的小摊位上要了两瓶水然后说道:“我可不需要投资。再说,我没有那口才,自己开个店。我都不知道我的数学能不能算好。毕竟,我都没有上过学,虽然有前世的记忆,可是现在就像已经不属于我了。好多东西感觉是那么的陌生。我现在觉得,我不是什么所谓的杜江,而我一直是现实的胡鹏。有些懦弱,自卑,无能,学什么都比较缓慢地人。”

  素真喝了一口水说道:“我干脆当你秘书吧。要是用你的能力去预言东西,你不出名才怪呢。”

  几天以来,杜江和海奇用免费的通行证,上午去游乐场,下午游览了海洋公园,不收门票的生活就是爽,看到了许多没有看到过的东西。在海洋公园里,有水中美人鱼表演一个穿着游泳衣的女人,从玻璃里面的水中和鲨鱼一起游泳。

  杜江望着里面那个年轻的女性,不得不佩服那个女子的胆量。女子背着两个氧气筒,嘴里不停地冒着泡。而那个鲨鱼就在女子身边游来游去,看上去像两个搭档。“这真是不要命的活。万一鲨鱼饿了。不就把人当成大餐了。”

  海奇摸着那块透明的玻璃:“我觉得也是,应该给鲨鱼,带上笼头,我看那些宠物医院在给狗狗打针的时候都带着笼头。防止被咬伤。还有女人在里面那水多么凉啊。时间久了会的风湿病的。”

  不一会,两人又看了,海豚。突然就聊起了海豚音。海豚还算比较温柔,在水中表演托球的游戏。让好多人不禁叹为观止。

  几天来,两个人又去了博物馆,从博物馆出来的时候,都市报上,出现一条信息。莫里斯长官,6月2日在演讲时偶遇一个通灵者。期间被两命青年男女相救。据通灵者预言,莫里斯长官有执政的可能。但是具体时间还需要投票后决定。目前。那名通灵者的身份还在确定中。

  杜江和海奇看到自己的相片被公诸于世,突然走到大街上有些忐忑:“杜江,我们现在成了见义勇为的模仿了。可是我还是害怕别人用那种异样的目光看我。”

  “我觉得我不是害怕是害羞。我也不想成为一个举世瞩目的人。”

  两个人正在走着,杜江突然接到手机里的电话。一看是素真。

  X酷匠网I正/H版K首发

  素真在里面说道:“可以啊杜江,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啊。这下全学校都知道你救了莫里斯长官,还说,你破获了一个恐怖案。”

  “素素同学,你还不知道我的能力吗。我哪有那本事,不过有一个好的装备。那个鬼瞳果然不是虚传的。”

  “早知道让你给我预言下了。我现在好迷茫了,我的未来都不知道在哪。”素真感叹的说道。

  “算了吧。预言说出来就不准了。像人家那些大预言家,什么诺查单马斯,写出一个预言醒世录,而袁天罡写出推背图。使徒约翰写了启示录。他们的预言都是用诗歌,或者异象预言的。那些预言书都晦涩难懂,而我却什么也写不出来。”杜江开玩笑的说道。

  “你怎么写不出来啊。写不出来可以画出来啊。”

  “我倒想呢。画个抽象的像毕加索的抽象画。《呐喊》我好喜欢那副画奥。简直是一股空洞的灵魂。”杜江扔了矿泉水瓶说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