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放学的时候,我们收拾了一下,就来到了和王鑫约好的饭店。

  当我们来到这里的时候,刘龙他们已经来了,而且还带着五个人,毫无疑问,这五个人就是刘龙的主力,每一次和我们打架都有这几个人。

  王鑫看到我们呵呵一笑:“来了,坐坐。”

  我们拉过凳子坐了下去,顺手从桌子上拿过烟,点了起来,却不约而同的都没有说话。

  而刘龙他们也没有说话,只是偶尔望向我们的眼神,透露出一丝狠意。从他们的眼神中我都可以看出来,这一切都不会这么算了的,纵使有王鑫在,那也是暂时的相安无事。

  “好了,今天我找大家来,就是我做个东,大家在一起坐坐,以前的恩恩怨怨就这么算了吧,大家说怎么样?”王鑫看了看我们,又看了看刘龙他们。

  程辉抽着烟,沉默了一下,才说道;“我们没问题,不知道他们是什么看法。”他把眼神望向了刘龙那些人。

  刘龙呵呵的笑了;“我们也没问题,毕竟鑫哥在这里呢吗?而且我还挺佩服你们几个的。”

  这话谁都知道,不过就是场面话罢了。心里怎么想的谁都不知道。

  不过人家既然已经这么说了,我们也不能在咄咄逼人了。

  *酷w匠网唯一{8正k版C3,其w他/…都是*盗40版

  程辉也笑了,只是那笑容竟然有些意味深长的感觉;“我也挺佩服你们几个的。”

  王鑫看气氛有些僵硬,急忙的招呼我们;“来来,大家一起喝一杯,所有的恩恩怨怨就让他这么算了吧。”说着站起身,举起了酒杯,对我们示意了一下。

  我们所有人拿起酒杯碰了一下。接下里我们就开始喝着酒,吹着牛逼了。

  男人的熟悉往往就是一顿饭的问题,纵使我们和刘龙他们有着恩怨,在这个饭桌上也好的和一个人似的。

  “我的挺佩服你们几个的。”刘龙搂着程辉的肩膀说道。

  我看到程辉皱了一下眉头;“我们几个不过就是小打小闹,和龙哥比不了呀。”他好整以暇的端着酒杯喝了一口。

  “要不然以后咱们一起混吧,这个学校一定是咱们抗的。”刘龙似乎有些喝多了,说话都有些大舌头了;“我有我哥在背后罩着咱们,你们有能力。”

  程辉笑了,只是那笑容却有些冷;“我也是这么想的,只要你们和我们混,这个学校一定是咱们抗。”

  刘龙的笑容一下子僵硬在了脸上,他没有想到程辉竟然会这么说。不过现在王鑫在这里,他也不敢太过造次,只好讪讪一笑;“这些事情以后再说,男人的世界都是强者为尊的。”他意味深长的说。

  “哈哈,不错男人就是强者为尊。”程辉笑着搂过了刘龙的肩膀;“还有男人生活在这个世上,在我看来就是征服的,征服女人,征服钱财和权利,征服一些可以征服的,这是男人的天性。”

  刘龙看了程辉一眼;“哈哈,说的不错,我也是这么想的。”

  王鑫并没有阻止我们的语言交锋,只是嘴角含笑的看着我们。他就像是一个猎人一样在看着两只动物斗在了一起,然后用一种戏谑的态度戏耍着失败者。

  这个念头在我的脑海中只是一闪而逝,我看向王鑫的眼神也多了一些防备。

  这样的人无疑是最可怕的。

  包房里灯火通明,我们一起嬉笑着,喝着酒,全然看不出我们之间的恩怨纠缠。

  这顿饭直到吃到了晚上九点多,我们才散去。

  我们几个醉醺醺的勾肩搭背往寝室走着;“朋友的情谊呀比天还高,比地还辽阔,那些岁月我们一定会记得。”程辉率先嘶喊了出来,他的破车嗓子瞬间激起了骂声一片。

  然后我们一起唱,宽广的大街,回荡的只有我们几个狼嚎的声音,其实我们几个的嗓子都不怎么滴。

  但是我们兄弟几个在一起喜欢这样,我们不在乎。

  一辆豪华到了极点的保时捷在我们身边缓缓停下。我们狼嚎的声音缓缓停下都有些不解的望着停下来的车子。

  车后窗缓缓开启,在里面露出了一个女孩清冷的脸。

  我嘴里的烟扑棱一声掉在了地上,不敢置信的看着车里的那张脸,急忙的晃了晃脑袋,再次看去。

  可是车窗已经关闭了,车子也缓缓的开走了。

  麻痹的,我急忙的点起了一支烟,今天酒喝的太多了,我他妈的竟然恍惚看见了妹妹的脸,可能是因为太想念她了吧。

  也就在那一晚我做了一个梦,梦到了妹妹穿着一身雪白的裙子,在阳光下笑着向我跑来,扑到了我怀里。

  然而梦境再变,又变成了她那充满恨意的眼神:“我恨你们,我恨你们所有人。”

  “我知道,连你也讨厌我,认为我是一个野种,没有人喜欢我的。”

  “你们记着,我今日所受的痛苦,来日定要你们十倍百倍的还给我。”她歇抵嘶吼的大吼,声音充满了浓浓的恨意,更有着无尽的悲哀和凄凉。

  “不,妍妍,我没有讨厌你。”我想要说出这句话,但我就像是梦魇一般,根本无法开口,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的脸在眼前变的支离破碎,渐渐远去,渐渐模糊……那一张带着泪的的脸。

  我陡然清醒了过来,发现眼泪已经湿了枕巾。我把自己捂在被子中,呜呜痛哭,往昔的一切在这一刻变的格外的清晰。

  我恨我自己,恨我自己一次又一次的推开了她,恨我自己一次又一次的伤害了她。

  攥紧了拳头,放在嘴里咬着,我咬的那么用力,那么深,即使在深刻的痛苦也抵不过我心中的悲痛和悔意。

  啪,我看到了一丝光亮从外面射了进来。

  壮壮穿着红裤衩,嘴里叼着烟,站在下面看着我;“怎么了?是不是感觉委屈,还想打刘龙,走,咱们一起去,现在就去。无论他哥是谁,也不管王鑫会怎么样?咱们现在就去揍他。”

  “对,我们现在就去揍他。”

  “谁能不能委屈我兄弟。”他们几个纷纷附和,声音很是坚定。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