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面的那个小子又是一甩棍打了过来,我被他们打倒在地,他们不停的踢我。

  虽然有着路过的人和车,但是都离我远远的,只是却没有人多管闲事。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吗,这似乎是这个社会最真实的写照吧。

  这个社会并不冷漠,冷漠的是人心。

  看到王萌萌还在那里站着,我抱着脑袋,大喊了一句;“你他妈的还不快跑。”

  王萌萌听到我的话语似乎才回神,看了我一眼,转身就跑。

  8酷匠d网eh唯1f一Pq正;@版A,其》@他T7都*&是M盗R版"}

  那两个流氓,看我已经被打倒在地,就想去追王萌萌,我不知道是从哪里来的力气,突然扑了过去,紧紧的抱着两个人的腿。

  “小逼崽子,老子今天弄死你。”他俩转过身来,对我不停的踢,我的脑袋上,身体上无处不疼

  我现在抱着两个人的脚,已经没有办法护住自己最脆弱的头部了。

  “小宇。”我听到了王萌萌哽咽的呼喊。

  我用尽全力,将头转向她那一边:“快跑。”

  王萌萌犹豫了一下,转身就跑,看到她的身影融入了那片黑暗之中,再也看不到,我突然笑了,很欣慰的笑。

  我再也坚持不住了,松开了抱着两个人腿的手,无力的躺在地上,看着夜空中那一颗颗闪亮的星,宛如一只只嘲弄的眼睛,在冷漠无情的注视着世人。

  那两个人上来上来踢我,并且还在骂骂吱吱的,只是我的身体感觉不到疼痛一样,由于痛的太多,反倒是麻木了。

  他们两个踢了我好一会儿,才慢慢的停下,朝我狠狠得吐了一口口水,嘴里骂骂吱吱的走了。

  只有我像是一滩烂泥似的,躺在冰冷的地上,鲜血从头上不停的流下,仅仅片刻,在地上就流下了长长血渍,宛如妖艳的彼岸花在黑安中缓缓绽放,充满了凄凉、哀伤。

  耀眼的灯光变的很是遥远,一亮白色的车缓缓的停了下来。

  在那一瞬间我似乎味道了熟悉而又陌生的味道,恍惚中看到一个白色衣裙的女孩走到我面前;“妍妍。”我梦吟般的喃喃了一句;“是你吗?妍妍。”一滴泪水从眼角滑落,我想努力的看清她的样子,只是我的意识已经在不断的模糊了。

  头一歪,之后我便什么也不知道了。

  不知过了多久,我才幽幽的醒来,感觉时间似乎过去了很久,又仿佛是一瞬间。

  四周眀灿的灯光让我不由的闭上了眼睛。过了好一会儿我才慢慢的睁开,只感觉身上无处不疼。

  我看到了王萌萌、王鑫、程辉他们都在我旁边担忧的看着我,但是唯独没有沈丹丹,我心里泛起一丝失落。

  “小宇,你醒了?”王萌萌眼眶红肿,看到我醒了过来,关心的问道,声音有些哽咽,似乎随时会哭出来似的。

  “卧槽呀,你可算醒了。”

  “醒了,就好。”

  程辉他们几个在我耳边叽叽喳喳的,我瞪了他们一眼。

  “我怎么在这里?”说话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的嗓子已经沙哑的不成样子了,就连我都怀疑这是不是我的声音。

  他们一脸奇怪的看着我:“不知道。”王鑫把我扶起来,枕头垫在我的背后,我依靠在了床上。

  嘶,剧烈的疼痛让我倒吸了一口凉气。

  “哥,你小心点。”王萌萌不满的叫了一声。

  王鑫看到王萌萌眼中闪过对妹妹溺爱的神采,看着我呵呵的笑了一声。

  我有些愕然的看着他们;“我不是你们送来的吗?”心里不由的泛起了嘀咕,到底是谁把我送到了医院?我还记的在我失去意识的最后一刹那似乎看到了妹妹。

  王萌萌拿起水,喂我喝了几口;“不是我们。”

  “那我是怎么来这里的?”

  “有一个人用你的电话给我打电话了,所以我们才知道你在这里。”程辉看着我。

  “是不是一个女孩的声音。”我迫切的追问道。

  程辉摇了摇头;“不是,是一个中年男人。”

  “小宇,你都昏迷快一夜了,可吓死我了。”王萌萌担忧的说。

  我叹了口气,胳膊上和脑袋上缠着厚厚的绷带,和他妈木乃伊似的,马勒戈壁的。尤其是头上缠着一圈绷带,和他妈日本小太君似的,我侧头对王萌萌说道;“我没事,别担心,你没事吧?”

  “我没事。”

  “你电话怎么突然关机了。”说到这里我的声音不由的大了起来。

  王萌萌低着头,弱弱的说:“我手机没电了,当时心情不好,我就去广场坐了一会儿。”她的声音已经有些哽咽了;“对不起,小宇,对不起,对不起。”

  我急忙的挥了挥完好的那只手臂;“行了,行了,你可千万别哭,我最怕女孩子的眼泪了,还有我并没有怪过你。”

  听我这么一说,王萌萌哇的一声扑到了王鑫怀里就哭了出来。

  王鑫无奈的看了我一眼,随即拍打着王萌萌的后背,不停的安慰她。

  “你个傻逼,可算醒了,我还以为你得挂呢?”壮壮从旁边拿起一个苹果,削好了递给我。

  “你他吗的能不能说点好听的,草拟大爷的,你他妈的才要挂呢?”我狠狠的咬了一口苹果,对着壮壮就骂了过去。

  许阳摸了摸我脑袋,那样子很是正经,就好像是一个医生一样在为我诊断病情;“没事,还能骂人,没被人打成傻逼。”

  “卧槽你们大爷的,都他吗的给我滚出去。”拿着苹果,我就甩到了许阳的身上,不过心里却泛起了温馨的感觉。

  这是我兄弟,我这辈子的兄弟。

  “好了,好了,小宇刚醒,先别骂他了。”程辉制止了他们。

  我感谢的看了程辉一眼,随即对那两个犊子鄙视的说道;“看到了吗,还是他妈辉哥讲究。”

  话音刚落,程辉就接着说道;“等他伤好了,你们再骂吧。”

  所有人都笑了。只有我更加的郁闷了,这都是什么人,不知道我是病号吗,应该照顾伤员的才对呀。

  “我这伤没事吧?”我有点担心的问道,别留下什么后遗症,以后在变成白痴什么的,那就操蛋了。

  “没事,就是脑震荡,外加缝了几针。”许阳一脸无所谓的说。

  我都想踢死他,伤不是在他身上,当然没事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