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江躺在医院的病床上,此刻他的眼睛昏沉的闭着。肉体在麻醉剂的作用下,已经开始麻木。大脑也开始不断的走向了混沌。可是他的听觉却变得非常的清晰。只是眼睛被沉甸甸的眼皮挡着看不到任何的事物。他听到医生急切的呼吸。无数个心脏的跳动都在这命悬一线的空间里牵动着。他第一次知道了命运的可贵。可是命运似乎都是注定的。有些东西是不可更改和逃避的。就像死亡。他来的那么突入其然没有一点征兆。

  检测心脏的仪器上,那条跳动的曲线,越来越趋于平缓。医生无奈的说了句,可惜这么年轻的生命,就死了。在医学上,大家一直认为死亡永远是人生的最大悲剧。

  就在白布蒙在脸上的那一刻,杜江突然感觉自己的灵魂,如同掰开肉体一样,从肉体的缝隙中坐了起来。他的灵魂停留在洁白的床单上,他望了望眼前的身体。那个熟悉的身体看上去更加的恐怖和血腥。上面深深地刀伤,鲜红的血液浸红了床单,他惊悚的朝着自己生前的身体看着。又不安的用手摸了下自己的灵魂,一切已经没有了疼痛。

  想起刚才的那一幕。手术刀,和缝合的针线,在自己肉体上无情的穿插切割时,此刻他的灵魂突然产生一种刺痛。突然觉得人在死亡和疾病面前是毫无尊严的。死后他的肉体要化为乌有。死后要在烈火中当柴一样燃烧。躲进黝黑的墓穴。在那种墓穴里,永远黑暗无光的充满了泥土般的气息。

  此刻,病房里已经没有了人。他的灵魂漂浮着。他看了看周围的环境,一切安静的没有声音。他不想离开自己的身体,想到自己老去的父母,他开始变得愧疚不安,他努力的大喊着爸妈,这两个熟悉的尊称。这个家庭需要他的存在。在充满爱的家庭里,一个至爱的人死了,会让一个家庭都会倒塌。他需要回家。他的声音却不停地在这个虚假的世界撞击着。他努力的朝着死去的肉体靠拢。可是两个形体却不能汇合。

  杜江是独生子,他的死亡将会是家庭唯一的悲剧。可是他不想离开这个世界。因为不知道自己死后去的地方。因此就更加的不愿离开肉体。他努力让灵魂回到肉体里,可是一切却已经为时已晚。

  都说人死后,什么也不会留下。可是他却发现自己有一声洁白的装束。还好不是赤身露体,不过世界还是那么干净。有些让他相信,死后是一个安静美满的世界。因此他急躁的心也开始平静了下来。

  杜江穿过那扇白色的门来到走廊,他听到隔壁另一个的病房里传来了一阵阵啼哭。他从外面的玻璃朝着那个房间里看去,在白色的光线中,他突然看到,另一个病人因为车祸刚刚失去。他的亲人都在痛哭着。可是那个死去的尸体,旁边蹲伏着三只巨兽,而三只巨兽身体如同猎狗,牙齿像象牙,毛如刺猬,身上血淋淋的。像刚从胎盘里出来一样。这种恐怖的猎狗叫做锁阳兽。性情凶猛。攻击力强。最主要的袭击对手是死去的亡魂。三只锁阳兽蓝色的眼睛趴伏在病房的各个角落,而现实的人群却没有发觉。

  杜江感觉到害怕。他用手捂住了自己的鼻孔和嘴。不让自己的气息发出来。直到房间里那个男人的灵魂,才从肉体里艰难的坐了起来,可是不等他醒悟,三只锁阳兽,突然凶猛的扑了上去。那个灵魂被撕咬着。男人的灵魂体发出无比巨大的求救声。不多时,他的灵魂瞬间变得腐烂。露出难看的筋骨。肉体被锁阳兽的毒性腐蚀着。那个灵魂体,开始青筋必现,冒出一系列浓烈的烟雾。

  杜江忍不住的大叫了一声,然后开始往外跑。刚才他的声音惊动了其中一只锁阳兽,一只锁阳兽看到杜江以后,大步的朝着他扑了过来。杜江努力的拨动着空气,用力的把脚步朝着地面滑动着。可是在生死攸关的危险中,求生的欲望还是让他把所有注意力转移到逃生这条路上。

  跑出那个走廊后,杜江又从一个窗子中越过去,才把后面的锁阳兽甩掉。

  外面一下子变得寒风呼啸起来。一个巨大的旷野呈现在面前,没有太阳,天空是昏暗的颜色,无数个腐烂的尸体,像树木一样,遍布在山丘和平原上面。杜江感觉到恐惧,这就是死后的世界吗。刚才追自己的猎狗到底是什么。为什么要把灵魂撕咬呢。

  郊外,杜江惊悚的来到一个大树后面。那棵大树在一个粗大的松树面前,旁边有一座独木桥。他看了看周围,无数个刚才遇到锁阳兽,在荒凉的觅食着死去的灵魂。那些灵魂被撕咬后,却不能死去,他们被不停地折磨着。灵魂已经变得千疮百孔。

  杜江躲在那棵树后,他不能把自己的灵魂交到这些没有感情的锁阳兽面前,他需要,把自己拯救出去。杜江嘴里吸着凉气,他看了看眼前的那个独木桥,独木桥下面有一个鸿沟,对他来说,宁可悲壮的死去,也不能让自己在这种残酷的氛围里受这些锁阳兽的摧残。可是对于这些孽种,他突然想,自己死也可以。但是怎么也得找个垫背的。

  杜江从树后走了出来,他对着独木桥上的一只栖息的锁阳兽吆喝了一声。那只锁阳兽很快发现了杜江。

  杜江朝着鸿沟的边上挪动了一下。他让自己更接近鸿沟的边缘。他对着远处的巨锁阳兽说:“过来啊,走狗。你不是挺厉害吗。老子在这,有本事你来啊。”

  锁阳兽把自己象牙般的牙齿抵在了地面上,然后发出一阵怒气冲冲的咆哮声。它的两只爪子不停地巴拉着地面。地上被抛出了一个巨大的坑。那个锁阳兽的声音,无比嘶哑。嗓子里传来了巨大的雷动声。

  杜江摆出一副上前的样子,做出挑衅状,“过来,畜牲。今天老子要给你同归于尽。来吧。”

  那种锁阳兽忍耐度是比较低的。而且这种兽性。只知道勇猛的进攻,它似乎天生把人类的灵魂视为仇恨之物。锁阳兽朝着杜江的身体扑了上去,杜江用力的抓住锁阳兽的两个脖子。一起朝着鸿沟滚动了下去。

  酷匠RF网0首h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