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空中满是乌云,吴氏家族和张式家族的陆军终于碰到了,大地上弥漫着浓厚的火药味,大战一触既发,这时候双方的军队都在紧张的布置着战略和配合着阵法的调动,当双方一切准备就绪的时候吴家族长战起身来大手一挥说道,全体进攻。

  这时张家族长张丰彝说道:“辰儿传我令向吴发动进攻。”

  双方军队在双方军事的指挥下以阵法的步骤一步步向前推进,当距离相差50米的时候,双方敲起了冲锋鼓,战场上兵对兵将对将,吴氏家族着边的五位供奉也冲向了张家个四位供奉,他们的修为都都是金元期,如果一对一的话那是势均力敌,但是要是五打四的话,那形势就是一边倒了,在着边杀的正起劲的时候,吴家的大公子吴长江带领的水军也和张家水军碰上了,张家水军的指挥官是张家族长的二儿子名叫张天霸,双方没有多余的话,碰上了就直接冲杀上去了。

  战争持续了将近4个小时才接近尾声,这场战争真是杀的昏天暗地,日月无光啊,当双方休战清点人数的时候发现,着场战争损失惨重,吴式家族这一方损失了二位供奉,25万的大军损失了19万,水军损失6万,族长的大公子二公子全部负伤,再看张家那变,供奉死了二位重伤一位,陆军损失20万,水军损失将近7万族长的三位公子全部负伤,这一战双方全部损失惨重,战场上残肢遍地,血流成河。

  在快要到凌晨12点的时候双方才打扫完战场,把伤员全部送到帐篷中养伤,后吴家族长召集骨干开会,商议一下,下一步的作战计划,在会上族长让所有的人发言。

  王军事站起先说道:“族长我建议咱们退兵吧,回去整顿几年再出击,要是再这样的话,难免双方鱼死网破,得不常失啊!”

  三公子的师傅张真人起来说:“不行,我三师兄和二师兄都死在了张家供奉的手里,我们必须要报仇……”

  剩下的二位同时站起来说:“五师弟说的没有错,我们要报仇,如果你们退兵的话,我们就退出对你们的支持。”

  这时候族长站起身来说:“各位供奉稍安勿燥,我们还需要从长机忆,族长之所有这样说,那是因为战争的时候是缺少不了这些供奉的,因为供奉的存在才能确保族长的安全,继续说到,各位既然咱们现在已经这样了不如和张家拼了把,那样咱们的胜算还能大一些,因为他们的总体实力要比咱们差很多,你们看怎么样。”

  王军事站起说:“一切谨遵族长吩咐,下面的所有骨干听王军事这么说了,他们都真了起来一起说道,谨遵族长吩咐。”

  族长接过话来说:“那好希望大家能够众志诚诚,把困难克服为了我们的后代打下这艰难的一站,下面的骨干们一起说到,誓死效忠族长,族长把手举了起来说到,好,你们马上回去准备,让战士们好好休息,明天就是我们和张家决一死战的时候。”

  张家的帐篷中聚集了很多人,族长站起来说:“传我令下去告诉战士们今天晚上好好休息明天准备回城整顿,又转头问下面的将士们,你们有什么意见吗。”

  张家族长说完话首先看向供奉那边,意思是询问他的意思,这个会议仅剩的二位供奉只来了一位,因为那位已经受了重伤正在住出静养,当这位刘供奉和族长的目光相遇的时候眼中精光一闪,吓的族长紧忙的避开刘真人的目光,感觉背后冷风飕飕的,族长说道:“请问刘真人您的意思呢。”

  n@酷@匠\M网“永久免;)费◇0看!+小说3)

  刘真人接着说到:“依我之见,明天要和吴家进行最后的进攻,为你们的战士和我大师兄和三师弟报仇……”就在这时,一位脸色有点发白的中年男人走了进来,所有的人包括族长都站了起来说:“陈真人您的伤不碍事把,陈真人挥挥手说,不碍事的,明天必须要和吴家做个了段,为我二位师兄报仇,如果不出战的话我们就退出你们的家族组织,我们自己去报仇。”

  张族长一听着话傻眼了,他明白按照现有的实力虽然能和吴家一拼但是要缺少这二位供奉的话,那后果真是不堪设想啊!

  马上接着说到:“您二位别这么说啊,我说的只是我的想法,如果你们不同意的话,我们就从常机忆如何?”二位供奉同时点点头,族长这时长长的出了一口起,转头看向李军事,问到李军事你有什么好的办法吗?李军事回答说:“禀告族长我的意思就是利用我们现在应有的优势去消灭吴家的全部力量,您看这样如何。”

  今天晚上的天上黑漆漆的,伸手不见五指,突然有二道残影飞过,方向正是在北边安营的吴家,等到吴家我军营外500米左右处突然停了下来,发现前面不远处正有三条人影象风一样的朝自己着边飞来刘真人用灵识一查倒吸了一口凉气,那是因为这三道人影正是吴家紧剩的三位供奉。

  当他们马上就要靠近的时候,双方都停了下来,面对面的站着,首先说话的是吴家供奉的张真人也就是三公子的师傅,他说:“没有想到堂堂的青云宗的人也做着偷鸡摸狗之事啊,真是让人不耻。”

  张家的供奉也不反搔,直接说对三个人说:“我们是来找你们三个报仇的,顺便把吴家族长的人头带回去,”(原来他们和张家族长密谋的事情就是暗杀吴家族长并偷袭吴家的三位供奉)吴家的张真人说道:“哈哈,我们早就猜想到了这一点所以再这已经等待多时了,好了,闲话少说,动手把。”

  吴家的三位供奉同时拿出武器,都是清一色的长剑,剑身闪烁着淡淡的紫色光忙,对方二人同时拿出了自己的长剑,剑身散发着淡淡的青色光忙,双方各念了几句法诀就冲天一起向对方冲杀过去,吴家供奉成三角型向张式供奉发起进攻,这是吴家供奉平云宗的独特剑阵角型剑诀,对方二人一左一右,把力量都用在中间一点,正是青云宗的杀神一斩。

  双方一开战都用上了自家的看家本领,当二团能量相接触时,放生了震天的爆炸,地面出现了一个又一个的深坑,空间极度扭曲,这边的爆炸惊醒了正在休息的战士,一个个赶紧起身穿好衣服拿着武器的往出跑。

  当所有的人都从帐篷里出来的时候,都看见了惊人的一目!那就是战斗双方的能量余波正好撞上了帐篷外围的栅栏,直接把栅栏和周边的人炸成粉末,这一来,所有的人全部往后方逃窜,第一回合结束的时候,交战中的五个人都分别受了不少的伤害,衣服更是被剑气弄的四处漏风,各个表情都狼狈不堪。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