急诊室:地点北方烟台泾河镇佳缘开发区医院内医院

  产房里,干净而明亮。上午九点,在这个夏季的时光里,外面没有风。树叶一动不动的孤立在空气中。

  胡亚伦站在妻子孔依依面前,他用力的攥着妻子的生不停地说着:“加油依依,咱们就要见到我们的孩子了。”

  虽然室内温度不是很高,但在艰难的生产中,孔依依的汗水,已经把头下的枕头,浸湿了。

  胡亚伦在泾河路的饰品店里,做家居装饰。主要卖一些室内装饰品,比如挂表,木版画,木雕,花瓶,陶瓷等。他是一个个体户。平时待人和善。妻子孔依依自己开设了一个小提琴培训班。专门辅导学生小提琴课程。孔依依二十多岁,属蛇。本身多才多艺。也在不停地参加各种电视综艺节目。在妻子耳濡目染下,胡亚伦也能唱几首民间小调。或者和孔依依一起去,偏远山区参加些没有收入的慈善演出。他家的照片里贴着很多照片。胡亚伦虽然收入不高,不过还是竭尽全力支持妻子的事业和爱好。孔依依最大的成就是在一次,中央电视台上闪光大道获得过二等奖。抽屉里还有好多的获奖证书。

  而此刻。孔依依声嘶力竭的叫着。她用尽全力,想把腹中的孩子送到这个世界。这是每个母亲的希望。虽然被痛苦包裹着。却也感觉到一种伟大和幸福。有了孩子,似乎就有了未来。家永远是神圣的。

  屋内被产痛的声音纠结着。几个医生,把自己包裹的严严实实的,他们带着蓝色的口罩,和手套上已经沾满了粘液和药水,接生的医生都在认真的等待着一个新的生命降临。

  经历过一场挣扎以后,一个不足2.5千克的男婴降生。不过孩子剩下来的一瞬间,并没有听到孩子的啼哭。赵医生,从充满血液的床单上把婴儿抱了起来。开始还以为是一个死婴,可是看到孩子蠕动以后,才打消了那个可怕的念头。婴儿的身体有些淤青。不过头发比较的浓密。

  李医生对着旁边的护理说道:“孩子虽然没有传来哭声。不过,还活着。真的是一个奇迹。这是一个早产儿。要认真护理。”

  然后李医生又看了下胡亚伦把两个手套摘掉说道:“先生,你妻子,在出生前,有没有做过产前检查。”

  胡亚伦抹了下汗说道:“做过的。而且做过好几次,不过检测孩子发育正常。”

  李医生整理了下衣服,把用过的接生用品整理起来说道:“不过从现在来看,孩子体重太轻。而且早产。可能有死亡的危险。而且孩子不会哭。我们会做声带检查,看看是不是声带的问题。你的妻子,由于失血过多。可能会造成习惯性流产,所以这段时间要尽量休息。”

  医生说完就走了,度过了艰难的一周危险期。婴儿开始有了更多生存的希望。不过婴儿依旧不会哭。眼睛总是空洞洞的。

  胡亚伦和孔依依给孩子取名叫胡鹏。孩子三岁时最终被确诊为,自闭儿。主要特征是不与人对视,喜欢独自玩玩具。无法与人交流,害怕生人。虽然检测声带没有问题。但是还是不会发声。

  为了给孩子更好的教育,孔依依辞去了培训班的工作,专心在家里教育自己的儿子。

  胡亚伦坐在沙发上,看着孩子一个人流着哈拉,无奈的叹了口气说道:“要不咱在生一个孩子吧。我们的孩子可能一辈子都是这样了。等我们老了,儿子怎么办。”

  孔依依摸了下自己的头颅,她不想思考孩子这个问题,可是有些问题,真的不是自己能解决的了的。虽然孩子已经三岁多了。孩子还没有叫过自己妈妈。看着别人的孩子都进了幼儿园,而自己的儿子却只能在家于是失声对胡亚伦说道:“你想的容易。听说,自闭儿都是遗传性的。如果生一个孩子还这样怎么办。肯定是父母的错。我生孩子前,有一段时间产前忧郁,是不是对自己的孩子有影响。而且生孩子前,自己无比的急躁,总爱发脾气,肯定是我害了孩子。”

  “要不咱领养一个吧。去孤儿所怎么样。”胡亚伦说。

  孔依依生气的说道:“你想的容易,一个孩子,还不嫌麻烦吗。你还想要几个呢。”

  胡鹏四岁了,孔依依还是买了蛋糕给自己的儿子庆祝了一番。不过从实际看来,胡鹏还依旧是一个自闭的男孩,不说话,每天喜欢藏到角落里或者桌子底下。害怕见到生人。像一个胆怯的兔子。

  不开心的时候,唯一的发泄方式就是咬手指。有时候也用手伤害自己。

  6月的一天,胡鹏已经四岁了。如果不和胡鹏交流,一般人很难看出他是自闭儿。天气突然电闪雷鸣起来。接着风开始不停地把外面的树木摇曳着。孔依依,来到阳台把外面的窗户关上,然后把晾晒好的衣服收了回来。而儿子胡鹏正坐在地上的拼音图表上玩耍。雷声无比悲壮的传来。由于天色太暗,于是孔依依把灯打开,来到胡鹏面前说道:“儿子别怕,打雷知道吗。”当一阵闪电过后,孔依依焦躁的用手掩住了胡鹏的耳朵。

  “妈,我不叫胡鹏,我叫杜江。”胡鹏张开了嘴。以前他的声音总是有声无色。支支吾吾的没有一点语言的节奏感。而现在,声音清晰而且尖锐。让孔依依觉得自己是不是幻听。但是还是听清了最后几个字,我叫杜江。她有些难以置信。

  孔依依的心通通的跳了起来。她没有听清楚儿子在说什么。不过浑身感到一阵冰冷,像被雨冲刷过一样。不过那种声音的确是儿子发出来的。但是儿子说完一句话以后,又开始不说话了。他开始在地上的拼音表上挪动。

  孔依依以为自己是错觉。不过还是充满关心的问道:“你说什么儿子?”胡鹏用小手指着地上的拼音表,拼出几个词,mawoaini(妈,我爱你)

  孔依依充满怀疑的望着胡鹏说道:“儿子,你好了。你能和我交流了啊。我不是做梦吧。”孔依依手足舞蹈起来了。由于高兴竟然有些失态。

  胡鹏点了点头。他以前浑浊的眼睛似乎有了光,不过孔依依还是有些不敢确信。因为那张拼音表是上周买的,他还没有教过胡鹏拼音的用法。而现在胡鹏才四岁多,竟然能指着地上的拼音与自己对话。简直有些不可思议。

  “儿子,快说我叫胡鹏。我叫胡鹏。这几个字怎么拼啊?”孔依依急不可耐的对着儿子说道。她把拼音表房东儿子面前。于是拿着一支铅笔想把儿子用手指出的单词划了下来。

  胡鹏指着地上的拼音表,一个字母一个字母的指着wojiaohupeng.(我叫胡鹏)

  看到儿子竟然一个字母不差的把拼音指出来。孔依依第一次感觉到欣慰,想到以前,陪着儿子的日日夜夜,虽然儿子不会说话,不过以前她还是每天陪儿子聊天,给儿子讲故事,唱歌。不禁抱着自己的儿子痛哭起来。难道他自己感动了上天。这真是一个奇迹。

  可是一个娇嫩的声音还是从孔依依的耳边传了过来。声音深深沉沉的,像一个中年男子的声音,从胡鹏的嗓子里传出来:“不,妈我真的叫杜江。我不叫胡鹏。我家在南方一个小镇上,我是被一个人用刀捅死的。可是我现在身体被限制着。发挥不出来。等有机会我一定告诉你。”胡鹏说完以后,就睡了。

  孔依依听到从未发声的儿子竟然换了音调。如同鬼附身一样莫名其妙的说着话。可是爱子心切的孔依依,依然自我安慰道,儿子可能开始说话不适应的缘故。于是她打电话给胡亚伦:“老公,快回来。给你说件事情。快点。快回来。”

  胡亚伦在店里正在为客户介绍自己的新到的挂件。收到电话以后,他轻声问道:“怎么了。老婆,我在忙呢。对了下雨呢。你关好窗子。注意把电视的天线拔下来。不要导电。”

  “你快回来吧。我是说,咱们的儿子。。你回来看看咱儿子。”

  “儿子怎么了。你慢慢说。”

  “他会用字母说话了。不,他也能用声音说话。”

  看w正Gi版WV章C.节~(上*酷oX匠2网Iz

  胡亚伦骑着摩托车到家时,他的衣服已经湿透了。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此刻天已经开始变得晴朗起来。阳光照射到阳台上,世界又焕然一新起来。

  刚才妻子的语气让他变得有些不安。不过回到家后,看到呆呆傻傻的儿子,自己又开始变得泄气了。于是对着孔依依说道:“怎么了。慢点说。咱们的儿子不是好好地吗。”

  孔依依喘着粗气说道:“不是,咱儿子说话了。还能用拼音指出自己的名字。”

  胡亚伦看了一眼胡鹏,儿子嘴里依旧留着哈拉。眼睛里空无一物,手里拿着一个玩具,可是视线却不在玩具上,表情依旧呆滞。胡亚伦喊着儿子的名字,儿子依旧无动于衷的坐在原地。不能发声。手也没有规律的在拼音表上动来动去。

  “亲爱的。我感觉对不起你,一直以来都是你在家照看儿子,我知道你想要咱儿子说话,可是你知道儿子的病不是一下子就能好起来的。”

  孔依依用手摸着儿子胡鹏的小手对着丈夫说道:“不,亚伦,我真的看到儿子说话了。虽然他说的话,有些前言不搭后语,我还是听到,他告诉我他叫杜江。被一个男人用刀捅死的。而且他还指着拼音上的字母上指出,mawoaini(妈,我爱你)。这几个拼音,真的我不骗你。”

  “可能吗,你说他会指着拼音说话。他以前都没有和你正常交流过,怎么会拼音字母呢。你说起这件事情的时候,让我想到了碟仙。你不要吓我好吗。咱们的儿子叫胡鹏,怎么会叫杜江呢。再说,他才四岁,也不可能被谋杀过。”胡亚伦摇着妻子的肩膀说道。

  “以后,我会负责照顾儿子。减轻你的负担。我想你的精神压力太大了。明天我们去精神科看看怎么样。”

  “你为什么不相信我呢。”

  “好,我相信你,但你也要相信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