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你养这么大不需要花钱吗,你上学不需要花钱吗……吃饭不需要花钱吗?”养母掰着手指头,一样一样的算;“还有,如果当时不是我们在路边给你捡回来,你这个小野种早就以已经死了。”

  养父在一旁点头:“说的对,想和我们扯清关系,那是不可能的,除非你把这一切都还清。”

  我心里冷笑连连,不就是想要钱吗。但是更多的却是可悲,我在这里生活了十五年,对我竟然丝毫的感情都没有。我似乎连一条狗都不如,养一条狗时间长了还会有感情呢?

  真他妈的是人不如狗呀,人命比狗贱。

  不过想想也是,就连妹妹都能被他们毫不留情的卖掉,还有什么是他们做不出来的呢?

  “你真的养过我吗?”我冷笑着说:“曾经我和妹妹小的时候,我们去乞讨,帮你们要钱,让你们赌博,没要到钱的时候,我和妹妹哪一次不是被你们打的浑身是伤,纵使要到钱的时候,我们也依然挨打。”我扬起了头,不让眼泪流下。

  那时候我和妹妹跪在路边,像是两条无家可归的野狗一样,对着路过的行人不停的磕头,只希望有人能够可怜可怜我们,往碗里丢下那可悲的一块钱,或者是几毛钱。

  纵使是我们上学也是以贫困户录取的,免除了我们的一切学杂费。甚至是每个月还给我们补助一些生活费。

  恐怕如果不是这样,我们就连学都上不了吧。

  到那时,我和妹妹依然还会跪在路边,乞讨着他们的赌资。

  我隐约的记得,那一天的雨很大。

  暴雨如注,夜色像是幽黑涌动的浪涛淹没的让人喘不过起来。

  我和妍妍被养父母踢出了家门,在一处偏僻的角落,我紧紧的搂着妍妍。

  但是妍妍依然在我怀里瑟瑟发抖,就好似迷失的幼兽一样,除了我,没有人是她的依靠。

  “哥哥,我好冷呀。”妍妍身体瑟瑟发抖,脸色毫无血色,苍白的让人心疼。

  1!酷0匠8网K唯}R一`正版+,')其他都☆是py盗k●版

  “妍妍乖,不冷的。”我用身体替她挡住了漂浮进来的雨滴,纵使是这样依然有着雨水渗透了我,淋湿在她的身上,因为那天的雨实在是太大了。

  那一场雨,仿佛要洗尽世间一切污垢。包括我和妹妹似乎也要随着这一场雨远去。

  也许是上天可怜我们,雨水慢慢的停了,只是妹妹却发起了高烧。

  我抱着妹妹发了疯一样的求着养父养母,但他们始终无动于衷,还让我们死在外面。

  万般无奈之下,我背起来妹妹,向着医院跑去,我跪在医院大厅里,给这路过的人磕头。

  我祈求他们,希望他们可以可怜可怜我,可怜可怜妹妹,但是始终都没有人可怜我。从那以后,我就不会再求人了,因为没有人会因为你可怜就赏赐你点什么。

  老天也不会因为你的哭泣而可怜你。

  似乎我和妹妹就是被这个世界所遗弃了,在这个世上已经没有了我们的容身之处。

  我不知道是不是,老天怜悯我们。妹妹的高烧竟然奇迹般的退了下去。

  我们继续回到了这个家,继续帮着他们乞讨他们的赌资,忍受着他们的摧残和折磨,因为我们不知道去哪里?

  我和妹妹就是这么低贱,低贱的仿佛不是人。

  但是我们始终都没有放弃对生活的渴望,对希望的追求,我们一直认为在未来的远方,会有光明的,会有希望的。

  因为我曾听人说过,这个世上最美的东西叫做‘希望’。我们固执的认为在远方,我们可以看到它……

  泪水终究还是从我眼中悠然滑落,仿佛是流失的过往在眼角流淌而去,闪现出了最绝望最凄然的色彩。

  我看着他们歇抵嘶吼的大喊着;“你现在找我要钱,但是我和妹妹你们在乎过吗?没有吧,你们始终都认为我和妹妹是贱种、野种。”

  “我和妹妹只不过就是你们出气的玩物,为你们乞讨赌资的两条狗。”我咬着牙说;“你们输了打我和妹妹出气,就是你们赢钱的时候,一旦心情不好,我和妹妹也同样会挨打。”

  养母笑了笑,笑容中满是讥讽;“小野种,你说的不错,你们也不是我亲生的,哪怕就是死在外面和我有什么关系。”顿了顿她接着说;“不过,既然是我把你养这个大,你理应对我进行一些补偿,没有钱,你就想和我们扯清关系,那是不可能的。”

  她看了我的腿一眼,接着笑道;“你可以去跪呀。”

  “你……”我眼神凌厉的看着养母,在这一刻我恨不得杀了她,我从来都没有这样的恨过她。

  养父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一根棒子来:“要不然我们把你腿打折吧,你去跪,然后慢慢的乞讨,把欠我们的还清。”

  看到他拿出棒子来,我就怕了。因为现在有很多乞丐都是人为的,就是打断他们的腿或者胳膊,利用他们的可怜,然后去博取他人的善心。

  只是乞讨来的钱,却没有一分是他们的。

  如果我也变成那样了,那我宁愿去死。

  我向后退了一步,抓住在了墙角边的拖布;“你们还他妈的是人吗?”我骂了一句,原本我真的认为我是欠他们的,这是这一刻,他们对我来说不过就是陌生人,或者说是仇人,也不为过。

  “我只是想知道妹妹去哪里了?只要你们告诉我,我立刻就走。”我的声音近乎祈求。

  养母戏谑的看着我:“那个小贱种已经死了,你不要在想了。”

  我紧紧的握住了手中的拖布,仿佛这是我唯一的依靠,我的身体都在微微的颤抖。我闭上了眼睛,牙齿紧紧的咬着嘴唇,一丝殷虹的血腥的味道,充斥了我的脑海。

  “哈哈……哈哈……”我突然笑了,仰天长笑,热流滚滚;“那你们就去给妍妍陪葬吧。”我的声音陌生的让我都感觉到恐惧,仿佛是从九幽之下传来的招魂魔音。

  养父和养母两个人愣了愣,我拿起拖布照着养母的脑袋打去了,化过最绝望,最痛苦的弧度。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