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一出口,我就有些后悔了,想抽自己一个嘴巴子,没钱装什么逼。这下好了,骑虎难下了。

  “切,我还不知道你。”王萌萌撇了撇嘴;“你现在抽的烟都是两块钱的林海灵芝。”

  我有些惊讶的看着她,这也太神了,连这个都知道。我无奈的摊了摊手;“好吧,我没钱。”顿了顿,我接着说道;“不过,你的生日我怎么也得给你买一个礼物。”我嘻嘻的笑着。

  王萌萌摇了摇头;“不用了,我生日到时候你来吧。”

  “嗯。”我没有丝毫的犹豫点头就答应下来了。

  第三节下课的时候,我兜里的破手机响起来了。这是一个非常老式的诺基亚,键盘上的字都磨没了。

  不知道程辉从哪里搞来的这么一个老古董,不过我倒是无所谓,当时拿到的时候,还挺兴奋的呢,玩了一晚上贪吃蛇。

  现在没有手机真的是一件挺悲哀的事情,就是和沈丹丹联系都有些不方便。

  “喂,傻逼。”我看到是许阳,没好气的骂了一声。

  “我草拟大爷。”许阳直接骂了一句;“出来,在厕所。”

  我直接把电话给挂了,双手插着兜向着厕所走去。

  在厕所里许阳和壮壮在抽着烟呢,一副流氓的样子,我把烟拿出来点上,踢了许阳一脚;“傻逼,找哥有啥事?”

  许阳有些忧郁的抬起头;“麻痹的,我想把射脸主人的摩托放气。”

  额,我有些愕然的看着他;“怎么了?射脸主任得罪你了?”

  壮壮露出我的肩膀;“他和李美涵在楼下亲嘴的时候,被射脸主任抓到了,并且把李美涵都批评哭了。”

  “卧槽。”我低低的骂了一声;“你妈的,大白天你就亲,你他妈的真行,哥服你了。”

  “麻痹的,那是我媳妇,我想什么时候亲,就什么时候亲。”许阳喷出一口烟,理所应当的说。

  “操,想给主任摩托放气,那你自己去呗,找我们几个干啥。”我没好气的说。

  许阳淡淡的看了我一眼:“我需要你们给我打掩护。”那样子就好像是一个攻城掠阵的大将军一样,在研究战术。

  壮壮把烟丢掉;“麻痹的,你俩去吧,我他妈回去了。”

  “喂喂,你别走呀,操。”许阳不满的骂道,只是壮壮非常潇洒的冲我们挥了挥手,留给我们一个很是孤傲的背影。

  我也想走,但是被许阳一把拉住;“宇哥,是兄弟不?”

  “是兄弟,别的事,我能帮你,这件事赎小弟无能为力呀。”我挣脱他的胳膊,就想走。射脸主任在我们学校还是很有威严的,说实话我有点怕他。

  许阳死死的拉着我胳膊;“操,也不需要你动手,只要你掩护就行。”

  我知道今天是躲不过去,在心里低叹一声;“好吧。”

  许阳在我耳边小声的说出了他的研究的战术。之后一脚就踢在了我屁股上,转身就跑。

  “许阳,你他妈的站住。”我在后面紧追不舍。许阳一路向着楼下跑去,我就在后面追。

  前方不远就是车棚了,教导主任那辆破摩托在这里是独一无二的风景,一眼就能看到,简直就是鹤立鸡群。

  许阳向着四周巡视了一圈,在我的慢步追逐中,逐渐的紧接这辆摩托车。

  他缓缓的低下身,将自己隐藏了下来,手在不停的扣着气门。

  我警惕的看着周围,额头上都已经隐约见汗了,这尼玛比我打一架都累。

  就在这时,我眼神一凝,卧槽尼玛的,竟然是射脸主任,这尼玛要看到我,我他妈肯定完了。

  但是现在他已经看到我了,就是跑都跑不了了。

  于此同时我听到身后,传来次的一声。主任摩托的车胎在逐渐的干瘪了下去,许阳得意洋洋的拿着气门芯,刚要对我显示一下他的成果,可是他看到主任的那一刹那转身就跑。

  这也太他吗的不讲义气了,我在心里暗骂一声。

  只有我站在这里跑也不会是,不跑也不是。我强迫自己镇定下来,身后次次的声音响个没完。

  “咦,什么声音?”射脸主任有些不解的望着我。

  我装出一副无辜的样子:“我怎么知道?”

  射脸主任竟然吸了吸鼻子,和狗似的,他突然发现了他摩托的异样,脸色铁青,攥着拳头问我;“是不是你干的?”

  “怎么可能是我,若是我,我早都跑了,还会站着让你抓吗?”我大义凛然的说道,然而手心里已经满是汗水了。

  他想了想,似乎认为我说的很有道理;“刚刚跑的那个人是谁?”

  “不知道,没看清,我也是刚路过这里。”

  “你怎么突然在这里?”射脸主人一脸怀疑的看着我。

  我指了指旁边的超市说:“我饿了,想去买点吃的。”

  ¤酷;*匠:$网5正'i版2首BP发h

  他脸上的怀疑逐渐打消,不过依然还带着疑惑;“真的和你没关系。”

  “当然和我没关系了。”我摊了摊手,一脸无辜的表情;“若是有关系,我肯定就跑了,还会等着你来抓吗?”顿了顿,我接着说道;“就像刚刚那小子似的,直接就跑了。”

  许阳呀许阳,你可别怪哥们不讲究了,是你先不讲究再先的。

  “刚刚那个人是谁,你看清了吗?”射脸主人黑着脸,咄咄逼人的问道。

  我做出一副思考的样子,有些遗憾的摇了摇头;“没有看清,不过他的背影很是熟悉,似乎见过。”

  “你快想想到底是谁?这帮学生现在真是越来越不像话了,竟然敢欺负到我的头上。”射脸主任脸上带着冷笑。

  早就听说过,他家离这里很远,如今他的破摩托被放气了,而附近还没有补胎的,只能推着摩托车走回去了。

  我皱着眉头,一副冥思苦想的样子;“哦,我想起来了。”我恍然大悟的说道。

  “真的吗?快说,是谁?”射脸主任迫不及待的追问。

  “好像是初二的一个人。”我有些不确定的说道;“就是经常和刘龙在一起的那个人。”我摸着脑袋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我们一起打过架,所以对他的背影有些熟悉。”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