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顿放一直吃到晚上八点多,喝的醉醺醺的,我头都晕了,沈丹丹一直在旁边扶着我,还给我卖了两瓶水让我醒醒酒。

  看的他们是一阵羡慕,不过我的心里满是得意,时不时的对他们丢去一个得瑟的眼神。

  来到KTV的时候,前方的几个人正好的走了过来。

  “唉,铁柱。”许阳动了我一下。

  铁柱四十岁左右,身材微胖,右手手腕带着一串佛珠,左手带着一块表。

  脸上总是带着浅笑,只是眼神深邃,眉宇之间更有着一种似有似无的霸气,那是一种久居上位者的气势。

  我看着他,而他也正好像我看来,俩个人的目光突然对视了一下,我急忙的低下了头。

  但我可以感觉到他依然在看我,眼神中竟然有着一丝惊讶,更多的却是复杂的情绪。

  他看的似乎不是我,是我胸前带着的那半块玉佩。

  “你叫什么名字?”铁柱走到我面前,突然问道。

  说实话,我有点紧张,毕竟我们这里有名的混子和我说话了。

  “高,高宇。”我磕磕巴巴的答道。

  铁柱点了点头,路过我的时候脚步竟然顿了顿,可还是走了出去。

  看着他走了出去,我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卧槽,铁柱竟然和你说话了。”壮壮一脸羡慕的说:“吹牛逼都有资本了。”

  “去你大爷的。”我没好气的骂了一句。

  我们几个开了一个大包房,拿了一些啤酒,小吃。许阳和李美涵俩正在哪里唱着情歌呢,时不时的眼神交替一下,流出出的是满满的真爱。

  我抱着沈丹丹靠在沙发上,偶尔拿起啤酒喝一口。闪烁的霓虹不断的转换,宛如璀璨的烟花悄然绽放,洒满了四周。

  “世上只有妈妈好,有妈的孩子像个宝……”

  一口酒我就喷了出来,呛得我之咳嗽。我张目结舌的看着,壮壮拿着麦克风一脸深情的样子唱着世上只有妈妈好。

  沈丹丹在我怀里都捂嘴轻笑。

  这尼玛太戏剧话了。就在这时,我的手机竟然响了起来,偷偷的看了沈丹丹一眼,我叹了口气,站起身走了出去。

  “喂。”

  “小宇,你在哪呢?”王萌萌清脆的声音传了过来。

  我点起一支烟;“在KTV呢。”

  “你在哪个KTV我去找你呀。”

  额,我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现在刚和沈丹丹合好,若是王萌萌这时候出现,那沈丹丹若是在生气,就不是这么好哄的了。

  “那个,我们玩一会儿就回去,你别来了,大晚上的不安全。”我斟酌了一下说道。

  王萌萌笑了;“没事的,我让我哥送我去。”

  听着话我就郁闷了,难道说火星又要撞地球吗。我叹了口气;“你别来了,我们也马上要走了。”

  王萌萌突然沉默了,过了一会儿我才听到她有些低沉的声音;“沈丹丹也在哪里呢吧?”

  想了想,我还是如实的说了;“是,她也在这里。”

  “呵呵,早就猜到了。”王萌萌笑着说。只是那笑声竟然有着一种凄然的感觉。

  我急忙的叉开话题:“你今天考的怎么样呀?”

  “应该还不错吧。”

  我笑了;“你可是学霸级别的,我相信你。”

  “切,我都不相信我自己,不过我肯定考的比你好。”王萌萌在电话里咯咯直笑。

  “靠,你要是连我都考不过,你还活着干啥?”

  沉默片刻,王萌萌轻声说道;“放假了,你有什么打算?”

  “我去许阳家。”

  和王萌萌又说了几句,就把电话挂了。站在包房外抽完一支烟,我才走进屋。

  沈丹丹和李美涵正在屋里唱歌呢,偌大的包房回荡的是青春的声音。

  “操,你去哪了?”壮壮递给我一瓶啤酒。

  我白了他一眼,没好气的说:“去厕所了。”

  “操,你个浪比,你就浪吧。”许阳的鄙视的说道。

  “我他妈的愿意。滚犊子。”

  一直玩到很晚我们才回寝室,准备在这里住最后一晚上。

  第二天开始收拾东西,已经有着大批的人离开了学校。而初三的早就已经走了,因为他们是中考,比我们考试要早一些。

  所以早在几天之前,初三的就已经走了。

  许阳有些郁闷的从厕所回来;“马勒戈壁的。”

  我们都有些摸不着头脑;“这是怎么了?”桦强问道。

  “草他吗的,看到刘龙了。”许阳点起一支烟,狠狠的吸了一口。

  我们几个对视了一眼:“他想咋滴。卧槽他妈的,是不是真想干?”

  “反正现在也他妈的放假了,要不然现在揍他一顿。”

  自从王鑫他们走了之后,刘龙经常没事找事,对我们挑衅。而我们看已经要放假了,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原则,基本上也就忍了。

  许阳摇了摇头:“麻痹的,没事,就是在厕所吵吵了几句。”

  “卧槽他妈的。我现在就干他去。”壮壮直接就炸了。

  桦强一把拉住了他:“算了,已经放假了,有什么恩怨,等开学再说,到时候在惹咱们,新仇旧恨一起算,不要以为他有一个什么哥,咱们就不敢揍他了。”

  程辉点了点:“现在就忍了,等开学再说。马勒戈壁的。”

  收拾完东西之后,我们最后看了一眼寝室走了出去,再回来这里已经是一个月之后了。

  唉,我们几个同时叹了口气,然后相视一笑。

  程辉摸了我脑袋一下;“走了。”

  走到楼下的时候,正好看到刘龙他们。

  刘龙也看到了我们几个,他冷冷的笑了一下。

  如果不是桦强拉着壮壮,我估计他已经冲了上去。

  !酷0?匠网A唯一正版%},其Z他q都是d8盗9:版◇$

  程辉走到刘龙面前说道;“一切等开学在算吧。”

  “好,我等你们。”刘龙不屑的笑了笑,对我们竖起了一个中指,然后带着几个小子转身走了。

  壮壮嗷嗷只叫,像是一只拴不住的狼崽子似的。

  “呸,卧槽他妈的,什么玩意呢?”许阳吐了口口水,不屑的说;“马勒戈壁的,没有他那个哥,他敢这么装逼吗?”

  “人家有哥,这就是装逼的资本。”桦强有些郁闷的说:“草他吗的。”

  “行了,我们也走吧。”

  拿着行礼走出了学校,开始了我们的假期。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