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鹏的身体从上空一直掉落到一个高速路下的草坪上。第二天被一个修理草坪的工人送到了医院。不过经过医生检查,只是皮肤有一些轻微的擦伤。因为担心母亲孔依依,所以他立即往家里走去。昨天下午因为停电,胡鹏点燃了一支蜡烛。那个蜡烛在桌子上燃尽以后,就引起了火灾,外祖母以为自己的外甥胡鹏还在里面,不顾一切的冲到火海里,可是由于火太大。加上老人行动不便,被火海葬送了生命。

  来到家中以后,家里已经来了几个亲人。地上很多零散的物件。那些物件都是从地下室中清理出来的。胡鹏听到一阵啼哭。他看到了被烧的已经焦黑的外祖母,他突兀的站在原地。孔依依看到儿子以后连忙把注意力转移到杜江的身上。在她眼里,眼前站着的还是自己的儿子胡鹏。

  “你去哪了。让我担心死了。”孔依依走过去,用手抱住了胡鹏的头。她的泪水不停地流了下来。在她眼里,胡鹏还是一个不会说话,不会做事的自闭儿。

  胡鹏安慰的说道:“妈,我长大了。你不用担心。以后我可以照顾自己了。我现在全好了。我不再是一个自闭儿了。”

  这是儿子有生以来第二次说话。孔依依看到儿子顷刻蜕变,似乎经历了重生一样。她知道这一天迟早会到来。因为在胡鹏四岁的时候曾经出现过一段奇迹。而现在她不知道说什么,对于儿子的痊愈。加上失去母亲的悲哀,让她变得似乎平和了许多。

  胡鹏没有急切的介绍自己的身世。他在考虑怎么介绍自己。可是因为一切太过于不可思议。他不知道自己的话能不能被对方接受。直到料理完外祖母的后事。晚饭时,在平淡的饭桌上,孔依依把炒好的土豆和茄子放在盘子里。又从冰箱里拿了些香椿的咸菜说道:“鹏鹏,你长大了。而且竟然是顷刻间长大。让我有些措手不及。你恨你爸爸吗。他抛弃了我们这个家。”

  胡鹏以前吃饭的时候,总是颤抖像一个老人,而现在他的动作娴熟了很多。几天来,他和孔依依有了很陌生的交流,他现在多么想回到以前的家啊。他自己真正的故乡,在江南临潭县夏庄村。

  胡鹏镇定的说道:“我不恨他,胡亚伦不是我爸爸。我爸爸是一名牧师,叫杜牧,在江南临潭县夏庄存。关于前世的记忆,我记得一清二楚。”

  孔依依一脸矛盾的说道:“什么前世,你让我怎么相信你呢。人根本不可能有轮回和转世。而且一个人也不可能带着前世的记忆来到这个世界上。”

  “会有的。世界一切皆有可能,妈,以后叫我杜江吧。我还知道以前我家的地址。我曾经在四川上过大学。我是独生子。如果现在推算下来。我21岁死的。现在12年过去了。我的爸爸已经55岁了。”

  孔依依摸了下胡鹏的头说道:“我虽然知道这件事情有些夸张,可是从你的身体痊愈来看,你让我相信世界什么都可能发生。”

  “妈,你陪我一起回我的故乡吧。我想见见我的亲人。你到了以后,就知道我说的是真的了。你看我腹部有一个黄色的胎印。那个胎记是我前世死亡时留下的。我前世被一个歹徒用刀子,捅进了腹部。派出所里应该有我死亡的证明。”胡鹏说着用手把衣服拉了起来。露出那个胎记。

  胡鹏是在农历五月份踏上南去的火车的。他准备好简单的行李。因为孔依依担心儿子的安全,所以决定一同前往。孔依依打开火车的窗子,外面传来咔嚓咔嚓的机动声。周围的人大多因为疲倦而在硬座上犯困。有的在吃东西。

  胡鹏现在有两个身份。一个叫胡鹏,一个叫杜江。而他的身体里竟然装着,杜江21年的秘密和生命。他突然觉得自己的责任是那么巨大。

  "更新最快9上^酷¤匠p网,e

  孔依依从口袋里拿出一个苹果,削完后对着杜江说:“鹏鹏,奥,不,小杜,来吃苹果。”孔依依知道杜江的身份以后,突然有了一阵生疏感。不知道自己是叫他杜江还是叫胡鹏。说出小杜以后,突然觉得这个称谓是那么的陌生。

  “妈,只要你喜欢叫我鹏鹏,你就叫我鹏鹏就行。不管什么时候,你都是我妈。以前我在自闭的时候,不知道照顾自己,智商说话都成问题,你都没有嫌弃我。谢谢你收留我。是你给了我生命。让我知道,这个世界上有爱。谢谢你陪着我,找另一个家。”胡鹏动情的说道。

  “我还是叫你杜江吧。杜江这个身份更适合你,毕竟你在那个生命里曾经活了二十一年。而在胡鹏身上,你的记忆真的屈指可数。”

  “恩,好的。妈妈。谢谢你体谅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