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阳鄙视的看了我一眼;“你就是戴项链,能不能把你这块玉佩摘下来,带着两哥,别人一看就是傻逼似的。”

  “不能。”我喷出一口烟,很是坚决的说;“这块玉佩是我从小就戴在身上的,而这个项链却是我媳妇给我买的,同样的重要。”

  我身上带着竟然是一块红色的玉佩,只是却是残缺的一半,就好像是被人生生的将一块完整的玉佩,劈开了两半,我曾经也问过养父母,而他们只是说,从捡到我的时候,我身上就戴着这块玉佩了。

  这块玉佩也许是能找到我亲生父母的唯一线索了,也是他们除了生命之外,留给我的唯一的东西。

  许阳拍了拍我肩膀,叹息了一声;“别想太多了。”

  我略有苦涩的笑了笑;“我并不是想要找他们,其实我只是想问问,为什么生下我之后,就把我丢掉,我只想要一个答案,哪怕那个答案是他们混乱编制骗我的也好。”

  既然生出了我,为什么又把我丢掉呢。如果从一开始就已经注定了这个结局,我宁愿我从来没有在这个世上出现过。

  也许他们有着苦衷,但我却不会原谅他们。

  “也许他们会回来找我,但我却不会在和他们相认了。”我低着头,掩饰着眼眸中复杂的清晰,声音苦涩而沙哑;“我是高宇,只是高宇。”只是那个曾经被人欺负,践踏的烂泥。

  不过现在我正在努力的从泥泞中开出璀璨的花。

  “你们在说什么?”李美涵回过头来看着我们。

  我急忙的收起复杂的情绪;“没什么。”

  许阳走到李美涵面前,毫不在意的搂着她的腰,一副很是满足的样子。

  不过那样子怎么看,怎么淫荡。

  “很晚了,我们回去吧。”沈丹丹轻声说。

  我站起身,将烟丢在了一旁;“走吧,我们回去,媳妇。”我拉着她的手往学校走去。

  许阳和李美涵两个人时不时的秀一下恩爱,亲一口什么的,看的我直翻白眼。

  就在我们即将走到学校的时候,那一辆熟悉的保时捷竟然停在了我们旁边。

  我不由的皱了一下眉头,难道真的是妹妹吗?只是我却没有勇气去问了,我害怕不是妹妹,害怕失望。

  若真的是妹妹,我又该怎么去面对她呢?毕竟以前我一次又一次的将她从我的面前推开,也是我湮灭了她生命中最后的光亮,让她陷入了无尽的黑暗之中。

  我隐约的感觉到车里竟然有人在看着我,当然这仅仅只是感觉,因为我是看不到车里的情况的。

  “你看这车真尼玛的漂亮。”许阳满脸羡慕的说;“以后哥也一定要买一台。”

  我白了他一眼,没好气的说;“你买个模型吧。”

  最●新$章$U节上酷,匠-网

  “卧槽,你就这么不相信哥。”许阳踢了我一脚。

  “我相信你,但是我更相信现实。”

  “操,我告诉你,只要努力的奋斗什么都有可能实现的。”许阳坚决的说。

  我鄙视的看着他;“滚犊子吧,奋斗就能实现吗?那他妈简直就是扯犊子。人生奋斗的年龄不过就是这几年,一旦结了婚,生了娃,还他妈的奋斗你大爷。”

  沈丹丹搂着我的胳膊,暗暗点头;“我老公说的对。”

  “操,真是夫唱妇随。”许阳撇了撇嘴;“那你怎么知道,我就不能用这几年的时候奋斗一片天地来。”

  我看着他,笑了,直到给许阳笑的浑身发毛,我才笑嘻嘻的说;“阳哥,几年之后,你什么样我不知道,你能不能先把咱们寝室的伙食改变一下,或者买包大中华什么的?”

  许阳装逼的样子,一下凝固在了脸上;“我草拟大爷,买不起。”

  “那你和我装什么逼呀,等你有能耐在出来装逼,现在听你这话就他吗的是天方夜谭,吹牛逼一样。”我撇了撇嘴。

  当你拥有的时候,你说什么都是对的,也没有人会认为你装逼,因为你本就有,并不需要去装。

  但当你没有的时候,总是说我以后怎么怎么样的时候,那无疑就是笑话。

  人要尊重现实,却不能安于现实。

  “我他妈……”许阳脸红脖子粗,上窜下跳,气急败坏的说;“我发誓,以后我一定能买一台和这个一样的车子,不对,买两台,开一台,砸一台。”

  “老公我相信你。”李美涵挎着许阳的胳膊柔声说道。

  我撇了撇嘴;“狗男女。”

  “你他妈的说啥?”

  白色的车子缓缓启动,慢悠悠的路过我们身边。我可以清晰的感觉到一种莫名的紧张。

  “咦,这不是今天在咱们学校的那辆车子吗?”沈丹丹有些惊讶的说道。

  我点起一支烟,点了点头;“就是那一辆。”

  “你还说那个女的是你妹妹呢。”沈丹丹淡淡的说,不过她的嘴角却带着一丝笑容。

  我看着车子逐渐的消失在了视线中,竟然有一种怅然若失的惆怅。我有预感以后一定还会再见到这辆车子的。

  “啥?那是你妹妹?”许阳张目结舌的看着我,随即就变成了鄙视;“你能不能不吹牛。”

  我没理这个犊子,拉起沈丹丹的手就走。

  走到学校门口的时候,看到刘龙他们几个人醉醺醺的走了回来,一个个摇摇晃晃,一看那样子就没少喝。

  许阳看了我一眼,嘴角不停的抽搐,似乎在忍着笑意一样。

  “呀,是你俩呀。”刘龙满嘴的酒味,让我不由的后退了一步。自从上段时间,王鑫做东,和解了之后,彼此之间一直都没有什么大的纠缠。

  毕竟都需要给王鑫面子吗!

  只是有些东西依然在暗流涌动,充满了一触即发的气氛。

  许阳腮帮子,不停的鼓动,我偷偷的瞪了他一眼,随即对刘龙说;“呀,龙哥呀,这是喝酒去了?”

  刘龙拿出烟甩给了我,有些郁闷的叹了一口气;“马勒戈壁的,今天也不知道怎么得罪射脸主任了,把我叫到办公室一顿批评,还说我要是承认了,这件事就这么算了。卧槽他妈的,老子做了什么,我自己都不知道怎么承认。”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