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江的身体一倾斜的时候,一个巨大的屏障开始把杜江的身体反弹回来。杜江被撞击到地上。此时宁川老师赶回来了。几个人把杜江稳定住。一起把杜江扶到宿舍里。

  灵渔教授忘着宁川老师说道:“还好你的及时赶到,用念力制成了一个保护屏障,不然杜江今天恐怕性命难保。”

  宁川老师笑了笑说:“杜江这孩子心气高,一心想要成功。可是由于自身原因,现实和憧憬形成强烈反差。这项举动是他压抑很久的原因。”

  灵渔老师说:“恩。这孩子命运本来就不一样。所以没事多和他交流下。”

  “会的教授。这次也是我的错了。作为班主任没有管理好班级。才会造成如此大的事件。”

  到了周末,外面的街巷也开始活跃起来。杜江在宿舍里照镜子。事实证明,照镜子的人并不是自信的。看了一眼自己青涩的脸庞以后,他突然觉得自己有点陌生。对着自己摆了几个鬼脸然后莫名其妙的笑了起来。望着镜中自己的时候,突然素真悄无声息的走了进来。看到镜中的素真,杜江猛然把镜子扣下,从原地站立了起来。

  杜江抬起眼睛说道:“你来了啊。吓我一跳像幽灵似的。”

  素真拍了下杜江的肩膀说:“我这速度,像不像老师以前表演的那个空间转移法。”素真神奇的说道。

  “不像,我感觉你走路没有着地啊。肯定是飘着过来的。”

  素真在屋子里转了一圈。屋子里干干净净的。风铃静静地发出叮当的响声。墙上挂着几个木版画。橱柜上是一些书籍,整个屋子经过杜江的整理以后显得高端典雅起来。素真看了会书,觉得那些书都老的腐朽了。从里面学习不到有价值的东西,还不如出去晒晒太阳呢。于是抬起小脸说道:“今天去哪玩啊。我可不想每天在屋子里关禁闭了。每天躲在屋子里就要发霉了。”

  杜江笑了笑说:“天气这么热,你不怕晒黑了啊。我是不想出去了。我都觉得这天,出去车都会爆胎。”

  “有那么严重吗,听说阳光是最好的杀菌器。我还希望被阳光渲染下,晒晒阳光,或许我的皮肤就会呈现古铜色的那种,我觉得那种古铜色的皮肤特好看。这里的好多土著居民都有那种肤色。”

  “你还想换皮肤啊。你本身那种肤色就很0k了。”

  “OK什么啊。我都没有好的护肤水,没有保养。每天除了锻炼就是学习。我这一身皮可是要用一辈子的。不像蛇,哪一条皮老了还可以换。我的老了都不知道怎么弥补下。”

  “话说,青春是最美的美容剂。像我们这种少男少女,没有比青春更让人值得炫耀的东西了。”

  “对了带你去过好玩的地方。你想锻炼自己的竞技能力吗。我让你去挑战下不一样的征战氛围。这个消息还是我在校园外的宣传页上发现的。”

  杜江对于学院外面并不是很熟悉,周围有一个大的跳蚤市场,卖很多二手货。中间有一个沟渠,两侧都是市场。

  穿过居民区。来到了一个走兽集市。那些商贩,脖子上缠着毛巾,因为天气热的缘故,整个市场有些臭气哄哄的。杜江看了看那些宠物,有熊狮,豆丁猫,刺猴,各种宠物走兽都有。这些走兽有些是温顺的趴在笼子里,有的在笼子里张牙舞爪的朝着笼子外的人群吼叫。

  杜江的口袋突然一下子变得大了起来。然后有东西不停地再蠕动着,杜江翻看了下口袋,发现是酷卡。酷卡依旧白色的绒毛,软绵绵的像个球,他露出刺猬一样的脑袋说道:“主人,热死我了。你也不让我出来。”

  #i酷d√匠网正/版、N首f发_

  宠物酷卡一般很少出来,而且以前都是在杜江召唤的时候出来。而现在,突然自己冒出来,竟然有些不知所措。于是说道:“你出来干嘛。这里是宠物市场,小心我把你卖了。你躲在陨石弹珠里过日子就好了。如果下面口袋热了。我把你放到上面的口袋。”

  素真看见杜江口袋里的宠物酷卡,惊讶地说:“杜江,你口袋里是什么宠物啊。好可爱啊。在哪弄来的。”

  酷卡从杜江口袋里露出两个爪子说道:“小公主,我不是宠物好吧。我可是兰尼国一颗陨石。经过千年演变和茜拉公主的度化,才修成一个自我的形体。那个小陨石是我的藏身之处。”

  素真疑惑的看了眼酷卡,虽然酷卡看上去很温顺,但是又害怕这个宠物会攻击自己,于是问杜江道:“你家这个宝贝不会咬人吧。”

  酷卡跑到素真肩头,然后用小鼻子开始依偎着素真的脸说道:“你把我当狗了啊。我不会咬人。我会吻人。”

  素真哈哈大笑起来:“杜江,我觉得你宠物一点不像你啊。”

  杜江瞧了眼酷卡说:“它当然不像我了。我可没有他那么色。”说着把酷卡从素真肩头拿了下来。放到了自己口袋里。

  转眼来到了一个大的斗兽场。周围已经积聚了很多的看客。打个斗兽场不是很大。周围用铁栅栏围拢起来的。旁边有两根木头柱子,上面挂着一个横幅,降龙斗兽场。笼子里有一个长着犄角的红色马匹。那个马匹桀骜不驯的在一个铁笼子的马车上咆哮着。不过马的头部和背部已经安放上了马鞍和拴着的套绳。

  从马车旁边走来一个露着胸肌的驯兽长,此男人皮肤黝黑,胸部有很多毛。整个身子汗津津的。驯兽长手里拿着一个皮鞭对着周围的看客说道:“各位路过的各道朋友。今天我们斗兽场,免费开馆,让大家一饱眼福。前不久我们刚捕获一只珍贵的兽马。下面我们悬赏五万金币,希望大家能够驯服此马。能够驯服此马者。我社将聘请此贵人为此马终身驯兽师。”

  栅栏外一片哗然,有个中年男子说道:“你提的要求过高了吧。这种野性马长时间在野外生存,没有一点驯服的几率。”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