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呵呵一笑,也没有在意;“鑫哥,你怎么来了?”王萌萌不是住寝的,纵使要来学校报道,也应该是明天才对呀。

  “我妹妹说要来看看。”王鑫拿出烟甩给了我们几个。

  “对了,鑫哥,你在哪个高中呀?”桦强问道。

  王鑫抽了一口烟,淡蓝色的烟雾随着他的话音同时从嘴里飘出;“应该是在一中。”

  来学校报道的人络绎不绝,一波一波的,有的人脸上洋溢的是青春的笑容,有的人脸上带着的却是紧张和不安。

  第一次来到一个陌生的地方,总会有着莫名的恐惧,只是久而久之就习惯了。

  不停的走过陌生的地方,接近不同的陌生人。然后随着这个社会一点点变的虚伪,其实并不是虚伪,应该是我们长大了。

  “你这个假期过的怎么样?”王萌萌问道。

  我喷出一口烟;“还好吧,在许阳家和这个犊子天天喝酒。”

  “卧槽大爷,明明是你要喝的。”许阳骂了一句,脸上带着委屈的神色,似乎我冤枉了他一样。

  王萌萌瞪了我一眼;“你还这么小,不要老是喝酒,对身体不好的。”

  就在这时,刘龙他们几个竟然也来到了学校,看到我们愣了愣,随即对王鑫点了一下头,就走进了学校。

  “马勒戈壁的。”壮壮看着刘龙的背影骂了一声。

  程辉拍了拍他的肩膀:“算了,这些事情以后再说。”

  王鑫看着我们呵呵的笑了一下。

  “我们走了。”王鑫对我们说道,把车子启动了。

  王萌萌对我挥了挥手:“小宇,明天见。”

  之后我们几个就来到了那家小饭店,点了几个菜,两箱啤酒。

  还是熟悉的味道,还是熟悉的感觉呀。

  “来来,喝一口。”

  我们拿起酒瓶子碰了碰,咕嘟嘟嘟每个人都喝了半瓶。

  .最◇◇新¤章节上◇,酷n匠oM网

  “在家可无聊死我了。”壮壮不满的嘀咕道。

  我看了他一眼说;“你不是回农村了吗?”上段时间给壮壮打电话的时候,他去他奶奶家了,而他奶奶家在离这里很远的农村。

  壮壮的父母也是打工的,也许就是没有时间照顾他,所以才把他丢在他奶奶家。

  “马勒戈壁的,就是因为在农村才无聊呢,连个网吧都没有,就连去哪里溜达都不知道,和傻逼似的,天天在屋里待着。”壮壮很是忧郁的说,脸上是一副往事不堪回首的样子。

  听这话,我们幸灾乐祸的都笑了,这么一想我还不算无聊,最起码我能和许阳喝喝酒吹吹牛什么的。

  “你可以下水摸鱼呀。”

  壮壮摇了摇头;“现在哪还有鱼了,不过曾经在我奶奶家哪里确实有一个小水塘,只是现在被人用土填上了,开发成了土地。”他叹了口气,接着说;“现在的人呀,有点地,就他妈的被开发成了土地。”

  “少他吗的扯犊子。”桦强踢了壮壮一脚;“还他妈一副忧国忧民的德行。操。”

  我们在小饭店,喝着酒,吃着菜,兄弟的感情始终如一。也许这样的感情会持续一辈子吧。

  无论是我还是他们几个我相信都会很庆幸的,因为有了这些兄弟。

  我们在一起疯闹着,喝着酒,吹着牛逼。

  “卧槽他妈的,现在王鑫一走,刘龙那个王八犊子一定更加他妈的猖狂了。”许阳骂了一句。

  壮壮喝了一口酒;“管他呢,敢惹咱们就敢干。”

  这话我们纷纷附和;“对的,再惹咱们,咱们要是在认怂,那他妈的就真不是男人了。”

  天气太热了,在这个小饭店也没有空调,只有一个破风扇在头顶有气无力的转动着。

  我们几个把衣服都脱了光着棒子。

  他们看到我脖子上带着一个玉佩一个项链的时候,都笑了,说我另类。

  “你们不是早就看到了吗?”我有些郁闷的说。

  “咦。”程辉有些惊讶的拿起我胸前的玉佩看了又看,眼中闪过一丝迷茫,喃喃的说道;“我好像见过这块玉佩。”

  “你他吗的这不是废话吗?小宇天天戴着在咱们面前晃荡。”许阳撇了撇嘴,嘀咕了一声。

  程辉摇了摇头,眉头皱了起来;“不是在你身上看到过的,是在别人身上。”

  “卧槽,不是吧。”我有些惊讶的说;“他不会也是半块吧。”

  程辉拿起一支烟深深的吸了一口,然后点了点头:“也是半块。”

  “卧槽。”他们几个异口同声的说;“小宇,那不会是你亲爹吧。”

  “滚犊子。”我瞪了他们一眼,一样的东西,在这个世上有很多的,总不能带着这半块玉佩的人就是我爹吧。

  再说了,即使是我父亲,我也不会认的,我和他们也没有什么关系。

  拿起酒瓶子,我有些郁闷的喝了一口。

  程辉眼睛一亮:“我想起来了。”我们都看着他。程辉接着说道;“就是在上几天,在一个商场的时候,一个一身名牌的小子,他身上戴的也是这半块玉佩,那小子和小宇差不多大。”

  “那不可能是一样的,肯定是你看错了。”我淡淡的说。既然那小子一身名牌,肯定是富家子弟,怎么可能戴着和我一样廉价的玉佩呢。

  我摸着胸前的玉佩,紧紧的捏了一下,叹了口气。

  程辉点了点头;“很有可能,是我看错了。”不过他依然在皱着眉头,似乎在努力的回想那半块玉佩。

  “不说了,不说了,喝酒,喝酒。”壮壮拿起酒瓶子对我们示意了一下。

  一顿酒一直喝到,下午三点多,如果不是沈丹丹给我打电话,我估计我还在酒桌上血拼呢。

  摇摇晃晃的走到女寝楼下,没一会儿沈丹丹就走了下来。

  我直接走上前去,抱着她在大庭广众就亲了一下。

  “哎呀,你干什么,这么多人呢,快放我下来。”沈丹丹不满的抗议着,随即吸了吸可爱的琼鼻;“你喝酒了?”

  “嗯,和程辉他们几个喝了点。”我言语不清的说道,脑子晕晕乎乎的。

  “你真是的,刚来你就喝酒。”沈丹丹打了我一下;“明天上学了,今天你陪我玩去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