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空把项链这个问题告诉了素真。素真通过思考,觉得那个婴儿可能有种被谋杀的可能。几个人一起来到实验室,发现实验室那个婴儿标本玻璃桶内,只剩下白色的液体。而周围的景色还没有变。不过实验室的墙壁上挂上了肌肉抛开图。一个赤裸着上身的男女,身体一半部位,被割去表皮露出红硕的肌肉。而每个肌肉上,都用标注写着各个肌肉的名称。

  “有没有觉得实验室很恐怖。”素真扭过头对杜江说。

  杜江猛然从分神中清醒了过来,说道:“恩,不是恐怖,是惊悚。如果再叫上点鬼哭狼嚎的音乐。那种效果肯定不一般。你是晚上没有来过这里,前天晚上,吓得我的魂都快出来了。”

  素真一脸神奇的样子说道:“要不要给我拍张照,有没有觉得我们像日本731部队啊。”

  “拍照就算了。在这种实验室,排出鬼魂来就太可怕了。而且在这种死亡的实验室,就是对于命运的亵渎。”程空表示正义的说道。感觉自己刚才说出来的话像一个导师。

  “标本这东西。就是拿来看的。在死亡里是没有隐私和羞耻的。其实我还是蛮喜欢埃及的木乃伊的。”素真笑了笑说道。虽然没有去过埃及,可是对于沙漠的向往一直没有结束。不过自己也想有机会去一下敦煌或者沙漠。带上自己的爱人。骑着骆驼。是不是有一种非常惬意的感觉呢。想到这里,一种遥远的幻想顿时填满了心胸。

  杜江一脸无奈的样子,想到埃及木乃伊那种干枯的肉体,自己突然胃里有些痉挛。“木乃伊好丑。我觉得外国的尸体防腐技术还没有中国好,像咱国家的毛爷爷,死了这么久了一点腐烂都没有。还能让人瞻仰下去。可是对于那些法老,丑陋的像一块腊肉。实在很倒人胃口。”杜江说出话以后,程空就忍不住笑了起来。

  “哥哥埃及法老死了千年了,千年不腐不是一个奇迹才怪呢。你见过还有不腐的吗。”素真一脸反对的样子,似乎在捍卫法老的神圣性。

  程空的话匣也开始打开了,对于未接之谜,自己也产生了无比大的兴趣。于是反口说道:“当然见过不腐的了。中国的高僧,有一个河南的。庅尼法师。保留了自己不腐的肉体,后来那些信徒就把高僧的身体,铸造进了金银里面,做成了不死肉身。”

  杜江认真的听着,做着一个认真的听众,看到两个人激情高涨的样子说:“听说那些木乃伊的细胞都是活的。现在的专家可以用现在的技术手段,让一个尸体复活。”

  酷匠F》网eU唯n'一i)正}%版,其*‘他都9N是@盗*版

  “复活也是另一个心灵,另一个容貌的躯体,一个人的本体死亡了是很难复活的。可是死亡对于上帝来说,应该是轻而易举的事情。科技和医学虽然发达,但是永远延迟不了一个人的寿命。这的确是一个悲剧。”

  “不算悲剧,人生60年,结婚生子,看着孩子结婚生子。多么好的一个轮回啊。每一代人都肩负着一个伟大的使命。”

  “实验是以后不叫实验室了叫鬼屋好了。”程空开玩笑的说道。

  实验室整整齐齐的放着些标本。有股莫名的药业味充斥在空气中。杜江拿起标记牌,上面写着标本的时间还有整个信息。于是开始从旁边的厨子中找到标本记录。可是看到,整个标本的信息和记录有些不符。信息上写的上面的婴儿是一个女婴。而那天,杜江似乎看到那个裸体的婴儿是一个男婴。难道信息档案记录错误。

  “那个婴儿尸体标本怎么找不到了。”素真奇怪的说道,一面翻着那个标本记录,标本记录上详细写着,标本制作时间,还有题材,因为这些标本都是些能力特殊的人体遗留下来的。所以比较有参观价值。

  “上次,我看到幕昂来到实验室了。而且拿着一个口袋,我觉得那个口袋里可能装的就是婴儿。”杜江走到那个案台前,以前浸泡婴儿的液体已经浑浊了。

  程空连忙捂住杜江的嘴,看了看四周,小声说道:“你小声点。我可不想看到实验室管理员幕昂。他那天警告我们不要把这件事情发散出去。”程空有些紧张。

  素真抬起头,望了望两人神经质一样的样子说道:“你们害怕什么。害怕幕昂吃了你们。他一个咱们三个。有什么害怕的。不过,我们必须先了解下婴儿的讯息。似乎,这个婴儿身上有一些秘密。”素真一本正经的说着。她总是一脸随意的样子,遇到事情也不是很紧张,表情始终一种非常欢愉的状态。

  三个人正转身离去的时候,幕昂走了进来。看了三个人以后,突然想离开。不过被素真一下子叫住了。幕昂身体停留在半空中,用最卑微和惶恐的眼神说了声:“怎么了。叫我什么事。你们在找什么。”

  素真走到前面,把一只手搭在桌子上,身体依靠着桌子说道:“没事,我们就想问下。那个婴儿哪去了。刚才我们查了标本信息。发现婴儿有些特殊。”

  幕昂从门口绕道里面的座椅上说道:“你们找婴儿干什么。因为那个婴儿要腐烂了,我已经处理了。”

  素真不屑地说道:“处理,实验室的东西都是非常有价值的。你私自处理,这件事情要是让教授知道了。你的职位还想要吗。”

  幕昂一下子紧张起来。然后用手摸着书本的一角说道:“你们想干什么。一个标本你们作为学生不好好上课。总是找不正当的事情来干作甚。”

  素真笑了笑。看到幕昂一阵惊悚的样子,知道幕昂肯定心虚了。于是火上浇油的说道:“还不知道谁有心机呢。把婴儿藏起来,是不是怕大家看到啊。”

  “我才不怕看到呢。你们如果要的话,我给你们找回来就是。”

  幕昂走到一个杂物架前。那个架子上有好多废旧的杂物。破书,破工具,破天平还有破的电器。从最底下的角落里。幕昂拿出一个黑色的手提包。那个手提包是前天晚上的。杜江一下子就看了出来。幕昂把手提袋扔到三个人面前,一脸无所谓的样子说道:“拿去吧。你们不是想要吗。我看你们能有什么价值。”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