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卧槽尼玛的,高宇,你别给脸不要脸。”刘龙把烟头狠狠的甩在了地上,后面的那几个小子也同时向我走来,而奇怪的是王庆竟然没有动.

  他们四个人把我堵在了中间,只是现在的我虽然还会害怕,可已经会克制自己的恐惧了,因为害怕是解决不了任何问题的。

  当所有的一切来临的时候,你只能勇敢的去面对,而不是去恐惧逃避这一切。

  原来我真的和过去不一样了。

  无论这不一样是好是坏,而悲哀还是凄凉。

  最起码我的生命没有停留在原地。我的人生进步了。

  我邪魅一笑,宛如狰狞恐怖的妖魔,露出了孤傲嗜血而洁白的牙齿:“卧槽尼玛的。”我一拳对着刘龙就打了过去。这段时间我也是身经百战,打架的经验在不断的提升。

  刘龙微微的侧了一下头,但我随之一脚就给他踢一边去了。于此同时,旁边的那三个人同时动手。

  瞬间我就被打倒了,我躺在肮脏的厕所,抱着头,不停的翻滚。

  “卧槽尼玛的。”刘龙他们几个人不停的踢我,还在不停的大骂。

  我几次三番的想要站起身来,但都被踢到在地。

  他们踢了我好一会儿,还是王庆拉开的;“行了。”王庆的声音似乎在压抑着什么。

  刘龙看了王庆一眼,又往我身上踢了两脚;“槽尼玛的,别太装逼,没有用。”他很牛逼的对我说,留下了一个潇洒的背影,带着人转身走了。

  等他们走了好一会儿,我才慢慢的爬起来,倒吸了一口凉气,身上更是肮脏不堪,脚印子清晰可见。

  “呸。”我吐出一口血水,一瘸一拐的向着班级走去。

  当我走出厕所的那一刹那,上课的铃声幽幽响起。走到楼梯的拐角处的时候,正好看到程辉他们几个人笑闹着走了上来。

  我现在不想让他们看到我这个样子,以他们几个的性格,一定会不顾一切为我出头的,尤其是刚刚在食堂发生了大规模的战争,这件事还没有完呢。

  “小宇。”壮壮看到了我,叫了一声。

  完了,我在心里低叹,我假装没有听到,快步向着班级走去。

  “尼玛的,你走啥呀,给我停下。”壮壮骂了一声,几步上前,拉住了我。

  他们看到的脸和衣服上的鞋印子的时候,都愣了愣,紧接着,我可以感觉到他们身上爆发出来的怒气,似乎整个走廊的空气在他们怒气之下都凝聚了。

  “谁干的。”程辉声音很是低沉,可是我知道,在那里隐藏的是滔天的怒火。

  虽然他是在极力的压制,但是宛如火山一样,压制的越久,爆发的也就越凶猛。

  看着他们几个,我的心里泛起温暖的感觉,摸着鼻青脸肿的脸,轻笑了一下;“没事。”

  (-酷匠:网A永●o久:免费@R看小E3说|;

  “我他妈问你谁干的。”程辉拉着我的衣服,咄咄逼人的问道。

  桦强和许阳他们几个也是在看着我,程辉在我们这里威望一向是很高的,他就是我们这里的领头羊。

  我叹了口气,知道是忽悠不过去了,只好实话实说了;“是刘龙。”我把在厕所的事情和他们说了一下。

  他们的脸色越发的阴沉。

  “卧槽他妈的。”

  “马勒戈壁的。”

  “回寝室,拿家伙,干。”

  他们几个怒气冲冲,嘴里不停的骂着,我急忙的拉住了他们;“等等,刘龙说他有一个哥是和铁柱混的。”虽然我不知道是真是假,可万一是真的,那就很有可能因为这件事而连累他们几个。

  程辉的脚步顿了顿,看着我笑了,很是灿烂;“别说他哥是和铁柱混的,就是他妈的和美国总统混的,他也不能动我兄弟,只要我活着,谁也不能动我兄弟。”他铿锵有力的说,声音说不出的坚决,仿佛在用生命宣誓一样。

  他的这句话确实实现了,一辈子都在保护我们几个。纵使最后的结局也是因为我们而死。

  当多少年以后回想往事的时候,我想他死去的那一刹那,也是含笑而终的吧。

  听到程辉这么说,我的眼角湿润了,我涩声而沙哑的说:“谢谢你,辉哥。”这一声‘辉哥’从来没有这样的深情。

  程辉摸了摸我的脑袋;“操,说啥呢,走,回寝室,拿家伙,干。”

  我们回到了寝室,程辉直接就把床板子掀开了,我们各自拿了一个棒子,藏在了衣服里。就去刘龙的班级了。

  当我们走到他们班级的时候,他们的老师正在上课。

  砰的一声,壮壮一脚就把门踢开了。

  所有人都愣住了,似乎没有想到我们这么大胆,直接就开打。其实我们这么做,也是因为我们有依据的。程辉说了,这一次如果许阳他爸不管,他就给他爸打电话,让他爸出面,总之我们几个是绝对不会被开除的。

  就是因为有了这个心里所以我们才无所顾忌。

  而关于程辉的爸爸究竟是做什么的,我们也没有问,不过程辉的家室还是不错的,每个月给他的零花钱都不再少数,所以辉哥成了我们的救助站,谁没有钱都去他哪里拿。

  有钱我们就在外面吃饭喝酒,唱歌,没钱,我们就在食堂刷饭卡。有钱的时候我们抽中华,没钱抽两块钱的林海灵芝。

  “卧槽尼玛的,刘东,你敢打我兄弟。”壮壮从衣服里拿出棒子奔着刘龙就去了。

  而讲台上的那个女老师脸上都吓白了,我估计她教学这么多年,一定没见过这个阵仗,直接冲到班级,在老师面前就开打。

  我们几个都把棒子拿出来了。

  刘龙看到我们几个猛然间站起了身,他肯定也不会想到,我们竟然敢杀到他班级来了。

  “你麻痹的,我让你打我兄弟。”壮壮一棒子就轮了上去,刘龙一闪,直接打到了课桌上,发出巨大的声音,和刘龙同桌的那个女的,捂着耳朵,吓得嗷嗷直叫。

  壮壮的性格一向是比较冲动的,一言不合那就是动手的家伙。

  看到了壮壮动手了,我们也同时向着刘龙而去。

  刘龙也害怕了,不停的后退,从后门跑了出去。我们拿着棒子就开始追。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