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江准备上个厕所返回,在小便池上站了很久,可是总是背脊发凉。于是就跑到大坑关上厕所门开始小便。可是心还是碰碰跳个不停。一面放着水,一面开始留意其四周来了。

  杜江推开厕所门的时候,看到长松的身影。于是杜江从厕所出来。杜江身体笔直,目空一切的走着。杜江想过去打招呼,可是长松却视而不见的朝着外面走。杜江跟在后面,一个人感到很害怕,突然想到那个婴儿的哭声。一丝恐惧一下子爆发了。于是就跟着长松来到楼下。

  由于杜江自己胆子比较小。大晚上跟踪一个人又显得有些害怕,于是杜江决定回去找素真。想到长松一个人出去比较的危险。像这个晚上,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凶杀,仇恨,魔鬼,所有的胡思乱想无线的放大,成了一种阴影周旋在杜江的脑海。杜江连忙敲响了素真的门。

  y酷qY匠网_唯TE一正;B版m,其+R他oY都;是x盗p#版_

  素真从房间里打开了门惊叫着说:“大哥,你见过谁午夜敲门的啊。你这是鬼敲门啊。”

  杜江一脸惊恐的表情说道:“不是,是长松,他一个人大晚上出去了。我怕他出危险。”

  素真笑了笑说:“长松那个人渣啊,他不是老欺负你吗。他怎么了,诈尸了啊。”

  杜江靠着门框的灯光走了走说道:“好像是梦游吧。那天我也梦游了。而今天,长松像掉了魂一样,连看都不看我一眼就从我的身边走了。是不是很恐怖。”

  素真用手挠了下头发说道:“哥哥,你放过我吧。他梦游就梦游吧。我还要睡觉呢。不要再打扰我了。明天还有课上呢。”

  素真说着把杜江推出了门外,杜江隔离在门外,看了看幽暗的楼道的灯光,身体开始出现一阵燥热。那些飞蛾,晃来晃去的,把自己的精神旋转的有些崩溃掉。杜江突然想到程空,他一向比较热心。就在素真旁边的宿舍。程空是小组长,应该比自己的胆子大。上次出现冲突的时候,程空还帮过自己。他在学校有很多体质班的朋友。经常在一起玩飞球,和跳台体育项目。体质也比较的不错。杜江转回程空的房间,听了杜江的说话以后,程空,连忙从房间里拿来手电筒,朝着外面的操场走去。按着草坪路线走去。杜江和程空发现了长松朝着人体构造实验室走去。

  杜江小声对程空说道:“我们要不要叫醒他。看他的样子,好像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程空把手电筒关上,在幽暗的月光下,长松的身体显得有些突兀。“还是不要叫醒他了。我们跟着他不要让他出意外就好了。听说梦游的人,如果中途叫醒他,会把梦游人吓死的。”

  “对了,程空,我出来前还听到,有婴儿在不停的哭着呢。我看他好像去实验室奥。里面的人体构造标本太多了。我好害怕啊。”说到这里杜江的整个脊梁骨都开始发麻了。

  “不要这么胆小好吗。死人就是死人。魂飞烟灭了。我才不相信有鬼呢。”

  “如果他要去那个实验室,我是不进去。那个死婴太恐怖了。”杜江连忙推辞的说道。

  长松按着电梯,从电梯上一直走到实验室。整个楼道走廊里的灯光是开着的。空气静的有些窒息。两人搀扶着从旁边的楼道里走了上去。来到上面以后,突然发现实验室的门是打开着的。长松笔直的走了进去。

  “我不进去了,程空。我怕那个婴儿。那个婴儿真的复活了。”杜江颤抖的说道。他似乎想到那个婴儿用无比大的邪恶力量在控制着整个画面。

  “好吧。你在这等我。我进去看看。”于是程空朝着里面走了进去,杜江把手电筒给程空。在外面的阴影里守候着。一个人在黑暗的角落,或许还没有一个老鼠光明正大。而身体也开始失去正常的状态时冷时热着。

  里面的实验室三间都是互通的。从南边门口进去,可以从对面另一个通道出来。程空走了进去,只见半空中挂着一个人体骨骼。那个骨骼是一个人体,全身骨骼,头骨和肢体都比较齐全。上下用钢筋串联起来的。不过平时那个骨骼都是在座架台上。而现在却在半空中晃悠悠的。程空看着长松从骨骼上走了过去,骨骼一下子从半空中掉了下来。程空被突如其来的声音震动了。正想要高呼,杜江由于担心已经从后面尾随了过来,他捂住程空的嘴。

  “小声点。”杜江发抖着身体说道。

  “你不是不进来吗。”程空摸了下汗珠。整个实验室好像不透风。空气中有种死亡的味道。

  “我自己在外面害怕。”

  “你在哪里都害怕。”程空泄气的说道。

  “那个婴儿标本怎么样了。”

  长松的身体已经远去。两个人来到婴儿标本面前,发现婴儿尸体已经不见了。正想转身时,一个混沌的身影从后面的门缝中走了出来。那个拿着一个黑色的皮包。身体穿了一件呢子大衣,不过从夜色中还是看出那个人就是实验室管理员幕昂。

  “你俩大晚上在这里干什么。”

  “没事,是长松梦游所以我俩不放心就跟着过来了。”程空如实的说道。

  程空一脸疑问的看着,幕昂的身体,他在极力掩饰着自己的慌张,手不时的把黑色的包裹,往身后藏去。于是程空补充道:“师哥,你不是也住在公寓楼吗。大晚上的也出来兜风啊。”

  “管好你们自己就行了。你们干什么我就干什么。有疑问保留。不过见到我的事不要对别人说,否则,我保证让你们生不如死的活着。”幕昂低沉的声音说着。虽然声音不是很大,但是却充满了一种阴暗的气息。说完转身离去。

  杜江还有程空突然看到丢失的婴儿标本还有幕昂手里那个皮包。两个人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于是赶紧去追长松。长松饶了一个大弯才从实验室的东侧,梦游着穿到食堂西边的草坪里。然后他的身体突然失去重心的躺下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绿橄榄树说:

  今天多更点。断更好几次了。就算没有读者,也可以写给自己。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