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确定?”主任一脸迫切的看着我。

  我摇了摇头;“并不能确定,只是感觉熟悉,也许是我看错了吧。”我看了看他的脸,阴晴不定,不断的变化,有些半信半疑的感觉,我接着说;“对了,主任,您昨天不是批评了刘龙吗?是不是他小肚鸡肠,然后让别人来,对您暗中实施的报复呀?”

  说来这事也他妈是巧,昨天刘龙他们几个逃课,被主任看到了。主任当然发出了自己身为主任的威严,对着他们几个一顿批斗。

  思考了一下,射脸主任点了点头;“你说的很有可能。”随即就一脸愤怒之色:“他们太过分了,这样的人怎么能成为国家的栋梁呢,简直就是我们学校的耻辱。”

  我点头不跌的说;“是的,是的,主任您说的对。”就在这时上课铃声响了起来,这对我来说无异是天籁之音呀,在这么待下去,我都害怕被这个老小子套露出来。

  “主任,上课了,我要回去了。”我一脸真诚的说。

  射脸主任挥了挥手;“去吧,去吧,好好学习呀,不要瞎混,毕竟人生学习知识只有这一次,知识才能改变命运。”

  “是,主任您说的对,我一定谨记您的教导。”我义正言辞的说,一步一步的向着班级走去,我的额头已经隐约见汗了。

  回头,我看射脸主任蹲在了摩托车旁边,一脸心痛的样子,我飞速逃跑。

  直到跑了厕所,才长长的舒了一口气,给自己点上了一支烟,急忙的镇定下来。卧槽他大爷的,许阳那个王八犊子,真他妈的不讲究,还好老子反应快,要不然哥一定凶多吉少。

  想起许阳我牙根气的都痒痒,回寝室我一定要踢死他。这他妈的什么人,把我丢在了战场上,自己却跑了。我勒个日呀。

  不过想起这件事也是阴差阳错,我估计以射脸主任的性格,一定不会放过刘龙的。想到这里我嘿嘿的笑了两声。

  一支烟抽完,我才慢慢的走回班级,数学老师站在讲台上正在上课呢。下身穿着一条短裙,一双黑色的丝袜,露出了一双修长笔直的大腿,上身穿着黑色的短袖,显得很是漂亮。

  麻痹的,我不会有师生恋的情节吧。操,这他妈也太可怕了,我急忙的摇了摇头。

  砰砰,敲了几下门。

  数学老师讲课的声音戛然而止,淡淡的看了我一眼;“在哪里站着吧。”随即又继续去讲课了,说的什么我竟然听不懂。

  H|酷匠‘:网4永?久-U免%;费看小a;说r

  “哦。”我缓缓的把门给她关上,为了不打扰她讲课的气氛。然后我转身去了厕所。

  上课的时候,时间总会过的很慢,但是你一旦瞎混,你就会发现时间就不经意间溜走了。

  不知不觉间,我们已经长大了,甚至是我们还没有体验到童年的乐趣,发现自己原来已经错过了童年。

  小的时候想着着长大,而长大的时候又想到回到小时候。

  人类就是这样的矛盾,一边感慨一边失去,然后却不懂的把握现在。

  幻想着未来,怀念着过去。却不活在现在。其实人类有的时候真的很可悲。

  站在厕所抽着烟,我瞎想着,然后下课的铃声就响了起来。我把烟头一扔,转身走回了班级。

  “我靠,你嘴里的烟味怎么这么大?”我刚坐在座位上,王萌萌不满的声音已经传来了,并且她还在不停的用手扇着。

  我看了她一眼;“抽烟的人不都这样吗?”

  “才不是呢,我哥和我爸都没有这么大的味道。”王萌萌从书包里拿出口香糖递给我了:“给你,烟味太大了。”

  我拿过口香糖,放在嘴里,嘀咕着说;“你爹和你哥抽烟抽的好,所以烟味才小。”

  “真的吗?”王萌萌眨巴眨巴她那可爱的大眼睛。

  我动了一下凳子,让自己坐的更舒服一些;“当然是真的了。”

  王萌萌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哦,原来这样呀。”随即看着我,说道;“那你抽林海灵芝对身体的伤害岂不是很大?”她很是天真的说,大眼睛一眨一眨的,黑白分明的眼眸宛如星辰一样璀璨。

  我看着她,有片刻的失神。

  原来这个世上最美的星辰是黑色的。

  “没事,宇哥的身体好。”我拍了拍胸口,很是男人的说:“出场十五年不曾大修过,一点故障都没有,身体机能嘎嘎地。”

  王萌萌让我逗笑了,脸上的小酒窝,和两个小虎牙在阳光的折射下,显得异常灿烂;“少贫。”她用粉拳打了我一下。

  看着她灿烂的笑容,我的心情也不由的大好,有些惆怅的叹了一口气;“不过,虽然身体的机能现在还不错,不过据我估计不出百年,我的身体机能将会彻底的陷入瘫痪,满身的细胞很有可能面临死亡的危机。”

  “咯咯……”王萌萌捂着嘴,不停的笑。眼泪都差点没笑出来。她笑了好一会儿,才停下,笑着对我说;“你说的很有道理,不出百年我估计你就完蛋了。”

  我不满的看着她,没好气的说:“难道说我完蛋,你不完蛋吗?”

  生命的结局谁也不能更改,生命的璀璨也不再存在时间的长短。而是自己这一生是否有意义,自己活的是否开心。

  不过人都是为了子嗣而活的,努力的奋斗一生把所有的成果留给后代去继承,这样的人生虽然很伟大,但是也很悲哀,因为似乎从来不曾为了自己活过。

  把自己所有的一切希望都寄托在了后代身上,这是对自己无奈,也是对于后代的悲哀。

  “是,是,我也完蛋了。大家一起完蛋。”王萌萌笑着说,大眼睛里镶满了眀灿的笑容。

  我嘿嘿的笑了一声,没有说话。

  晚上放学的时候,我看到许阳,直接就给他一顿踢,太他妈不是人了,太他妈的不讲究了。

  许阳也心虚,任由我踢着他,脸上带着讪讪的笑。

  然后我把和射脸主任的事情和他们几个说了一下。

  他们都哈哈大笑,尤其是壮壮笑的已经趴在了地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