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了许久,王萌萌才在王鑫怀里抬起头,抹了一把眼泪,有些梨花带雨的样子;“小宇,你饿不饿呀?”

  听她这么一说,我还真有点饿了;“嗯,有点饿了。”

  “那你想吃什么,我去给你买。”

  “随便吧。”

  王鑫看了我一眼:“我和我妹妹一起去,今天的事谢谢你了。”毕竟今天发生了这样的事情,谁知道王萌萌现在心里有没有落下什么阴影呀。

  “鑫哥,你客气了。”

  王鑫拍了拍我肩膀走了出去。

  看着他们走出去,我才问道;“沈丹丹没来吗?”

  他们几个对视了一眼,都没有说话,我低着头,心里泛起苦涩难明的滋味。

  桦强随手拿出了烟甩给了我一支;“抽吧,这是他妈特护病房。”

  说起这件事,我感觉更加的奇怪了,到底是谁送我来的呢?难道真的是妹妹吗?

  我点起烟,只感觉这一刻心乱如麻。还有究竟是谁告诉沈丹丹,我和王萌萌在一起的。这绝对不是偶然,要不然沈丹丹去的不会那么及时。

  “我真怀疑你是不是被人包养了?”壮壮叼着烟,一脸羡慕的说道;“这样的病房我还没有住过呢,还他妈的有电视,有客厅,有洗手间,你妈的还有一个小房间。”

  “那他妈的你受伤,我送你进来。”我没好气的说,这他吗的是什么人呀,住院了还他妈的羡慕。

  只有桦强皱了皱眉头;“你真的不知道这个人是谁吗?”

  我肯定的说;“绝对不知道,当时我都已经昏迷了。”

  “这就奇了怪了。”他们几个都是一脸不解的样子。

  不要说他们了,就是我都想不通到底是谁?甚至说这个人想要做什么?

  就在这时,王萌萌回来了,要了好几个菜,还卖了一些米饭。

  他们搀扶着我,我宛如一个迟暮的老人一样,颤颤巍巍的走到了客厅的茶几旁。

  要不然壮壮羡慕我呢,这时我才发现,这间病房豪华的不是一点半点呀,简直能用奢华来形容了,我现在住的最好的房子,竟然是这间病房,也许这是我这辈子住的最好的房子了。

  这么想起来,突然又有一点可悲。

  难道我这辈子只能低着头做人?让人践踏。

  在以前从来都没有想过未来,只是现在纵使我想,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人生吗,就是随波逐流的。

  “这病房钱是谁付得?”我看向王鑫,在这里也就只有他能支付这病房昂贵的医药费了,况且这间病房这么豪华,花费一定不再少数。

  王鑫叹了口气,他眼神有些复杂的看着我;“你不用看我,这不是我付得。已经有人交完钱了。”从旁边他竟然拿出了啤酒,递给了程辉他们一人一瓶。唯独没有我的。

  “给我也来一瓶。”

  王鑫笑了;“你行吗?”

  “当然行了,男人没有不行。”我义正言辞的说。

  王萌萌对我瞪了一眼:“不行,你都受伤了还喝什么酒。”

  “就因为受伤了,我才要喝酒压压惊。”我把手伸向王鑫,意思是让他给我来一瓶。

  王鑫无奈的笑了一下;“你还是让我妹妹同意吧,我怕她和我发火。”

  我看向王萌萌带着讨好的笑;“呵呵,萌萌,那个……”

  “好吧,就让你喝一瓶。”王萌萌歪着脑袋想了一会说道。

  我们几个吃着饭,喝着酒,我终究还是把我心里的疑问问了出来;“你们的意思也就是,有一个人用我电话给你们打了电话,告诉你们我在医院呢,并且把医药费也给我付完了。”

  “对的。”他们几个同时点头。

  我喝了一口酒,满心的疑问,我到底什么时候认识了一个这么有钱的人呢,我怎么不知道。

  沉思了一会儿,我向王萌萌问道;“咱俩在一起的时候,你有没有看到熟悉的人?”

  王萌萌不悦的皱了一下眉头;“你还在怀疑我?”

  “我根本就没有怀疑你,昨日和你的说的那些话都是气话。”我想要伸手挠挠脑袋,但是脑袋上缠着绷带呢,只好讪讪的把手放下;“昨天的事情对不起了。”

  沉思了片刻,王萌萌皱着眉说道;“我就看到了刘龙,他和几个朋友,其他的人我也没有看到呀?”

  刘龙?我嘴角泛起一丝冷笑,若真的是他,那就说的通了,他很有可能暗中跟着我们,然后趁机通知了沈丹丹;“刘龙是吗?老子不会放过他的。”我冷声说。

  王鑫了口酒,看着我说;“你们最好先不要惹刘龙。”

  “为什么?”壮壮直接开口问道。

  “因为刘龙他哥确实是和铁柱混的,以你们几个学生根本不可能和人社会上的混子斗,如果不是上一次他哥不再这里,去外地了,你们几个想想后果。”王鑫淡淡的说。

  “卧槽他妈的,那也不能让他欺负我们吧?”许阳直接骂道。

  王鑫笑了笑;“上一次如果不是我妹妹让我给你们做和事佬,我才懒得管你们这些事情呢?”他看着王萌萌一眼接着说道:“我就是怕你们把事情闹大,一旦闹大,刘龙他哥插手,可就不是这么简单的了。”

  我们都有些惊讶的看着王萌萌,实在想不到当时竟然是王萌萌让王鑫出面为我们调节。

  恐怕她也怕我会受伤吧,我对着她感激的笑了一下。

  王萌萌脸颊娇红,有些扭捏的说:“我只是不想看你们打架。”

  程辉他们几个人看了看王萌萌,又看了看我,突然都笑了。

  王萌萌的头越发的低了,很是不好意思。

  OI酷.4匠网…首Rt发)

  顿了顿,王鑫接着说道;“我和刘龙他哥关系还不错的,所以我也没有办法帮你们,虽然我也看不上刘龙,但他哥的面子我还是要给的。”他出烟,点起了一支,幽幽的喷出一口淡蓝的烟雾。

  从王鑫的话中,我们都明白,一旦真的和刘龙发生争执,只能靠我们自己,而王鑫也已经提醒我们了,到时候不要指望他。

  程辉咕嘟咕嘟把半瓶啤酒喝完,抹了一下嘴;“只要他暂时不忍我们,我们是不会惹他的,不过他要是惹我们了,我们也同样不会客气,管他哥是谁呢?”

  壮壮点头附和:“对,卧槽他妈的,谁怕谁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