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如沙,在指尖悠然流淌而过。当你对时间有了概念的时候,你会发现过的很快很快,快的让人措手不及,似乎自己还没有做什么?就已经老了。

  假期的一个多月,只不过是人生的一段小小光阴,在未来会有很长很长的日子。

  只是也并不长,谁的生命时间都是很短很短的。

  人的一生犹如烟花,绽放过后便是虚无。

  在这一个月的假期中,我一直都在许阳家渡过,我们两个人经常出去喝酒。

  而李美涵和沈丹丹也来过这里,只不过是次数不多。毕竟许阳家是在郊区离市里还是比较远的。

  用我的话说那就是,想要回到市里,得长途跋涉翻山越岭呀。

  明天就开学了,学校已经陆续有人来了,初一的一些新生开始报道了。

  我和许阳拿着行李,站在学校门口,我低叹一声:“唉,离开了一个多月,也不知道那几个犊子怎么样了?”

  许阳笑了,眼中也带着一丝对兄弟之间的怀念;“那几个犊子已经在路上了,应该很快就到了。”

  “快走,我得先抢个下铺。”我拿着行李火急火燎的杀到了寝室。

  可是到寝室的时候,我傻眼了,他们竟然来了,甚至已经在整理床铺了;“你们怎么他妈的回来的这么早?”我有些郁闷的骂了一句。

  桦强甩给我一支烟,呵呵的笑道;“我们想给你们一个惊喜。”

  “去你大爷的,有惊吓,没有喜。”我郁闷的说,看来我还得回到我的上铺上呀。

  壮壮摸不着头脑的问着许阳:“小宇,这是咋了?”

  “他刚刚说,趁你们没来要抢一个下铺。”许阳笑着说,笑容满是幸灾乐祸。

  他们几个都笑了。

  “你们他妈的笑个屁。”我没好气的说,把行李丢到了上铺,坐在下面悻悻的抽着烟。

  就在这时,我手机响了起来;“喂,媳妇呀。”

  “嗯,老公你到学校了吗?”

  “我到了,你到了吗?我去接你呀?”我很是温柔的说。我看见壮壮愁眉苦脸的打了一个寒颤,不过哥不在乎,谁让咱是有媳妇的人呢。

  让他们羡慕去吧。

  “不用了,我也马上到寝室了,先不说了,我先收拾一下。”沈丹丹说着就把电话挂了。

  我把烟头丢在地上,上床开始收拾。把妹妹的照片从箱子里拿出来,温柔的擦了擦,注视着照片良久,最终低声一叹,又把它放在了床头。

  这张照片,我这辈子都会带在身边,除非是有一天妹妹回来了。

  “收拾完了吗?”壮壮光着棒子,叼着烟站在下面问着我;“走,喝酒去。”

  “好了。”我走上铺爬了下来,穿好鞋我们就走了出去。

  走廊里的人络绎不绝,还有很多生面孔,那都是初一的新生。

  我们几个说说笑笑走了出去,前面的五个人并排的走在了一起,偌大的走廊被他们挡的密不通风,看到我们的时候,他们也没有让路。就这样横冲直撞的走了过来。

  程辉的眉头不由的皱了一下。

  我们几个直接撞在了一起,还没有等我们说话呢,那面已经开口破口大骂了;“你瞎呀。”

  程辉摸了摸锃亮的大光头,目瞪口呆的说:“现在的初一可比咱们那时候牛逼多了。”

  “初生牛犊不怕虎吗、”壮壮笑着说。

  那几个小子看我们直接给他们无视了,在自顾自的说笑着,脸色有些难看:“你们要给我道个歉这件事就这么算了?”

  “啥?”许阳一脸震惊之色;“我们,道歉?”

  就连我都感觉这几个人实在是太装逼了,一副老子天下第一的样子。

  C酷√g匠K网‘唯一K;正{Q版,其.他y3都wV是tT盗版

  其中一个小子说道;“你们知道我郑哥是谁吗?”他指了指旁边的那个小胖子;“我郑哥,是我们三小的扛把子。”

  桦强手插着头,不屑的耸了耸肩;“那和我们有什么关系,让他回三小接着抗去呗。”

  顿了顿,桦强接着说:“这里是二中,不是三小。”

  “你……卧槽尼玛的。”那小胖子骂了一句,直接就扑上来了,看样子在小学有可能也是身经百战呀。

  我们几个直接就上去了,我扯住一个小子的头发,直接撞在了墙上,砰的一声,那小子就倒在了地上捂着脑袋不停的翻滚。

  他们还拿着行李呢,本就是刚来的。壮壮本来就胖,我看他拿起一个硕大的行礼包,就轮了起来,宛如一把巨大锤子,左轮右砸的。

  “你是三小的扛把子是吗?”壮壮走到小胖子面前,笑眯眯的问道,两只本就很小的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

  那小子看我们的眼神也有些害怕,扁着嘴,似乎一副要哭出来的样子。我估计他一定也想不到,第一天装逼就碰上了茬子。

  “行,我记住你们了,你们给我等着。”小胖子还嘴硬的说。

  壮壮不屑的笑了笑;“行,我们等你,对了我们就住在最里面的那间306寝室,欢迎你随时来做客。”

  许阳拍了拍壮壮的肩膀;“行了,别和小孩一般见识了。我们喝酒去。”

  “这话说的,好像你他妈的多大似的。”桦强在一旁撇嘴。

  “我最起码比他们大。”许阳振振有词的说。

  我们几个看到没看那几个人一眼,直接越过他们向楼下走去:“你他妈的这不放屁吗,你还能越活越回去呀。”

  走到学校门口的时候,我正好看见了王鑫的车停在了哪里。

  我们走了过去,和王鑫打了声招呼;“鑫哥。”

  “小宇。”王鑫还没有说话呢,坐在副驾驶上的王萌萌看到我欣喜的叫了一声,眼眸之中满是浓浓的笑意,两个小酒窝深陷在左右两边,亮晶晶的小虎牙在闪烁着灼灼的光辉。

  “呀。”我看到她,故作惊讶的说道;“这不是萌姐吗?一个月不见又漂亮了。”

  “真的。”王萌萌一脸欣喜之色。

  我点头不跌的说;“是的,是的。”顿了顿,我接着说道;“只是我最近眼睛有些不好使,有可能看错了吧。”

  王萌萌的笑容一下子僵在了脸上,用拳头轻打了我一下;“你去死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