驯兽长走到栅栏边,对着带着一个牛仔帽,抽着旱烟的老板说道:“老板,我看这匹马,常人很难驯服。我们还是以马为赌注。如果谁驯服此马就将此马送予此人怎样。”

  驯兽老板不满的说道:“不行,万一我的马陪了怎么办。”

  驯兽长笑着说道:“不会,老板,能够驯服此马的人还没有生出来呢。凭咱们的奖金,和此马的诱惑,就可以让那些参加者垂涎三尺了。而得到此马不过是咱们的一个诱饵罢了。而这个空位不过是虚设罢了。”

  “好吧。场上你自己看着办就行了。”驯兽老板诡异的笑了一下说道。

  驯兽师走到场地中央笑着说道:“我们老板说了。为了感谢大家捧场。我降下要求。如果有谁在这个马背上坐的时间长的话。我加倍给奖金。如果把马驯服,我们以马相送。”

  素真擦了脸汗珠说道:“这真是要钱不要命的买卖啊。这些对于我们学院里身怀技能的人来说,还算不上难事。可是对于那些普通观众,我想应该是非常困难的。”

  杜江抹了一下汗珠,咬着牙说道:“我想试一下啊。”

  “我看你还是别试了。你没有听说过,老虎的屁股不能摸吗。况且那个马那么烈。肯定不好管教了。”

  最6新Z章n节x☆上酷B匠P!网

  “老板又没有说非要驯服此马。不是坐在马背上时间长也会得到奖赏吗。这个条件还不算苛刻。”

  “你这么说,我也倒提起兴趣了。不过先看看结果吧。”

  那匹兽马被从笼子中放了出来。马在栅栏里凝固住了一样。开始把前蹄不停地摩擦着地面。一个白衣男子叶民跳入场内。叶民先在场子上兜圈,然后转移兽马的注意力,那个马匹似乎受到了惊吓不停地咆哮着。在转入到马背以后,男子飞速跳入马背。兽马顷刻站了起来。男子摔倒在地。陆续又有几个人上场都造成了非常悲惨的画面。

  酷卡从口袋里露出头:“这种马叫紫罗兰御马,在西域边关沙漠里生长。长年在风沙恶劣的环境下生存,此马总共不足150只,传说能日行千里。要驯服此马,不能以硬碰硬,而是以灵性驯服。我交给你几种马语。此语言可以让马变得乖戾温顺起来。”

  酷卡,用爪子在杜江的手上划了一下。一串星光般明亮的文字,眨眼间显现有消失掉。

  杜江走到台上,他擦了下汗珠,把身体佝偻下来,以让自己不被烈马的攻势摔倒。他慢慢过去,用手拉住了绳子。马顷刻的可是狂奔起来。但是杜江并没有放手,马开始拖着杜江的身体沿着场地跑动。杜江借着绳子的力气,想让自己的距离开始和御马缩短。马身体猛然抖动,杜江身体跌落到很远位置。一直周旋了二十分钟。杜江已经满头大汗。而御马还依旧桀骜不驯的在场地里跑动。

  “杜江,说马语啊。你这样下去会受伤的。”

  杜江不以为然的从原地站立了起来。走到了御马的后侧,从一侧猛然扑到御马的缰绳,然后在御马的烈性中跳到了马背上。不过杜江只在马背上呆了两分钟就被甩下来了。

  杜江落到地面以后,开始笑了起来。

  素真用手抚摸着酷卡的容貌说:“他根本没有想驯服此马。而是在享受,用自己能力坐上马背的成功感。”

  酷卡眯着眼睛说道:“是啊,我主人不需要我的马语。他想通过自己的努力成功。看来他成熟了点。”

  杜江又开始第二次重逢。

  素真对酷卡说道:“小家伙,把马语交给我。我才不那么伟大呢。你看他遍体鳞伤的样子,好像要自残似地。我是看不下去了。”

  酷卡把马语交给素真,素真走到台上,用最强势的目光看着马匹,然后发出一阵唏嘘声。御马从躁动变得安静下来。马匹像见到主人一样,在素真身体前面趴了下来。素真轻而易举的跑到了马背上,并开始在场地里跑动起来。

  大家一阵唏嘘。素真在马匹上喊道:“老板,你可要遵守诺言,这个御马可是我们的了。”

  牛仔帽老板一脸惊慌的说道:“你用邪术了。那些大人都制服不了此马。你一个小孩子怎么能制服得了。”

  “怎么,你翻脸不认账呢。”

  “毛孩子,小心我告诉你们老师。在校外扰乱公共秩序。”

  “你,你真卑鄙。”

  素真对着杜江挥手说道:“杜江,快上马,咱俩一起离开这里。”

  杜江从地上爬了起来。然后走到马背上,御马一阵奔腾,从栅栏上呼啸而过。御马一直带着两个人来到镇子外的小河边。两人一起坐在河床上,旁边有一个木质的破船,上面搭着个充满漏洞的渔网。

  素真抱着膝盖对杜江说道:“你知道你今天做的事情特别危险。”

  杜江摸着受伤的额头说道:“我只是不想依赖别人,我只想靠自己战胜自己,一直以来我都觉得我什么做不好。但是我不想作弊。我想知道自己的水平到底怎么样。”

  “可是,好多人看事情不是看过程,而是看结果的。你真的太傻太天真了。其实一次证明不了什么。我不会像你这么傻。有一条捷径在自己眼前,还要装作清高,绕着远路走。那真的是没有必要。”

  杜江认真的说道:“可是你不懂好多人在挑战着无济于事的事情。就像一个人去挑冷冻时间一样。他们为了证明自己承受能力比一般人强,于是跑到冰柜里,脱去衣服不停地锻炼这种忍耐性。如果这样说来,那么他们做的事情是不是也很傻。世界真的很可笑,好多人都在为自己制造苦难,而从苦难中突破自己。所以每个人都不能唾弃别人的爱好,我们永远不会知道别人喜欢的东西,就像别人永远不知道我们喜欢的东西一样。”

  “这匹马我决定放回大自然了。他需要回家了。”

  “恩。他的家就是自然。”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