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过去叫醒他吧。”杜江咧着嘴说道。看到长松露宿旷野突然想到那天自己也被一种莫名的力量引诱到这里来。心里竟然有些难表达的疼痛。

  五分钟后,确定长松睡觉以后,两个人朝着长松的身体走了过去,杜江弯下膝盖,胡乱的在地上摸着,竟然摸到一只手臂,还有一些头发,他拿到眼前一看,大叫起来,然后支吾着对程空说道:“头发。这里有头发和手。”

  程空胆怯的看了看地上,发现地上是一个被扭坏了的布娃娃。不过一只眼睛已经掉落了。五官也揉搓的非常的厉害。上面的头发只有一半露出明亮的头颅。,而手臂也已经脱落了。

  “不要害怕,不过是一个芭比娃娃罢了。”程空吁了口气说道。

  “怎么会呢。这里是学校。哪会有孩子玩这个呢。”

  “我也没有仔细看,说不定是充气娃娃身上的也不一定。”程空把那个手臂还有头发扔到一边说道。不过又从地上凌乱的土地中,找到一串项链。那是个白色的珍珠项链。加工并不是很精细。上面的珍珠是椭圆的,被一条白色的绳子串联着。

  两人说着话,长松已经被两个人的声音警醒了。长松睁开眼睛。恐惧的看了下周围,黑漆漆的一起,还有杜江和程空两人人。愤怒的大叫了一声:“你们两个混蛋。把我放在这里干什么。”

  “大哥你梦游了好吧。”看到长松愤怒的样子。两个人也不知道如何解释。长松用手弄了下身上的土。这时候,远处的鸡开始叫了起来。

  看着天亮了起来,似乎在一瞬间,周围的一切开始变得有些朦胧,学院中的建筑从黑漆漆中有了复活的气息。不过那种寂静还没有消失。长松愤怒的走开了。或许他永远不知道真相。但是一晚上的走动,让杜江还有程空感觉到疲惫。漫长的一个晚上就要过去了。这种感觉像是做梦。而这个梦里,竟然是那么真实又是那么的陌生。

  杜江没有再睡下去。好多的疑问,不停的席卷着自己。那个婴儿,代表什么。而那个草坪又会有什么样的玄机呢。

  早上在食堂的餐桌上,素真吃着饭然后奇怪的说道:“杜江,昨天晚上,我梦到你了。好像,你找我有事,不过什么事情我忘了。”

  杜江眯着困倦的双眼说道:“不是做梦。我的确找你了。可是你不搭理我。我想让你昨晚找长松。长松梦游了。”

  素真笑了笑说:“你的事我义不容辞,可是别人的事如果你让我办,我可没闲工夫。要让我出手还需要看我的心情。”

  素真笑了笑说道:“昨天跟着那人渣。收获了点什么。”

  杜江扭了扭嘴说道:“恐惧了一晚上,我的神经都快断了。不过,程空捡了一个项链还是珍珠的。”

  素真一脸羡慕的说道:“真的啊。是纯珍珠的吗,值几个钱。”

  “看你那兴奋地样子,好像你丢的似地。谁知道是不是真的珍珠。”

  程空拿着珍珠项链,在座位上显摆着。不过不管珍珠什么价值。最后程空还是决定送给宁川老师。来到办公室,整个办公室中只有十五名授课老师。各个老师身怀绝技。办公室的桌子呈环形分布,上面有很多的书籍还有笔墨。平时只有犯了错误或者完不成作业的人来办公室,或者学习委员来来作业到达这里。不然来办公室,绝对不是一件光荣的事情。

  宁川老师正在看着电脑查找资料。看到程空以后就连忙转过身子说道:“找我什么事啊。”

  n*酷cG匠网=5正'版R;首发

  “我昨天晚上剪刀一个项链,我估计是咱学院学生的。于是就拿了过来。”

  宁川老师结果项链,仔细看了一下。这个项链很熟悉,因为学院里的女生都很少自己带些饰品。不过也有例外,有些宗教潜修者会带些十字架或者菩萨玉佩。而对于眼前的这个项链。以为比较特殊,珠子比较的大和白。所以宁川老师突然想到是上一级的李平。李平家住乐山区,乐山区是一个新开发的城市开发区,位置比较优越,相对来说,李平的家里比较富裕,父亲做管道器材生意,而母亲在城区开了一家米乐天超市。李平唯一的强项就是速算。她的速算能力非常的强。曾经参加过最强大脑,拿过突出的名次,上半学期,性格还比较活跃。不过到了下半学期成绩突然下滑。于是在期末考试前留下一封遗书而离开了。

  “这好像是上一届的。不过我也不是分确定。我记得李平带着一个类似的项链。对了我电脑上,有以前的照片。我对比一下。”宁川老师翻开空间,登录上博客账号。那个博客上,有老师个人的修炼心得。当然很多以前学生的照片都被宁川老师收集到博客上做纪念。

  在一个两人合影中。宁川老师对比项链的样子,确定那就是李平的项链。不过心里还是有些疑问,李平半年前就离开了。而且当时走的时候,没有拿行李,也没有和任何人告别。当时,老师为了寻找李平,还特意托一个同乡寻找李平的下落。不过由于一直没消息这件事情也就被搁浅了下来。

  宁川老师望着眼睛说道:“我用意念追忆法,来找找这个物品上的记忆信息。”其实一个人的饰物对人的命运还有风水有一定的影响。佩戴的饰品在人体停留一段时间后,就会有了一种灵性。宁川老师用两个手指对准太阳穴,两个手指出现两道闪电样的光线。可是他突然看到一股巨大的让人窒息的黑暗。那种黑暗,是难以穿越和看透的。有些老鼠在不停地攀爬着。然后地上开始涌出鲜血。那个项链就停留在那一堆血液里。看到这么恐怖的一幕。宁川老师一泄气,就连忙停止了使用法术。心想自己难道走火入魔,为什么看到那么恐怖的东西。可是当时的景象太过于黑暗和朦胧,竟然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看错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