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下课以后,同学们陆陆续续的离开了。杜江留下来在教室打扫卫生。墙上贴着几个魔法术士元老的肖像。杜江眼睛死死的看着,不过证明一点,伟人不仅能力和思想惊人,连形象都比较特殊,比如那个奥尔良禅师,留着大的胡子,头发是卷曲的。一副盛气凌人的样子。杜江考虑以后要不要留个络腮胡子。那样是否自己可以变得深沉些。

  正当杜江在胡思乱想的时候,长松走到了杜江的身边,他拿着一本《潜意识导学》说道:“蛋白质,帮我个忙白,给我把书送到图书馆去。”

  图书馆在宿舍楼对面,隔着两个楼层。而且在最高层。因此有些远。因为远的缘故平时大家都不怎么去图书馆,不过长松的阅读卡,借书时间到了。所以必须要还回去。他接到图书管理员的电话。可是自己由于懒惰又不想自己去还。于是想把这个任务交到杜江手里。

  杜江放下扫把推辞道:“不去,我还要会宿舍呢。你不知道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吗。”

  长松笑着坐到桌子上说:“给你一个表现的机会都不展现下自己吗。要知道能够为本少爷服务是你的荣幸。”

  杜江吞吞吐吐的说:“你不去拉倒,我还伺候着你啊。你,你拉完屎还找个擦屁股的吗。”

  “行啊,什么时候强硬起来,吃熊心豹子胆了是吧。”

  “我就强硬怎么了。”杜江晃了下脑袋,几个字有些强硬的从嘴里说了出来。

  “那我就看看你有多强硬可能不能捏的动。”

  长松打电话给宋博,不一会,林海,陈通,两个人也来了。几个人似乎都表现的很猥琐,他们一起把杜江围住然后对杜江说道:“走,我带你去楼顶看看风景。”

  几个男生一起把杜江驾到楼顶。此时太阳已经下山了。楼顶上空旷,上面有很多的电线。避雷针高高的耸立着。远处的大山缠绵的停留在视野里。可是美丽的风景和杜江的处境显得有些矛盾。

  杜江挣扎着说道:“你们放开我,不然我真急了。”

  “我还没见过你急了会是什么样呢。有本事你急一下我看看啊。”

  林海和陈通死死的卡主杜江的胳膊。不让杜江身体走动。

  杜江撕裂的对长松说道:“你知道吗,你就是一个疯狗。见谁咬谁。”

  “我就咬你了。怎么了,我不仅是疯狗,还是一个疯了的狮子。要知道狮子不光咬人还吃人呢。对了,小林,今天杜江在信念条上写的那句话是什么来?”

  林海发出一阵耻笑声说道:“杜江写的是,他要变成一个超人。”

  长松用手托了下杜江的下巴说道:“你的愿望挺大啊。还想做超人。我记得超人都穿红色裤头的。你今天穿的裤头是什么颜色的啊。大家要不要看看啊。今天让你看看我的念力,不用手把你的裤子拔下来。”

  杜江的身体被几个人死死的卡着。长松跑到杜江一米远的位置。发动念力,他念起咒语,把能量开始转移到自己的行动动机上来。那条腰带被长松从远处一指就自动解开了。正当长松用念力脱掉杜江的裤子时,杜江用了全身力气,把头一晃咬了陈通一口。陈通由于剧痛就放手了。

  杜江从两人中挣扎了出来。然后跑到楼顶的边缘处对着几个男生说道:“都滚。你不是想看老子的好戏吗。老子现在就从这里跳下去。告诉你们,老子做鬼也不会放过你们的。”杜江身体靠着楼道的边缘处挪动了一下。楼顶下有一个花坛,下面的人影影影绰绰的。

  长松退后了几步说道:“杜江,你别冲动。你这样做会让我们受处分的。你先下来。我们不欺负你了还不行。”

  酷u匠@网永/o久7@免…“费"D看p小5说/

  杜江看了看楼下,突然想到自己前世死亡时,去了冥都结界那里有很多的锁阳兽。那些兽类恐怖的景象一下子在视网膜上晃动。死亡是多么轻而易举的事情。可是,死亡不可怕。可怕的是死亡后的未知。自己不知道死后去哪,所以一切又显得恐怖起来。但是活着却又是一件痛苦的事情,他必须忍耐所有的耻笑和孤独。因为自己的懦弱和平庸才造成自己变得像可笑的玩偶。楼下有更多的人围拢过来。就在这一刻,一种巨大的羞辱感伴随着自己,自己真的成为了学院的名人。自己死后,将不会和世界有任何联系。他什么不需要。这个世界也没有自己留恋的东西。

  不一会素真来到了楼顶。素真的脸因为激动扭曲的厉害:“杜江,你疯了啊。别人折磨你,你还要折磨你自己吗。你这样跳下去,不但解决不了问题,还给那些看不惯你的人留下了笑柄。为什么不让自己强大起来呢。你不是有个愿望,带着父母和爱人远走他乡,去很多地方游走吗。你这样轻而易举的死了,对得起亲人吗。”

  “对不起,素真,我就是一个不孝的人。我承认我自私。谢谢你这些日子和我在一起。当别人都厌恶我的时候,是你在我身边给我那么多开心的回忆。我真的想要离开了。我一直在无能为力的生活着,我迟疑了那么久。是一个什么事情都做不了的人。我不知道我活下去的勇气是什么。我就是命运的一个笑话。我已经不再是以前的那个杜江了。我突然觉得我承受的太多,我真的累了。在这个世界上,我找不到自己的价值。一个没有价值的人活着就是浪费空间和资源。我没有智商也没有体力。活着对于我来说就是形同虚设。与其如此生不如死的忍受着,还不如一死了之。我只是觉得我一无所有。”

  素真哭着说:“每个人不是为了别人的眼光而活着的。是为了自己。人生不足百年,这百年里,学习,工作,结婚,生子,这才是一个过程。如果这些都完成不了,就轻而易举的放弃是不是太失败了。你总不能一点追求都没有吧。”

  “晚了已经不可回头了。我必须静静地死去。不想做一个懦夫。好多人都看着我呢。我从来没有这么坚定过,没有这么坦然过。”

  杜江说完,从楼顶张开双臂对着楼下跳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