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二章 阳间鬼事

  夜色开始安静了下来。杜江躺在床上。屋子里安静了下来。有些飞蛾不停地在灯光上飞着。

  一阵困倦开始袭来。

  杜江陷入一阵昏睡中去了。也没有脱去衣服就开始困倦起来。梦中天色开始昏暗起来。在浅睡中,灯光开始出现呲呲的电音。杜江感觉灵魂像出窍一样,从床上的位置站立了起来。然后,他听到整个楼层里开始出现一阵阵的哭声。他走到楼道里,所有的人都对他视而不见。好多的同学,头上都挂着一个白布,楼道里出现了很多的积水,中间的楼顶上挂着白无常。

  白无常拿着一个锁链,却发出一阵阵悠扬的女人声音。那种悲切的嗓音在整个楼道里回转。杜江开始朝着四面八方跑去。地上那些水和泡沫变成一摊摊血迹。走廊声音有些重叠,那些说出来的话就像有回音一样。

  杜江看到一个女孩找不到门口,在不停地哭着。于是就用手拉着那个女孩的手朝着四周跑去。自己一面跑,一面喊救命。

  等到旁边的女生抬起头的时候,杜江惊悚的放下那个女孩的手,那是一张苍白的面孔,上面有些抓痕。然后杜江的身体突然变得冰冷起来。许多风不停地朝着楼道内吹了过来。许多的白布飘飘摇摇的。

  女生的话非常的冰冷,她抬起眼睛的时候,有些血液从里面溢出。

  “我的心好凉,都要结冰了。”那个女人抬起乌黑的眼眶说。

  “为什么啊。你不要怕,我可以保护你。”

  “可是你死了。你自己已经死了。”

  声音继续浑浊的漂浮在空气里。“杜江,把你的魂魄还回来。你必须死。”

  “你不要吓我好吗。”突然杜江的眼泪也涌出来了。可是自己的哭声却不属于自己,他感觉到自己的哭声是没有眼泪的。自己在哭泣,却不知道为什么哭泣。

  杜江开始不停地跑着。他跑到一个窗台位置。

  白无常拖着一个红色的舌头,在半空中荡秋千。楼道里只有这个女人是嬉笑着的。那种笑声,像刀子在戳着自己的脊梁骨一样。

  “你知道我在想什么吗。”白鬼魂轻飘飘的移动过来,用流血的眼睛望着杜江说道。

  “不知道,我不认识你。”

  “可是我认识你啊。你知道怎么才能知道一个人心里的一切吗。”

  “不知道。”

  “掏出你的五脏六腑。”声音浑浊的在杜江的耳膜上响动。

  洗衣房里的水越来越多了。那些水都冒着白色的泡沫。

  杜江从一阵喘息中清醒了过来。他摸了摸自己的身体,发现刚才是一次噩梦。而周围只有很小的洗衣服的声音。看来有些同学还没有睡觉。

  杜江走到桌子前,拿起镜子。镜子上的自己一脸憔悴。刚才似乎有些紧张,于是就开始坐在床上发呆。灯一下子关上了。四周一片黑暗。只有月光,一缕月光进入镜子,镜子上出现了一个骷髅头,然后镜子一下子破裂了。那是白无常的影子,两撇胡子,带着一个高高的帽子,他嬉笑着张开嘴对着杜江说道:“杜江,我白天降服不了你,晚上来,当你的潜意识退居到最低点的时候,将会是死亡的天下。”

  杜江退后了两步,望着明亮的镜子表面说道:“我到底和你有什么仇恨,为什么总和我过不去呢。”

  白无常耸起眉毛:“我说过,因为你一人两命。身体有前世的记忆。你必须让杜江的记忆死去。杜江已经死了。他必须死去。否则生命薄上就会错乱。”

  杜江委屈的说道:“可是,我不是还活着呢吗。”

  “是啊,所以我要你早死。你必须折寿。而且,你活着的日子也会有很多恐惧。我要用异象折磨你。让你生不如死。除非你自杀。你不觉得自杀是一个最好的解脱吗。”

  “不,我看到的都是假的。我不相信这是真的。”

  杜江跑到屋子的角落里,拿了一盆水朝着自己的头上浇灌了下来。空间一下子转换成真实的摸样。光线明亮起来,鬼魅也消失了。难道刚才是幻视吗。幻视是一种精神分裂症会看到不同的鬼的摸样。是人精神错乱而引起的。可是难道自己真的疯了。但是刚才那么真实啊。恐惧是真实的。那种梦境在摩擦着自己的感官。

  周围一阵巨大的敲门响动声,灯光一下子亮了起来。宿舍门一下子开了。

  “杜江你在和谁说话呢。”林海走了过来。

  “宿舍有鬼啊。”杜江狰狞的说道。他的身上在流水。那是刚才自己把饮用水浇到了自己的头上。刚才自己只是想变得清醒。可是现在弄成落汤鸡的样子。

  “是啊,有鬼,我也看到了。不就是你吗,一个胆小鬼。你这是在宿舍玩水呢啊。洗澡不去洗澡间洗,弄的满屋子都是水啊。哈哈你是不是想变成美人鱼啊。身体不浇水难受。”林海看到杜江落汤鸡的样子笑着说道“可是我刚才看到了。而且是勾魂使者。”杜江惊恐的说道。

  “我吗,我可没那么伟大,有勾魂的能力。不过,你如果魂掉了,我可以给你叫两声。”

  酷匠"Y网(正版首发$

  “我没有给你开玩笑。真的看到鬼了。你看我的镜子都坏了。”杜江一边用毛巾擦汗一边说道。

  “你知道镜子破了什么意思吗。破镜不能重圆的意思。我可不想吓唬你,镜子破了确实预兆不好。”

  杜江走过去,把镜子的碎片捡了起来,突然捡着捡着玻璃扎到了手,血液不停地流了出来。因为害怕被林海看到。于是就把手藏了起来。

  杜江朝着自己的手上看了看,他的手纹突然变得紊乱起来。有些黑色的气息,缭绕着。缠绕成一个眼睛的形状。他攥紧手心,一阵灼烫的感觉从手心里传来。不一会儿又消失了。而手上变得淤紫没有血色。照了照镜子,嘴唇也变成了紫色。样子像过敏一样有些恐怖。

  “你过来陪我一会吧。你晚上会做梦吗。”杜江把林海拉倒床边,然后对林海说道。

  “做梦,我想做个春梦呢。那是不是很爽。”林海笑着说道。

  “如果做噩梦怎么办啊。我真的做噩梦了,而且很恐怖的那种。”

  “你是身体虚弱吧。神经虚弱的人才做梦呢。不过我看你,身体够强壮呢。做什么梦啊不要胡思乱想就行了。我要走了。对了你有洗衣液没。我用下洗衣液。”

  “在床底下呢。”

  第二天,杜江的身体还是一直恍恍惚惚的。他的眼睛开始有些朦胧,盯着桌子上的书本的时候,突然困了起来,然后开始在原地打瞌睡。

  素真用手拍了下,杜江的身体。然后贴近他的耳朵,诡异的说道:“怎么了。大白天就困啊。是不是做白日梦呢。”

  杜江把书推到一边,然后眯着两个黑眼圈说道:“我昨晚见鬼了。又是白无常。那个勾魂使者又来了。还说不放过我呢。昨天我做了好多噩梦。如果每天都做噩梦,那我的精神还不崩溃啊。”

  素真有些疑惑的说道:“羽诉哥哥不是用琴灸给你治疗了一下吗。怎么那个白无常又来了。难道羽诉哥哥的能力不行。不如晚上我们一起再去问问羽诉哥哥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绿橄榄树 说:

  如果决意去做一件事情就不要问值不值得,心甘情愿才会理所当然,理所当然才会义无反顾。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