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亚伦是在儿子胡鹏7岁的时候和妻子孔依依离婚的。他离婚以后就去了海外。说实话,他对儿子胡鹏没有一点感情。胡亚伦走后就再也没有和孔依依联系。两年以后,胡亚伦和一个领国老挝的女人结婚。他共生了两个孩子。

  胡亚伦离婚的原因是妻子不愿意在生一个孩子。其实在潜意识里,胡亚伦一直想有一个女儿。他喜欢女孩或许是因为,女孩比男孩听话乖巧,打扮起来非常漂亮。自古儿子和母亲亲,女儿和爸爸亲,在这个家庭也不例外。

  作为哑者的日子一直持续到胡鹏八岁的时候,由于母亲上班,胡鹏一直被寄养在外婆家。母亲尝试着让他上学。但是由于智力和语言无法交流被留在家里。

  外婆是一个幼儿园教师。她能讲很多的故事,还可以吹各种乐器。口琴,双簧管,家在一个小县城边上,住着一个二层阁楼,还有一个地下室。地下室非常的长,要走二十多个阶梯才走到地底。

  胡鹏是在七岁一次雷雨之夜跑到地下室不出来的。那一天晚上,母亲孔依依找了半天才从地下室找到儿子。而儿子似乎有一个害怕雷电的天性。为了逃避别人的目光,和那些不一样的眼神,他逃到了地下室没有再出来过。

  转眼到了胡鹏已经12岁了。此前他在那个地下室里呆了五年之久。从来没有出来过。吃喝拉撒全在那个黯淡的地下室里。

  地下室有一个橱柜,很长,整个空间像一个酒窖冬暖夏凉。儿时放着很多玩具,长大了就放了很多的书籍。还有破旧杂物。自行车,破电视,旧橱柜。不过地下室没有电视,因为没有信号。只有一个方形的大喇叭录音机。但是胡鹏从来没有摆弄过。胡鹏的一日三餐都是外婆做好了送到地下室。墙上挂着很多的面具。每当胡鹏生日的时候,外婆总是制造很多形象各异的面具送给胡鹏。那是胡鹏唯一的交流世界。

  胡鹏的皮肤因为长时间不见太阳的缘故而变得非常的白。他依旧不会发声。不过会一个人画很多抽象的图画,没有人能读懂那些画的含义。胡鹏看起来像一个白种人。不过从五官上,还算秀气。短发,充满棱角的脸。

  下午三点。雷电像锣鼓一样在敲打着。让人惊悚的闪电,一会儿亮起一会儿灭下。整个天际昏沉沉的。胡鹏蜷缩在墙角。灯一下子熄灭了。

  通过艰难的学习。胡鹏勉强能够自理。比如能自己吃饭,穿衣,虽然动作很慢,点蜡烛是在前两年学会的。他颤抖的点燃一支蜡烛放在木质的桌子上。光线暗淡无光,风吹来的时候,光线忽隐忽现的。因为雷电的缘故,他的情绪变得更加的混乱。

  胡鹏像一只老鼠不停地叫着。他捂住耳朵,不让这狰狞的声音窜入耳膜。此时,天空突然传来了一阵叫声:过来,杜江。过来啊。

  胡鹏站起来走到玻璃前,他突然看到镜子里,有一个晃动的身体,没有头,而且轻飘飘的。在黯淡的光线下。那个镜子突然随着外面的闪电刺眼的亮了一下。胡鹏飞速的转过身体。他看到身后,晾晒的衣服。他把衣服从晾衣架上撕扯下来。用力的踩踏着。像面对仇人一样,把衣服弄的狼狈不堪。他想用力大叫来发泄心中的忧郁。可是他的嗓子里像填满了物品。一个字节发不出来。这种感觉像是梦魇。

  外面的雷雨声中,总是夹杂着一个女子的声音,从雷电里传来。那种声音像一个招魂的鬼魅。胡鹏开始放松了下来。声音每当打雷的时候,就会莫名其妙的传来。而雷电来的迅速,去的也迅速。虽然不是叫自己的名字,但是为何这个名字如此熟悉而亲切呢。好像真的在叫自己一样。杜江,杜江,连绵不绝的传来了,让人的脊梁有些发麻。

  雷电里的叫声还在不停地传来,胡鹏无意识的走出地下室。他的目光空洞。脑袋浑浊,胡鹏慢慢的朝着外面的闪电处走去。地下室以外雨不停地下着。地上已经流成了一个河流。

  胡鹏站在地下室的雨帘处,朝着远处望去,四周黑漆漆的。所有被雨声吞没。可是耳朵里那种呼唤的声音还是没有停止。

  声音充满了爱意和拯救,他必须去接近那个声音。虽然他不知道那个声音是从哪里发出来的。那是来自雷电的呼唤吗。可是为何只听其声不见其人呢。

  胡鹏失去意识的走到了暴雨中,他伸开了双臂,沐浴着雨水,像干渴的兽类,充满了对于大自然的敬畏。胡鹏打开手臂,闪电一下子亮起来了。一道雷电从乌黑的云层中垂射下来,像一条线一直连接到胡鹏的心脏。

  胡鹏从地上一跃而起,那道闪电一直把胡鹏拖到乌云以上,站在乌云以上的外置。他看到万里晴空。而脚下的乌云像舟一样载着他的身体。他眼前站着一个女子,带着玛瑙和珍珠的首饰。乌黑的头发,长长地绣着花纹的袍子,像一个少数民族美女。

  女子走到胡鹏面前:“你还记得我吗?你那次穿过轮回道的时候,说会记住我的。我叫茜拉。兰尼国郡主。”

  胡鹏的头开始剧烈的头疼起来。他的记忆突然复苏了。而且竟然如此的清醒。他突然有了说话的欲望。一瞬间话语破嗓而出:“你是银河以外另一个星球的郡主。我记得你。我不叫胡鹏,我叫杜江。”

  茜拉点了点头:“你也叫胡鹏,你的前世叫杜江。你在穿越轮回道的时候,由于你的意念太多,让你的语言系和智力系受到了限制。成了一个自闭儿。而现在你自由了。我已经用闪电的引线为你缝合了断裂的神经。”

  胡鹏摸了摸自己说道:“我真的没想到,我还有醒来的一天,谢谢你。而我已经12岁了。真的很难相信。我还以我还是原来那个杜江呢。我现在好想念我爸爸妈妈,杜江,对我叫杜江。”胡鹏呢喃着。

  杜江顷刻知道了自己的身份,不过看到现在的自己,竟然有点陌生,毕竟他呆呆傻傻的过了十二年。而现在猛然回到现实,他想起以前的自己,自己二十岁时,自己身高一七五国字脸。而且很腼腆。不过现在的身体,瘦了很多。可能因为现在年龄才十二岁左右的缘故吧。

  杜江踩着脚下的乌云。站在云朵上方,他看了看脚下。有些害怕。于是小心翼翼的挪动了下。

  茜拉郡主笑着对杜江说:“怎么样,我也不知道自己该在什么情况下,和你见面,所以我还是选择了在天上。不过要在这个世界生存,没有自己的技能和特长。是很难立足的。所以我赐给你些法术。你加以练习会不断变得强大。”茜拉公主说着。于是用手指,在杜江的额头上,画了一个x字。他的身体开始有一段电流流过,而变得燥热起来。有些热气,从他的额顶冒了出来。

  杜江笑着说道:“这上面真的好美。云彩下面还乌云滚滚下雨如注,而上面却万里晴空。世界太神奇了。你看远处还有彩虹呢。阳光如此温和。一些鸟儿在云上方飞舞。我真的感觉走进了大自然。可是遇到你,我突然又觉得遇到了外星人。”

  “不要把我看得这么特殊好吗?其实每个人的人生都是神奇的。都是上帝特意的安排的一次有趣的旅行。”

  茜拉拿出一个圆圆的如眼球般大小的石头说道:“这是我送给你的礼物。是我们星球珍贵的陨石。说完,那个陨石突然破裂了,从里面孵出了一个虚拟宠物,宠物浑身毛茸茸的。银白色,身体呈椭圆形。嘴巴是尖尖的,鼻子是一个圆球。

  那个宠物抖动了下脑袋,声音像个女孩:“你好,我叫酷卡。我是你的宠物,求安慰,求抱抱,我可以陪吃,陪喝,但不陪睡。”

  杜江微笑的摸了下酷卡的头说道:“先告诉你,我这个人连自己都懒得打理,让我照顾你就别休想了。跟着我,你最好自食其力。”

  酷☆}匠网F首%发}:

  酷卡钻到陨石蛋里说道:“放心,我不吃饭也不喝水,我可以吸收日月精华而活着。你可以随身携带我,有什么事情,把手指放到你的眉心处一点就行了。我原来是服侍兰尼郡主的。她把我送给你了。郡主已经在你的眉心处划了一个x字。你可以用手指按住那个x字来召唤我。不过有人在的时候,我是不出来的。有什么话,可以去角落私聊。思密达,我要走了。主人。”

  茜拉郡主说道:“杜江,你的梦想是什么?你现在可以靠自己完成自己的梦想了。”

  “我的梦想都是做梦想着的事情。世界存在很多不确定性。我所要做的就是战胜一切。”

  “其实,你想得到什么,只要相信能得到。命运就会送给你什么。这就是人所说的心想事成。我要走了杜江,我知道你现在有很多事情要做。所以我会给你法力和祝福的。我就是你的守护神。”

  茜拉用手抱了抱杜江。杜江用手紧紧抱住茜拉的身体。但是还是觉得自己就是个12岁的孩子。茜拉郡主后背上,开始幻化成两个翅膀。她的影子像蒸发了一样在杜江面前消失了。杜江的身体开始失去重心的往人间掉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