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江正在屋子里,睡觉。昨天的夜疯狂的举动,让他坐卧不安起来。虽然躺在床上,不过一点睡着的意思都没有。于是开始属羊。无数次的警告自己,终止思考的念头,可是一旦放松,所有的思绪又开始涌现上来。

  素真推开门走了进去说道:“杜江,我觉得咱们的身份暴漏了。因为刚才我去找老师,遇到牛来探长了。他给了我一张名片。说有事找他,我觉得他是在暗示我让我们自首。”

  杜江连忙从床上做了起来,大叫的说道:“不是吧。那该怎么办呢。都怪杨乐。这下跳到黄河里也洗不清了。”

  “什么洗不清啊。本来就是我们做的错事。还要怎么推卸呢。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下午去找牛来探长商量商量,看看他的意见,我们必须把这件事隐瞒下来。我可不想让自己小偷的身份公诸于世。那样我怎么还能见人啊。”素真委屈的说道。连忙收拾偷来的东西。打包偷来的物品。

  三人来到名片上的位置。名片上牛来探长的私人住所。不过牛来探长的办公室在银座商城后面的一个过道上。那个位置并不是很优越。有一个非常大的门头。平时牛来探长的业务范围也会在宣传页上公开。当然牛来探长没有秘书也没有员工,从来都是单枪匹马。

  从铁栅门中走了过去,门口有很多枯萎的竹子,这个季节似乎有些不适合竹子生长。单层小楼。外面停着一辆别克车。敲门以后,牛来探长放下手中浇水的花。然后去开门。

  素真站在最前面,为了表示自己的心意。素真从超市买了些水果还有牛肉干。

  “你好探长我们是名图学院的,我们有事找你。”

  几个人一起进去。屋子里光线非常的明亮。墙上挂着一个英式挂钟。软皮带着卡套的沙发,黑色的玻璃型茶几。电视是开着的。电视旁边有一个小的可以流水的假山。那个假山插上电源以后,可以蒸发出很多的蒸汽。因此这种风水摆件非常的别致。

  “快,请坐。你们这是来我这销赃呢吗。”牛来探长望着杜江手里的包裹说道。

  素真坐下后,从电视嘈杂的声音中说:“您都知道了啊。我们也不是故意的。就是一时兴起所以才会做出如此卑劣的事情。还请探长放过我们。”

  |c酷`“匠网!永)久√免费&看小说:

  牛来探长吸了一支烟,用遥控器把电视关掉说道:“我一向是大公无私的。让我放过你们。那么后果谁承担呢。如果逮不到你们就让你们逍遥法外了。”

  杨乐并没有感到恐惧。于是望着牛来探长说道:“当然我们也有不对。可是学校老师作为师长,不努力授课。而是保留自己的技能,这一点就错了。而且学院自私的以接收特困生为借口,讨要国家下发钱财。这一点就是不应该的。”

  牛来探长吐出一口烟雾,把身体找了个舒服的姿势坐下说道:“可是你们的任务是学习。对于学习以外的事情不需要插足。学校也在考虑,一个人强大以后,会不会给社会带来危险。要知道,这个世界是弱肉强食的世界。对于一个强者来说,靠着自己的能力去制造邪恶也是有的事情。”

  素真从旁边的方便的中拿出准备好的牛肉干:“牛探长,我们是来认错的。你先吃块牛肉干。这是我最喜欢吃的。希望你喜欢。”

  牛探长笑了笑说:“我不吃。你们把我当孩子了啊。买这么多零食。走的时候,拿回去。”

  素真委屈的说道:“牛哥哥,我们也是第一次,你要是把我们告发了,学校就会开除我们的。我们开除以后,就会被父母耻笑。如果记过我们就会被同学议论。我们的名誉就毁了。”

  “我从来没有想过,一个犯罪的人会考虑自己名誉。”牛探长把一只脚搭在膝盖上。摆出一副不可理喻的样子。但是心里还是有些软了。毕竟他给了素真一次机会。把名片递给素真的那一刻,就是想放素真一条道路。可是如果轻易妥协下来自己的威信就会受到质疑。于是僵持着。

  “我累了,我不想把工作的话题带到自己家中。所以有什么事改天再说吧。我的义务只不过是揭开丑陋罢了。这就是我的原则。”牛来轻蔑的的说了声。。

  杨乐说道:“你一个大侦探,难道就没有同情心吗。我们三个人求你。你所谓的正义就是要让三个人全部毁灭吗。”

  “自作自受罢了。还有理由给我讲道理。”牛来探长讽刺的说道。

  第二天,素真早早地起来。从教室里拿了一些纸,然后走到杜江的宿舍说道:“我觉得咱们还是写一封悔改书吧。这一封忏悔信送给探长。我觉得探长也不是一个铁心肠的人。

  杜江因为刚洗玩头,头发湿漉漉的。一面擦着头一面对素真说道:“管用吗。我觉得那个冷面探长一点情面都不给。要不咱们给他点钱吧。”

  素真冷冷的望了杜江一眼:“开什么玩笑呢。你是拿钱侮辱他吗。再说我们哪有那么多钱,用来销赃啊。”

  “不然就这样了。我们先写好悔改书。然后再请探长吃顿饭。我真不希望麻烦到探长。有没有觉得自己就像一个多事精。”素真失落的说道。想到事情的复杂性。突然想什么不去理会,好好地大睡一场。可是对于现实来说。自己又不能停止一切的进行。

  写完悔罪书,然后去请杨乐。不过杨乐因为不想见牛来探长于是生气的说道:“让我去求他,我才不去呢。不就一个破探长吗。还是私人的。有什么了不起。”

  素真扭了下杨乐的耳朵说道:“大哥。我们这是犯罪。人家是侦探。破获案件是人家的义务。”

  经过劝说,最终决定让杨乐写了一封悔改书,两个人说不过杨乐,只能把杨乐留在了宿舍。杜江和素真来到牛来探长的事务所。那个事务所的门是敞开的。中间隔着珠子串成得帘子。不过看不到里面的具体情况。两个人犹豫了很久,最终顶着头皮走了进去。

  进门处有一个大的鱼缸,里面有好多的金鱼,往里走一个办公桌,不过办公室中冷冷清清的。虽然外面比较炎热可是进来以后凉爽了很多。那个三叶扇慢慢悠悠的转着。虽然没有风,不过却也把空气带动了起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