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过的很快,尤其是我们这种整天瞎混,对时间没有概念的人。

  转眼间就是周六了,也就到了王萌萌的生日。原计划我还想给她买个什么礼物呢,可是我和寝室的那几个犊子想尽办法,才凑了一百块钱。想了想还是算了吧,这一百块也就够吃个肯德基什么的。

  上午的时候,陪着媳妇溜达了一圈,当然亲亲抱抱是免不了的。

  我和王萌萌约的是下午四点,在肯德基门口集合。

  当我来到这里的时候。王萌萌已经在等着我了。我有些奇怪,怎么就她一个人,按理说今天她过生日,怎么也得热闹一下吧。

  细看之下,她今天竟然仔细的打扮了一下,一条白色的短裙,随风摇曳,印有卡通图案的短袖,显得调皮而又可爱。

  脸上竟然还化了淡淡的妆,这是以前从来没有过的,她一直都是素颜的。

  长长的睫毛有频率的眨动,宛如蝴蝶振动的翅膀,偶尔浅笑,两个小酒窝和亮晶晶的小虎牙,显得更是可爱。

  点起一支烟,我走了过去;“喂。”拍了拍她的肩膀。

  “啊……”王萌萌惊叫了一声,随即打了我一下;“你真是的,走路都没声音,要吓死人呀。”

  “是你想事情,想的太入迷了吧?”我无奈的说;“我都走到你身边,好一会儿了,你都没发现。”

  “哎呀,快走了,宇哥。”王萌萌拉着我的胳膊就走。

  我看了她一眼;“咱们去哪个饭店?其他人呢?”

  “没订饭店呀,也没有其他人。”王萌萌眨巴着可爱的大眼睛望着我。

  额,我有些愕然;“你不会告诉我,就咱俩吧。”

  “是呀,就咱俩。”王萌萌点头,一副理所应当的样子;“我们先去吃饭,然后去唱歌。”

  “好吧。”事到如今我也不能不答应下来了,只好硬着头皮上了。

  在一家不错的饭店,我俩点了几个菜,还要了几瓶啤酒,原计划我是不想喝的,但是王萌萌一句话就把我打败了,她说今天是她的生日,一切都要听她的。

  “来,祝小萌萌生日快乐,越来越漂亮。”我拿起酒杯,对她祝福。然而心里想的却是,我兜里的钱绝对不够支付这顿饭钱的,还不如用着仅有的一百块钱,给她买个礼物呢,但是买什么,也让我很是纠结。

  王萌萌眼眸含笑,两个小酒窝和小虎牙都露了出来:“谢谢。”她拿着杯子和我碰了一下。

  喝了两杯酒之后,我站起身;“我先出去一下,你在这里等我。”

  “喂喂,你去哪里呀?”王萌萌在背后不满的大叫着。

  我没理她,急匆匆的跑出了饭店,向着四处巡视。我记得这里应该有一家毛绒玩具店了。

  在初中女生的礼物,无非就是一些毛绒玩具什么,或者是一些好看的饰品之类的。

  在不远处看到了那家店,我一头扎了进去。仔细的挑选,还得好看的,还得我能支付的起的。

  操,没钱,真尼玛困难,简直就是寸步难行呀。

  最后找了一个粉色的熊,挺漂亮的。标价是一百二,我和售货员墨迹了半天,终于以一百的价格,成交了。

  HC酷匠#d网:永久免=费)(看小*说

  从兜里逃出仅剩的一百块,我都肉疼呀,现在的我是真真正正的身无分文了。

  抱着熊跑了回去,王萌萌很是安静坐在椅子上,背对着我。

  我气喘吁吁的喘着气,把熊递了过去:“生日快乐。”

  王萌萌不敢置信的看着这一幕,迟迟的没有去接那只狗熊。

  “那个……你不喜欢呀。”我挠了挠脑袋,讪讪一笑;“我也不知道你喜欢什么样的,看这个熊不错,所以就给你买了下来。”

  王萌萌突然笑了,笑的很是温柔;“我很喜欢。”她直接把熊抱了过去;“这是我最喜欢的礼物。”她看着我,忽然在我脸上亲了一下。

  不知道是酒精的缘故,还是什么,她脸颊泛红,似是红梅,娇艳盛开。

  我一时的愣在了原地,摸着被她亲过的脸,久久无语。

  “咯咯……”王萌萌抱着熊跑了出去,看我还愣在原地,喊了一声;“小宇,你还愣着做什么,走呀,我们去唱歌。”

  “哦哦。”我呆呆的应了一声,妈的,老子竟然被王萌萌非礼了。

  一路上我都有些不自然,甚至是不知道说什么。

  而王萌萌似乎也是如此吧,两个人一路无话的走到了KTV。

  要了一间小包,一些啤酒,还有一些小吃。

  “小宇,你唱什么歌?”王萌萌坐在点歌台旁,问着我。

  起开一瓶啤酒,我喝了一口;“我不会唱歌的,你唱吧。”

  不一会儿,包房里就传来了音乐的声音。我从来不知道王萌萌唱歌竟然这么好听,纵使比起沈丹丹都略胜一筹。

  尤其是唱刘若英的歌;“很爱很爱你,舍得让你,往更多幸福的地方飞去。很爱很爱你,只有让你拥有爱情,我才安心。”

  我靠在沙发上,点起一支烟,刚抽了一口,就看王萌萌拿着麦克风走到我面前,一边唱,一边瞪了我一眼,然后把我嘴里的烟放在了烟灰缸里掐灭。

  然后在我不解的眼神中,翻着小吃筐,从里面拿出了一包中华,甩给了我。

  我眼放精光,急忙的撕开包装,放在嘴里一支,深深的吸了一口,还是熟悉的味道呀。

  “后来,我总算学会了如何去爱,可惜你早已远去,消失在人海,后来终于在眼泪中明白,有些人一旦错过,就不再来。”

  整个包房回荡的只是王萌萌那委婉动听的歌声。

  就在这时,我电话响了起来,对王萌萌示意了一下,走到包房外,接了起来;“喂,媳妇。”

  “你在哪呢?”沈丹丹的声音竟然有些清冷。

  我一时摸不着头脑,想不明白自己怎么得罪她了。想了想,我说:“我在外面和程辉他们几个玩呢。”如果要让她知道我陪王萌萌出来过生日了,我知道醋坛子一定会打翻的,那时候还得费心尽力的去哄。

  而且我也不希望沈丹丹和王萌萌之间产生什么误会。毕竟一个是我媳妇,一个是我最后的异性朋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