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鑫看着我们很欣慰的笑了;“就喜欢你们这种张狂,天不怕地不怕的性格。”他拿起酒示意了一下,我们同时举瓶碰在了一起。

  就在这时,我的破手机竟然响了起来。

  我大手一挥,对着许阳说道;“去,给哥把手机拿过来去。”

  “操,你自己怎么不去?”

  “我现在是伤员知道不?”我振振有词的说。

  许阳瞪了我一眼,走到病床旁,把我手机拿过来,递给了我。

  竟然是一个陌生号码,我皱了一下眉头,接听了起来:“喂。”

  “高宇吗?”那面竟然传来了一个男人的声音,大概三十岁左右的样子,声音很是和蔼,有一种波澜不惊的感觉,只是细听之下,竟然有着一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

  顺手从桌子上拿起烟,王萌萌很乖巧的给我点上,深深的吸了一口;“你是谁?”

  那面轻笑了一下:“你现在不需要知道我是谁?”

  “是你送我来的医院?”虽然是疑问,但我却是在肯定的说,按照程辉他们的说法是一个三十岁左右的人用我的电话给他们打的电话,告诉了他们我在医院。

  而现在突然有这么一个人给我打电话,不是他还能有谁。

  b酷e匠网永》☆久免费^看(%小说●

  听我这么说,程辉、王鑫他们几个同时向我看来。

  “是我。”电话里的声音还是一成不变的平静,就好像是再说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一样。

  沉默了一下;“你为什么帮我?”我不解的问道。

  “不为什么,看你挺有意思的。”

  我嗅之以鼻的笑了一下:“这话你信吗?”虽然我还小,并不懂得社会,但是我却明白奇货可居的道理。

  没有人会无缘无故的对你好。

  那面轻笑了一下:“我不会伤害你的,你不要对我有这么防备的戒心。”

  我没有说话,他接着说;“对了,我打电话没别的意思,就是看你死了没有。”

  “你……”我想要破口大骂,你他妈刚说,你不会伤害我的,现在又咒我死,这他吗的什么人呀。

  只是我还没有说完呢,那面已经挂了电话。在打过去就是关机的声音了。

  我一时茫然的抽着烟,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这个人到底是谁?帮助我到底有什么目的。

  “是送你来医院的那个人?”程辉问道,他们几个人的眼睛同时看向我。

  我有些疲惫的点了点头;“问题我不知道这个人到底是谁?”

  壮壮看出了我的忧心,又递给了我一瓶啤酒;“算了,别想了,以后总会知道的。”

  “对,爱他吗咋滴咋滴吧。”我郁闷的喝了口酒,第一咱没钱,第二咱没权,就剩下一条贱命了,难道还害怕他骗我不成。

  以我们哥几个现在的身价,就是乞丐来了都得给我们丢下几块钱。

  想明白了这些心情也不像刚刚那么郁闷了,就像壮壮说的以后总会知道他是谁的。

  况且我隐约也可以感觉到他对我确实没有什么恶意。

  转眼间又是十多天,明天就要考试了,也就意味着这个学期要结束了。

  而我和沈丹丹就连我都已经不知道到底是什么关系了。她总是在躲着我,纵使我和她说话,她也会假装没听见一样。

  除了一开始她看到我身上的绷带愣了愣,眼中闪过一丝幽怨而复杂的光。之后看到我总是一副平静而淡然的表情。

  这简直就是纯刀子割肉呀。

  终于今天在下课的时候,我堵住了她:“你到底想怎么样?你说呀?能不能不这么折磨我。”

  沈丹丹淡淡的看了我一眼,想要越过我。

  我一把拉住她的胳膊;“你能不能不这样?”我有些生气,声音也不由的加大。

  “我怎么样了?”沈丹丹这么多天终于和我说了第一句话,只是却是带着浓烈的自嘲:“当时如果不是我去的早,你们早已经亲在一起了,甚至晚上都有可能去开房吧?”

  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我和王萌萌只是朋友,你为什么就不相信我呢?”

  “呵,朋友?为了她受了这么重的伤,为了她发动所有学生去找。你不觉的你这个朋友已经过了吗?对她是不是太好了。”沈丹丹有些凄然的笑了笑。

  我两只手扶着她的肩膀,目光炯炯的看着她;“我和她真的只是朋友,而当时情况危机,我都不敢想象,若是我晚去一步究竟会发生什么事情?如果王萌萌真的出了什么事情,我这辈子都不会原谅我自己的。”

  “说的真好听呀,那要不要我把你让给她?”沈丹丹打掉我的手,就想走。

  一把又让我拉住了;“你到底要做什么?”她怒气冲冲的看着我,声音不禁的大了起来。

  走廊里的人越聚集越多,都在对我指指点点,似乎我在欺负沈丹丹一样。我估计若不是我现在早已经闻名全校了,肯定会有不少人冲上来英雄救美了。

  我叹了口气,松开了她的胳膊,双手插着兜,有些落寞的向着厕所走去。

  沈丹丹站在原地,神色复杂,几次张了张嘴,似乎想要叫住我,可终究还是沉默了。

  走到厕所,竟然看到刘龙他们在里面抽烟呢。

  看到刘龙我气就不打一处来,马勒戈壁的,肯定是这个王八犊子告诉沈丹丹的。

  我淡淡的看了他一眼,拿出烟给自己点上一支。

  “这不是宇哥吗,心情不好呀?”刘龙有些戏谑的说道。

  我没有说话,自顾自的抽着烟。

  刘龙接着说道:“王鑫要走了。”

  愣了愣;“是呀,他要走了。”我转过头来,眼神凌厉的看着他,他也在看着我,彼此的眼中似是有着火光在交涉。

  这就话很明显的提醒了我,王鑫要走了,而我们的恩怨却没有完。

  “呵呵,上一次给射脸主任摩托放气,也是你们几个干的吧,然后嫁祸给我?”刘龙脸上的笑容逐渐的变冷;“那时候我还奇怪呢,我到底做了什么事,让主任怦然大怒。”

  话已经说开了,我也就无所顾忌了:“是我。”我看着他,眼神越发的冰冷;“我和王萌萌在一起的时候,是不是也是你通知沈丹丹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