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江和素真听完凌渡的交代以后,准备回到宿舍。不过看到海奇帮了两人很多忙。于是决定先去海奇的家辅导海奇练习钢琴曲。那是一个不是很复杂的练习方法。因为素真对于弹琴有些基础。他可以专门在很多细节上辅导海奇。

  海奇家住在文城别墅区。进门处都有专门的保安在门口驻守着。整个别墅区修剪的像一个花园。里面很多花草树木。西侧还有高尔夫球场。喷水池正在喷水。小路两旁是很传统的路灯。小路都是用五彩的卵石铺垫而成的。

  三个人来到了一个如同哥特式的建筑前。房子小巧而玲珑。海奇把密码输入到进门的地方。门开了,地中海式装修风格,上面挂着一个吊灯。进门处有一个大的柜台。

  “桂姨,今天我朋友来了。给我们做点饭。”

  桂姨是乡下的保姆,他热情的应允着。两个人来到海奇的书房。墙上挂着一幅海奇的写真好像。旁边有一个书橱上面的书籍慢慢的。屋子的墙上印着一些优美的壁画。

  海奇把钢琴的几个魔法步骤交给海奇。对于拿到第一,当然素真有非常大的自信。他选了一首,《维也纳小曲第三小调》曲子是一种大自然的声调。歌曲是源格在上世纪创造的一首曲子。曲子是在源格喜欢上了源格意大利姑娘,一次两人约会在花园里,相见时的感觉。一首浪漫派的曲子。有一种春暖花开的意境。当然对于羽诉哥哥给予的曲目自己只能借鉴。而羽诉的很多自创的曲子由于加入的个人色彩太多,往往情绪上驾驭不了那样的曲目。

  素真坐在钢琴旁边说道:“这首曲子,我给你融合了一些魔法元素。你弹的时候,首先要注意你的表情。你的心表现得越轻快,越洒脱。魔法元素所产生的效果也就很多。你加入魔法元素,会让整个大庭广众都感到震撼的。不过现在不要用。否则魔法效力会失效的。”

  吃饭的时间到了。来到了客厅。客厅里的桌子上铺着台布。海奇把饮料倒了高脚杯里。然后愉快的说道:“谢谢你俩来我家。不过能来我家,也是有报酬的,这是两张博弈馆钢琴演唱会门票。到时候,大家可以免费来观看。说白了就是给我捧场罢了。”

  素真笑了笑说道:“好吧,反正我周日没有课,到时候,去看你的表现就是了。”

  桌子上的菜品比较丰盛,芦荟鱼,百味晶体汤圆,山竹粽子,海汇牛肉。杜江吃饭的时候,有些拘束,不过现在的伙食比起食堂的饭那可是相差甚远。素真在旁边却一直用筷子慢慢的弄着汤圆。

  “你怎么不吃菜啊。这些菜可都是名贵的海产品,吃了可是补脑的奥。”海奇夹了几块肉放到素真的碗里。

  “不是,菜是很好,可是我是吃素的啊。我们道观里有规定,不可以吃肉的。”素真委屈的说道。

  “不是吧。你们那些所谓的宗教人士,真是够清高的了。不是禁食就是禁色。还有什么禁烟禁酒,规矩是挺多。还有一点,就是把人的思想都禁锢了。不过素真现在世界都解放了,以前的封建社会早过去了。所以你家师傅远在天边呢。你吃点也没事。”海奇安慰道。

  “不吃,如果我吃了。那么我以后,就没有信心在道馆里学习了。所以我还是克制吧。”素真看了一眼桌子上散发着清香的菜品。虽然有些想吃的冲动,可是还是遏制住了。所以对于欲望来说,要想战胜欲望,就是在欲望最开始的时候,一下子和欲望划清界限。如果和欲望一直纠缠下去。那么自己就会陷入到一种诱惑中去。

  海奇把旁边的一份青菜挪动到素真的眼前。为了盘子上的菜品美观,桂姨把一个小的花放到了盘子的边上。由于没有遇到过类似的经历,素真把那朵花也吃了。弄的整个桌子上的气氛有些诡异。

  会到宿舍后,杜江开始准备自己需要的物品。贴身衣服,头发,还有一些冥币。两人约好一起在晚上十一点闭灯以后见面。因为有事情要办,尽管身体有些劳累和紧张,不过也没有推迟。学院属于封闭式的管理,不过四周都有大的监控器摄像头。但是到了午夜十二点,值班的一般都睡觉了。所以在闭灯后出行是最好的时机。正门是不能走的。于是两个人从旁边新施工的小区出去。

  来到了一个宽敞的十字路口,只有路灯隐隐约约的照射着。灯光像月光一样幽暗,没有任何的活力。杜江走在前面。看着时间一点点的流逝。

  酷}?匠B*网IW首J发O

  杜江有些担心的说道:“不知道把衣服,头发,和纸钱,在路口烧了会怎么样。不会招来鬼吧。”

  “人家术士说了。你烧了以后,就是让那些鬼使者知道你已经死了。你死了以后,谁还来找你啊。万事都要靠信心的。你信心到了才有效力。”

  路口上只有几只流浪猫在走来走去。偶尔有几辆车走过,一阵喧哗随风掠去。所有的落叶随着风在地上攀爬着。地上传来稀稀疏疏的声音。

  杜江把衣服和头发放到路口,杜江用手胆颤的点着地上的冥币。那些冥币应该是非常好点燃的。可是杜江点了好久,那些衣物依旧没有燃烧起来。

  杜江非常吃惊的说道:“不会吧。没有风怎么点不着呢。”

  突然一个披肩的幽灵野鬼,从下水道里飘了出来。“给我点衣服吧。我冷。给我点钱吧。”

  素真拿出八卦镜。对着鬼魂一照,那个鬼魂就变成一阵烟火,从半空中消失不见了。

  “这种十字路口,由于经常发生车祸,所以过往停留的鬼魂比较多。”素真拿着八卦镜说道。

  “杜江一直弄到午夜13点。那些衣服和剪下来的头发才着了起来。”

  突然,火焰上,出现一个鬼火,一张恶毒的脸似乎在火种燃烧着。一阵阴冷的寒风吹过以后,那个鬼火像一个启明灯一样朝着天空方向飞去。杜江感觉心脏的部位变得舒缓起来。他看了看手掌心位置。一团黑色的烟雾变成红色的有血色的手。他知道自己的心脏紧箍咒已经解开了于是松了一口气。于是把地上烧过的纸装了起来。准备在白天喝掉。

  “咱们晚上还回去吗。不如在候车厅呆一晚上怎么样。”杜江送了一口气,想到明天功课都是自习。况且回学院的那条路非常的难走。两个人又害怕被学院领导发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