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来探长坐在旋转座椅上,一只手拖着头上耳根部位:“探长,我们写了三封悔改书,杨乐因为病了没有来,让我把信转交给你。我知道你不好和老师交代。所以我们特意把这个军令状送到你这里来。这里面都有我们的署名。不过不是真实的姓名。到时候,你对教授说,我们三个人已经知错了。想必教授也不会为难你。”素真动情的说着,眼睛里含着几滴眼泪。像一个受伤的小女子一样,温柔的像是在在讨价还价。

  牛来探长站了起来:“早知今日悔不当初。你们偷得的东西都拿来了吧。我替你们归还回去吧。不过下次注意。我怎么觉得我就像个帮凶啊。”

  “不会的探长。您最通情达理了。为了表示我们的歉意,您务必一定要和我们吃一顿饭。”素真涕泗横流的说着。

  三个人一起来到了。瓦尔特西部特色餐馆。那个餐馆在7路站牌附近。门头上挂着一个塑料牛头模型。蓝色的门头上方有好多的跑马灯。门口站着一个服务员。带着一个红色的帽子,一只手放在胸前,带着一个长长地白围巾,躬身迎接着客人。

  三个人在吧台前面坐下。椭圆形吧台。上面有很多的啤酒和饮料。四周的桌子是红色的人工木质座椅。墙上挂着一个展现风土人情的油画。点了青稞酒,还有一些羊腿,看了菜单,发现这里的菜品不仅是一个少数民族的特色食物。而是融合了很多民族不停地特色。但是都是一些少数民族的特色菜。

  “探长你今年多大了。看你也就三十岁吧。如此年轻有为。”素真从高角壶里倒出青稞酒说道。而杜江则看着天花板上的吊灯。那种吊灯被线悬挂着,犹如一个风铃。

  牛来探长用叉子弄着餐盘的肉说道:“三十二岁了,人家都说,三十而立,你看我,老婆孩子,事业什么都没有。是不是很悲哀。不像你们,无忧无虑的在学校学习。”

  杜江弄了弄餐盘,把里面的花椒拨到桌子上,看到牛来探长一脸彷徨的样子,于是安慰的说道:“像您这么好的探长,在当地如此有名,也算是功成名就了。不像我们只能在学校,我们想发挥自己都发挥不了。三十二还没有结婚,您肯定是要求过高吧。”

  牛来探长勉强的笑了笑。好久没有和人推心置腹的交流过了。竟然发现这些年轻人的身上,有着一种说不出的朝气。似乎那种朝气把自己带动起来。于是抬起头说道:“我这种职业比较危险。曾经谈过几次恋爱,可是人家怕危险好多姑娘都拒绝了。侦探是一个冒险的活。”

  素真用餐巾纸擦了擦嘴笑着说:“探长,我那天突然想到一句话。就是社会好多三无人员。一个人无车,无房,无钱也就罢了。但是也要有才,有爱,有情啊。而您我突然觉得您就像电影中的那个范海辛。威猛高大帅气。对了,探长您的偶像是谁啊。”

  牛来探长看到几个人把自己描写的天花烂坠,自己突然有些想笑。这种笑像是一种无形吹来的自信。“我的偶像是包公。就是那个脸挺黑,像带着面谱的古代人。。”

  “包公听说是文曲星下凡呢。不过你看看福尔摩斯探案集也行。那个可能适用于现代。还有一个日本的东野圭吾也不错。都是些大神。”素真兴高采烈的说道。

  酷匠!网H…永8久免费!b看…◇小U7说

  “奥,听说过,不过了解不多。你俩的偶像是谁。都不知道你们年轻人喜欢谁。难道是迈克尔杰克逊。”

  “我们的偶像是你,那个迈克尔杰克逊早过时了。我才不喜欢那种捂裆派呢。”素真一边吃一边说道。

  两人的心理负担已经解脱了。回到宿舍天已经暗了下来。突然想知道杨乐这家伙在搞什么。他说病了。难道是真的。不过今天看到他时,除了心情不好外,整个人也没有什么特殊。于是素真走到杨乐的宿舍。杨乐的宿舍在洗手池对面,离着厕所很近。但是这里的味道的确不是很清新。而且有时候,最讨厌的是,下水道的水堵了以后,有些水,会从洗手池流到对面的寝室里。打开杨乐的门。杨乐正躺在床上看书。

  素真把书拿了过来,那本书叫《催眠潜规则》。蓝色的书皮,封面是一个大脑放电的图片。不过仔细看了以后素真才发现这本书,就是周五那天晚上偷来的其中一本。

  素真裂开嘴大叫道:“好啊,杨乐,你是狗改不了吃屎啊。我还以为你把书都给牛来探长了呢。怎么还留下了一本。”

  杨乐不懈的闭上眼睛:“你这村姑说什么呢。你愿意看自己看去吧。这是什么破书啊。都看不懂。”

  素真把书紧紧攥在手里说道:“不行,这本书必须没收。我给你没收了,先在我这放着。以后有机会在给你。”

  素真拿着《催眠潜规则》这本书来到杜江的房间。杜江把行李翻来翻去的。不知道在找什么。于是素真走到里面说道:“你这是要远走高飞啊。”

  “不是,我记得刚来的时候,我爸给我了很多宗教饰品。都是些十字架或者护身符都。我看看放哪了。对了你们道教的护身符是什么。或者说什么口号啊。基督教都说,阿门,然后佛教说,阿弥陀佛。道教呢。”杜江好奇的打问道。

  素真想了想说道:“我也算道教一份子吧。我最常说的是欧耶。哈哈”

  杜江把行李收藏了起来。又把那本《圣经》认真的放在了枕头最下侧。虽然每次出门都带着这样一本书。可是自己从来都不看。至于书中的内容只听过父亲说起过。

  “你拿的什么书啊。”杜江望着素真手里的书籍说道。

  “我拿的。《催眠潜规则》就是那一天偷来的。我觉得对咱们有利用的价值。”素真把书放到桌子上,然后从桌子底下拿出一个凳子坐在上面。

  杜江走到素真的身后,看着书页上的文字说道:“催眠法好多都是用到现在医疗上的,可以医治一些旧的创伤。我们拿着这本书有什么用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