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抹了一下脸上的泪水,看着他们几个人既然都没有睡,都在看着我。眼神中有着炙热的光芒,我仿佛看到了兄弟之间一辈子的誓言,在他们的眼中并发而出。

  “没什么,只是做了一个梦。”我抹了抹脸上的泪水,勉强的笑了一下。

  “操。”许阳不满的骂了一声;“你的做了一个梦,就把老子的美梦打扰了。”说着顺手给我甩了一支烟。

  我拿起烟点上,深深的吸了一口,没好气的说;“我愿意。”他们都看出了我心情不好,故意在逗我呢,我心里泛起了温暖的感觉。

  有兄弟如此,此生无憾。

  “去你大爷的,滚犊子。”许阳骂了一声,转身躺在了床上;“刚刚来做美梦来着,也不知道还能不能接上了。”

  我们同时对他竖起来中指。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倒是很安静,偶尔我们看到刘龙也会笑着打招呼,只是有多少是真心的,这就不好说了。

  转眼间又是半个月,已经快要放暑假了。对于假期的安排我是一点都没有,他们都能回家,而我呢?

  想起来,突然有一点可悲。竟然除了学校,我发现我已经没有地方可以去了,甚至是这个世上连自己的位置都没有了。

  这座学校是唯一能够容纳我的地方了。

  这段时间我和沈丹丹经常在校外吃饭,偶尔看看电影什么的。搂搂抱抱,亲亲摸摸那已经是家常便饭了。

  我就害怕经验不够,从初二的一些朋友哪里借来了很多A片,仔细的学习经验,当时我们几个在寝室看了一晚上,把所有的从头看到尾。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裤衩都湿了。我们集体换了裤衩,当然除了许阳和程辉那两个有经验的男人,按照他们的话说,我们还是男孩,而他们已经升级为了男人了。

  对此我很是羡慕,虽然我和沈丹丹关系已经在不断的突破了,可是离那最后一步,还有着遥不可及的距离。不过我会向着男人的方向去努力的。

  在厕所抽了支烟,双手插兜,慢慢的走回班级。

  柳夕雅眼泪汪汪的坐在了地上,而且在她的胳膊上还有一片淤青。

  陈超还在哪里骂骂吱吱的,嘴里脏话连篇。

  “怎么了?”我走到柳夕雅旁边把她扶了起来。冷冷的看了陈超一眼,陈超目光闪躲,不敢和我对视,咒骂声逐渐小了。

  现在的我们几个在初一已经彻底的扛了起来,而王庆很是安静,看到我们也绕着走开。

  柳夕雅抹了一把眼泪,含泪的笑了一下;“没事的,宇哥。”

  “我他问你怎么了?说,是不是陈超。”我冷冷的说。

  看我有些发怒了,她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

  “怎么回事?”我问柳夕雅。

  从柳夕雅的话中我明白了,柳夕雅和朋友在笑闹,不小心的用粉笔打了陈超一下。

  而陈超心情似乎有些不好,直接借题发挥,破口大骂。当时柳夕雅和他理论了几句,陈超一下子就把她推倒了。

  我缓缓的向着陈超走去,同学之间开开玩笑也是无伤大雅的,而且柳夕雅还不是故意的。

  陈超这个犊子有些日子没揍他,就开始猖狂了。

  有些人你不×他妈,他就你不知道你是他爹。

  “宇哥,我没事的。”柳夕雅拉着我的胳膊,有些焦急的说。

  我把柳夕雅的手从胳膊上拿下,冷笑着看着陈超。

  “高宇,你要做什么?”陈超站起了身,眼神泛起了浓浓的恐惧。

  我歪着头,戏谑的看着他,一拳就打了过去。陈超一声惨叫,我扯着他的头发直接就撞在了课桌上,发出砰的一声。

  就在这时王萌萌和两个同学从门口走了进来。

  王萌萌看到我的样子直接愣了愣,然后快步走到我的面前:“小宇,你干什么?”

  我松开陈超,双手插兜,耸了耸肩,无所谓的说;“我在揍他呀。你看不出来吗。”陈超捂着脑袋哎呀哎呀的只叫。

  “闭嘴。”我冷冷的喝了一声。

  陈超不敢在叫,但是依然捂着脑袋,眼中泛起了泪光,很是委屈的样子。

  “咱们是同学,你为什么打他?”王萌萌有些生气的说。

  我耸了耸肩;“看他不爽。”转身走到了座位上。

  王萌萌走到我旁边,嘟着嘴一脸不高兴的样子;“看他不爽就要揍他,咱们是同学。”

  我冷笑了一声,没说话。

  柳夕雅把王萌萌拉到了一边,在她而耳边小声的说些什么。

  “对不起呀,我不知道事情的经过。”王萌萌弱弱的说。

  “没什么。”我摇了摇头,就趴在桌子上了。

  Zd酷~Y匠网O首%q发1

  王萌萌坐在我旁边,小声的说;“喂,生气了?”

  “我没那么小气。”我趴在桌子上说。然而心里确实有一些不舒服,按理说我和王萌萌的关系已经这么好了,我认为她应该会了解我的,明白我不是随便动手的人。

  可是她却直接喝问我,让我的心里很是不舒服。

  “哎哎,你起来,我和你说个事。”王萌萌用手推了推我。

  我抬起头,看着她;“啥事,说。”

  王萌萌咬着嘴唇,沉默了一下,才开口说道;“我要过生日了。”

  “啊……”我有些惊讶,这确实算是一个重大的事情。以前一直都是王萌萌给我买面包什么的,就是别人欺负我的时候,也是她站在我这面,帮我出头。

  “什么时候?”我笑着问,然而心里却在想,去哪里整点钱呢,怎么也得给她买一个好一点的礼物。

  一文钱憋倒英雄汉,这是至理名言呀,古人在很久的时候就已经提醒了我们金钱的重要性。

  我兜里现在就剩下六块钱了,这几天和沈丹丹出去都是她在花钱。而寝室的那几个犊子比我还穷,指望他们,那根本是不可能的。

  “下个周六。”王萌萌目光带着一丝期待的看着我。

  “说吧,想要什么?宇哥卖给你。”我豪气干云的说。然而心里却在暗暗叫苦。

  王萌萌不屑的撇撇嘴;“你还有钱吗?”

  “额。”我挠了挠脑袋,有些感慨,不过不能弱了势头,只好嘴硬的说;“当然有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