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廊里偶尔走过的老师都愣住了,尤其是教导主任,都上来不敢拉架了,刚刚在食堂的误伤,可是让他的记忆犹新,伤势很是严重,现在脸上都鼻青脸肿的,有的地方还贴着一块狗皮膏药。

  “卧槽尼玛的,给我站那刘龙。”

  “泥马勒戈壁的,你个傻逼,给我停下。卧槽尼玛的。”

  我们在身后穷追不舍,这个楼道里回荡的都是我们的咒骂声,以及脚步踏在楼道里发出的闷响。

  刘龙的速度竟然是这么的快,由此可见人的潜力真是无限的,在这样的时刻可以激发出自己身上的每一丝力量。

  终于我们在死角把刘龙给堵住了,许阳一棒子就打在了刘龙的身上,打的他一个哏呛,紧接着我们同时上前,几棒子就给他打倒了。我们上去不停的踢他。

  “卧槽尼玛的。”

  “你个傻逼。”

  身后突然传了喧嚣的声音,和刘龙一个班的一些人,拿着家伙走了过来,有的拿着凳子,有的拿着棒子,还有的拿着一个空酒瓶子。

  我们几个一脚就把刘龙踢了过去,几个人靠着墙,紧紧的握着手中的棒子,看着他们。

  这真是报应来得快呀,刚刚我们追着刘龙跑,现在又被人堵在了死角。就是想跑都跑不了了。

  刘东摇了摇脑袋,面脸怒气的站了起来,从旁边一个小子的手里拿过了棒子;“卧槽尼玛的,干。”

  他们那面得有二十来个人,还有家伙,而我们就是我们几个,明显是处于弱势,不过我们也不能弱了势头。

  程辉冷冷一笑;“干尼玛的。”拿着棒子就冲了上去。

  一时间我们就打了起来。一棒子打在了我的肩膀上火辣辣的疼,我咬着牙,一脚将面前这小子踢飞。

  可是随之一棒子打在了我的脑袋上,脑袋翁的一声,我就被打倒在地,我看到血瞬间就流了出来,顺着指缝徐徐流下,宛如水墨渲染了洁白的纸张,勾勒出了一副血色、妖娆而凄厉的画卷。

  “卧槽你妈的。”程辉狠狠的挥了一棒子,将我抱了起来;“小宇,你怎么样?”

  我捂着头;“没事。”

  初二的那些人看到我流血了,他们也害怕把事情闹大,一个个开始后退。

  尤其是刚刚打我的那个小子,我看到他吓得脸色都煞白了。

  “卧槽尼玛的,你敢打我兄弟。”我看到壮壮发了疯一般,一棒子就轮了过去,将打我的那个小子直接撂倒了。

  凌乱的脚步在空旷的楼道里格外的清晰。

  我看到了教导主任带着一群老师走了过来;“都在干什么?”教导主任黑着脸,怒气冲冲的大喝了一声;“这里是学校,是学习知识的地方,不是让你们来打架的。”他脸上气的狗皮膏药都在一颤一颤的。

  刘龙他们带着人慢慢的退走了。程辉和许阳扶着我,向着医务室走去。

  教导主任看到我们几个冷哼了一声。

  在医务室的一个小护士给我包扎着伤口,并且还在不满的嘀咕道;“这打一下多疼呀,你们这么小,打什么架呢。”这是我第一次来医务室,说实话这个小护士还挺漂亮的,尤其是穿着一身护士装,很有一种制服的诱惑感。

  我忍着头上的疼,呲牙咧嘴的说道;“这是意外,我也就这一次进来了。”

  消毒水在头上一擦,火辣辣的疼,疼的我差点没跳起来。

  “你是意外,那他们几个我可是看到了很多次了。”小护士一边给我包扎,一边望向程辉他们几个人。

  他们几个人竟然难得的尴尬了一下。桦强讪讪的笑了笑;“那个美女护士,你要明白那个意外总是无处不在的。”

  小护士看了他一眼,扑哧一声笑了,随即对我说;“好了,这几天不要沾水,还好伤口不是很大,要不然得去医院缝针的。以后都别打架了,你们现在还小,应该以学习为主的。”

  她拿起给我包扎的那些医疗设施转身向着里面走去。

  我们几个在门口抽了一支烟,就回寝室了,这样也不能去上课了。算了,算了,反正逃课对我们来说已经是家常便饭了。

  我和壮壮、程辉我们三回了寝室,而桦强和许阳买酒去了,说要给我压压惊。

  管理寝室的那个老大爷看到我们,就像是看一群坠落青年一样,摇头低叹,那样子很是惋惜。

  回到寝室我就躺在了床上,壮壮随手给我甩过来一支烟;“怎么样。”

  把烟点上,深深的吸了一口,我无所谓的说:“啥事没有,这都是皮毛。”

  程辉把烟丢在地上,狠狠的用脚踩灭;“卧槽他妈的,这件事没完。”

  壮壮躺在床上,有些疲惫的揉了揉额头:“不能完,马勒戈壁的。”

  我想了想,坐起身;“这件事过几天再说吧,现在还不知道学校明天怎么处置咱们呢?”说道后面我突然笑了。

  其实我也是害怕刘龙说的是真的,万一他真有一个哥是和铁柱混的,那我们这些人绝对讨不了好,毕竟现在我们还是上学的吗,又怎么能和社会上的混子打呢,那明显是不可能的。

  若是我自己,那怎样都无所谓了。但是万一因为这件事而连累他们几个那实在是说不过去了。

  ☆最&新章%X节|n上●;酷匠n网G

  “处置就处置呗,反正开除不了咱们。”程辉笑着说。按照他的意思那就是,只要开除不了,我们就能在学校继续猖狂。

  听这话我和壮壮都笑了。

  不一会儿桦强和许阳就回来了,拿着两箱啤酒,还有一些零食。我们把桌子收拾了一下,就开始喝上了。

  “来,整一个。马勒戈壁的。”程辉拿起一瓶啤酒对我们示意了一下。

  我们同时喝了一口,都是半瓶下肚了。

  突然我想起了什么,有些不解的对着许阳和桦强问道:“咱们不是都没钱了吗,怎么买的酒呀。”我们哥几个昨天把兜里的钱凑了一下,还不到五十呢,后来我们一致决定,用这钱买烟。

  他们几个同时望向许阳就笑了。

  只有我一脸不解的样子。壮壮笑嘻嘻的搂着我的肩膀,在我耳边说了三个字;“李美涵。”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